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冰岛火山灰使欧洲航空交通瘫痪

GERMANY VOLCANO
德国法兰克福机场一片混乱。

冰岛火山灰南飘,欧洲航空瘫痪尚未得到恢复

冰岛火山爆发形成的大量火山灰造成了史无前例的欧洲航空瘫痪,并且仍未得到恢复。成千上万名乘客滞留欧洲各地机场,目前十多个国家关闭了绝大部分领空。欧洲境内每天约29500次航班中大约有三分之二处于停运状态。德国境内16个机场至中欧时间周六早8点暂时关闭。汉莎公司更是谨慎地宣布到周六中午12点前所有航线全部停飞。从美国返回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被迫在葡萄牙降落停留。冰岛火山爆发形成的一条3000公里长的云层向欧洲南部飘移。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估算,航空瘫痪一天的经济损失高达1.5亿欧元。

冰岛一座冰川火山爆发,火山灰随西风蔓延到欧洲大陆,即刻造成北欧,中欧乃至东欧一些国家民航联络中断。受到这次非同寻常的自然现象影响的,也包括欧洲数国政要。

或下周初恢复正常

截至到发稿,德国最大的民用航空港法兰克福机场已经被关闭了几个小时,而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的关闭,还不是冰岛火山爆发对欧洲民航业影响的终点。据来自德国民航安全部门的信息:本周五(4月16日),全西欧民航有将近60%航班停飞。重要国际航班或者被取消,或者被转到距离位于西欧比较远的欧洲内陆机场,例如慕尼黑国际机场降落。

这样的状况会延续多长时间,还没有人能够做出准确预测。来自德国飞行安全部门的预测认为:飞往西欧和北欧的国际航班,至少要到下周初,才能基本恢复正常。

火山灰严重影响飞行安全

造成欧洲国际民航严重受阻的原因,首先在于火山灰含有一种特殊的硅。这种硅熔点在1200摄氏度,相当于民航常用的航空内燃机燃烧室里的温度。熔化了的硅会形成玻璃状薄膜,粘在发动机叶片和燃烧室内壁上,造成空气流动受阻,导致发动机停转。其次,现在升腾的火山灰中间含氧量很低,不利于飞机内燃机助燃,这也会造成内燃机功能严重受阻,形成安全隐患。

与此同时,火山灰在高空中与飞机接触,会粘合空气中的悬浮颗粒,形成类似砂纸一样的摩擦层。飞机高速与这样的摩擦层摩擦,铝钛表层极为容易受到损坏。考虑到上述原因,国际民航标准规定:遇有类似火山爆发时,国际民航必须按照所谓安全应急预案,及时关闭受影响的机场。法兰克福机场现在启动的预案就规定,必须保持零起降。

火山不会很快平静下来

相比较之下,受到冰岛火山爆发影响最重的,是与冰岛距离比较近的英国。仅周四一天,英伦三岛上受到民航停飞影响的旅客就高达60万人,大约5000个航班被取消。保持零起降的国际大型机场中,也包括历史悠久的伦敦希思罗机场。一位截至到周四清晨已经在希思罗机场等了整整一天的英国妇女对记者说:”他们跟我们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们航班被取消了。但又让我们入关。入了关,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有人告诉我们也许什么时候我们还是能起飞的,但没有人知道准确的消息。你就得在这里等啊等。也许明天会好一点吧。”

此间火山学家,比如冰岛地质学者莱尼尔·波德瓦尔森(Reynir Bödvarsson)强调:造成此次西欧民航受影响的主要原因–冰岛的这座火山,不会很快平静下来,因此认为情况会很快有所改观,这样的看法过于轻率:”现在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持续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整个欧洲都会因为风向的改变,被覆盖在火山灰的影响之下,甚至影响会波及北美。火山灰状况不改变,一个非常广大空域里的民航运输就始终有可能受到极大影响。”

事实上,德国女总理安杰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 )原定周五从美国加利福尼亚返回德国。但因为受到火山灰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这位德国政府首脑不知道自己的专机会降落在什么地方。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