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锦涛谨慎的外表掩盖了真正的政治本能和愿望?

p100329116

美国《基督科学箴言报》2010年4月15日刊登明镜出版社创办人何频与芝加哥作家黄文共同撰写的文章,题为《中国“和谐社会”幕后的神秘男人》,介绍和评论了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文章指出,胡锦涛在中国政坛的崛起以及他的政治风格,表明他不是一个自由派或保守派,而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文章说:

当胡锦涛4月抵达华盛顿,出席举行的核安全首脑会议,开始他对美国的第二次访问时,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他仍然是一个谜。

事实上,在胡锦涛执政八年后,很多中国人至今也仍然没有弄清楚:胡真的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使其政治权力吗?他是一个真正的保守派,还是一个掩盖自由主义真实面目的自由派?

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需要回顾一下历史。自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通向中国最高权力之位的道路,总是荆棘丛生。

几乎所有的被指定为中国国家最高权力的接班人,不是遭到迫害而失去性命,就是被软禁或拘留。当胡锦涛在2002年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曾经栽培他多年的导师邓小平早已撒手人间。而绝大多数老革命家们也同样,相继离开人世。

当时,中国的掌舵者是江泽民。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遭到政治老人们的残酷镇压后,他被扶上台。在任期内,江泽民的政治权术和应对媒体的技巧,帮助他巧妙地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基础。

在江泽民退休时,他的追随者甚至提议建立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试图以此将江的重要地位制度化。最后,江泽民不情愿地抛弃了这一想法。他清楚地意识到,包括7000万中共党员在的中国人民,早就厌恶了血腥的权力斗争。人们无法再接受终身制的领导人。如果江泽民敢于违背潮流,中共这艘早已腐朽并布满漏洞的巨船,将面临沉没的危险。

然而,江泽民退休后,他的名字从来没有在高层政治中消失过,在重大活动中总是出现在胡锦涛身旁,比如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还有2009年中共建政60周年国庆阅兵式。内部人士都知道,中共领导人的排名顺序不只是仪式。曾经有一个流行的说法:“邓小平是用神秘的缺席来显示自己的权力,而江泽民则是用不断的抛头露面来展示其权力。”

在胡锦涛执政的头四年期间,许多人推测,他在包括人事变动等所有重大政策议题上,都征求过江泽民的意见。换句话说,这是胡锦涛在权力交接时,所同意的所有协议的一部分。胡锦涛别无选择。作为中共总书记和军委主席,胡锦涛几乎无法控制军队。

军队的日常事务仍由江派人马负责。胡锦涛已表现出,没有兴趣去培养与高级军事官员的关系。这一点与其前任江泽民截然相反,江总是抽出时间与军事指挥官进行交往,并会亲自与新晋升的高级将领单独见面和交谈。江没有实战经验,但巧妙地动员了军队,对地震或水灾展开救援工作。

胡锦涛不具备这样的才能。2008年5月,在汶川大地震期间,军队救援人员拒绝接受命令,胡锦涛的盟友、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只能无助地吼叫几声。

在整个历史上,中国领导人从未让将军接管国家事务。但是,当同不派别展开激烈的权力争斗时,军队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军队的支持,每走一步,中共领导人都不得不小心谨慎。

胡锦涛已从他的前任、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的身上吸取了教训。胡耀邦以勇敢的努力来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而闻名,而赵紫阳则拒绝支持用武力镇压学生的和平示威,最后两人都被迫下台。

因此,胡锦涛始终保持着一种谨慎的领导者形象——呆板而缺少幽默感。但是,他谨慎的外表也可能误导和掩盖其真正的政治本能和愿望。

人们不能忽视他的历经许多政治险阻而平安无事的不可思议的驾驭能力。克制是他的终极美德。在过去,这种自律使他从一个谦卑的技术员晋升为一个乖巧的深受喜爱的共青团负责人,而后又相继成为贫困省的省委书记、有争议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最后升为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所表现出的谦虚、耐心和勤奋,都被认为是中华文化的美德。

执政期间,胡锦涛已经悄悄地把自己的人马推上很多重要的政府职位。他以消除腐败的名义,清除掉那些直言不讳的政治对手。他还推出了许多民粹主义的方案,以缓解社会和经济不平等。胡锦涛的生存本能意味着,他既不是自由派,也不是保守派。他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邓小平提出了“四项基本原则”,江泽民提出了包括允许资本家和私人企业家加入共产党等内容的“三个代表”,而胡锦涛主张建立一个“和谐社会”。因为,他明白共产党用枪杆子来维持政治稳定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胡锦涛需要用一个较为柔和的方式来解决社会矛盾。此外,他也知道,过分雄心勃勃的政治改革可能会破坏权力平衡,得罪政治精英。如果稍不审慎,他可能会引发一场全面的冲突。这样,中共和国家可能会轻易弃他而去。

在政治上,胡锦涛表现出他无意成为一个拯救世界的历史巨人。他所表现出来的显然是和平而顺利地完成他的任期。他并不贪图身后的声名,他只追求目前的安定,即使这意味着打击言论自由和恶化中国的人权纪录。他可能偶尔向左或向右摇摆,但他真正的目的却是中间,这使他有种安全感。他的政治惰性解除了江派人马警惕,并安抚着江的追随者。

经济上,和谐就是“和气生财,没有太多的干预”,因为让经济保持活力是中共一党统治的关键。

继一生痴迷于革命的毛泽东之后,所有中共未来领导人都把经济发展作为不可更改的优先议程。目前,世界上没有其他政党在创造财富上比共产党花费更多的精力。

因此,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说是像中国人这样贪婪。在毛泽东时代,人们认为“真理和正义在你一边,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如今,指导原则是“钱在你口袋里,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或者更确切地说:“有了钱,你才可以统治世界。”

中国高速的经济发展将给胡锦涛提供一个临时缓冲期,但对一个政党来说,钱解决不了所有问题,因为经济将遵循其跌宕起伏的周期。此外,经济繁荣也进一步加剧了中国的社会矛盾。

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都有了独立的思想,异议声音越来越大。贪官们的贪婪永无止境,高层领导人正在享受终身特权,而他们的后代则控制着中国的大量财富。同时,为了追求更高的经济增长,政府已转让自1949年以来积累的大部分国有资产,正在毫无顾忌地消耗着子孙后代的土地和环境。

在国际上,中国就像一个暴发户,日益嚣张的行为和言论开始适得其反。那么,胡锦涛的“和谐模式”——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看似成功的模式——可转化为一种政治模式,与西方制度并存吗?这还有待观察。

除非出现重大争议或经济衰退,胡锦涛将会“和谐”地结束他的任期。但是,他的继任者可能需要不仅仅是运气,还需要建设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

(劳友编译/明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