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宣绚:妞妞的冰上梦

妞妞是我们的女儿,出生在维也纳,今年快6岁了,出生后还没有来得及起中文名字,大家就叫她妞妞,觉得很可爱,我们也这样一直叫着。妞妞三岁时得到了一双花样冰鞋,白色的牛皮鞋帮,铮亮的花样刀十分精致。冰鞋是我的好友李玫医生送的,是这双冰鞋将妞妞带到了冰场,后来我们才了解到这双冰鞋是奥地利的一个著名品牌,而且是专业花样冰鞋,价格也不低,全新的要200欧元左右。第一次带妞妞来到维也纳15 区Stadt halle室内冰场,那是2007年的冬天,外面虽然是大雪纷飞,冰场里却温暖如春,看到很多专业练习者都穿着各式各样的冰上舞蹈服装,妞妞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孩子爱美的心态一下子把她带到了冰上。妞妞穿上冰鞋后,她便迫不及待的下了冰场。

奶奶教练

维也纳冰场由政府所有,完全是公益性质,门票是象征性收取的,每次2欧元,而且没有时间限制。但是也不是全部时间对公众开放, 有些时间只是对有教练的学员开放。妞妞第一个教练叫卢丛姆,是一为奥地利老太太,她也是妞妞中国好朋友维欧拉的教练,初来冰场,我们不了解情况,糊里糊涂地没有挑选地开始和卢丛姆老太太学习。说她是老太太一点都不夸张,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每天她还是在冰场上教学。妞妞是初学者,教练只是让她在冰上来回走,30分钟下来,妞妞几乎一直在摔跤,摔倒了教练也不扶,让妞妞学着自己重新站起来。课后,卢从姆告诉我,妞妞虽然只有三岁多,但是一个很勇敢的孩子,胆子也很大。摔倒了也不哭,爬起来还要继续滑。看到妞妞对滑冰兴致很高,我们也决定让她学下去。在和卢从姆教练学了多次之后,妞妞可以自己滑了,但动作还很笨拙,速度也很慢, 但我们还是很兴奋。与此同时,卢丛姆教练还拿给妞妞一件镶有蓝丝线的专业滑冰服装,妞妞穿上后还真有小运动员的样子。但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服装,不明白是教练送的呢还是要卖给我们,但我的先生告诉我奥地利人白送东西是绝不可能的事,叫我千万别自做多情,赶快问清楚。于是在妞妞再次穿上这件滑冰服时,我赶快问教练,卢丛姆不紧不慢告诉我,这件衣服是她孙女穿过的,借妞妞穿,将来还要还给她。

维也纳目前有好几处室内滑冰场,都是归市政府管理。冰场当数22区的多瑙冰场和15区的市立冰场最大,当然还有位于2区的体育馆冰场,那是专门训练专业速滑,冰球等项目的冰场,较少对外开放。滑冰不能不说是一件费钱费时的爱好,一是各种冰上服装和鞋具,一套下来没有500欧元不能上冰,况且孩子一直在长身体,每年都要换新的。二是教练费用,初学者便宜,随着程度的加深,练习时间延长,费用也在增加。最主要的是时间,孩子太小还不能独自去训练场,要耗费整整一个人的时间,几乎每天下午一个大人都要陪孩子在冰场上度过。当然家长并不孤单,还有许多父母和爷爷奶奶同我们一样,在冰场上看着孩子们训练,大人们也相互聊天。我们送妞妞来滑冰主要是为了她健康,经常参加体育活动,孩子会发育很好,灵活性也高。实践证明是对的,近三年来妞妞没有得过病,连一点点伤风都没有,身体也锻炼得很结实。而且对体育产生了兴趣, 去年冬天, 我们带妞妞去滑雪, 她只跟教练滑了两次, 就可以独立一个人从2000米的雪山上滑下来,后来她的那个滑雪教练高兴的少收了她的教练费用,当然我们还是不能让教练白辛苦。 其实这些都是受益与她经常参加体育锻炼。

卢丛姆的身世我们不大了解,外国人的隐私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可以肯定的是,她除了退休金之外,还要靠教练费来维持生活,生活较为清苦。这种清苦从她的脸上可以读出来,在她的脸上很难看到开朗的笑容,灿烂的阳光,一个单身女人孤独地生活,除了滑冰很难再找到其它乐趣了。但是卢丛姆从来都不笑,总是一副严肃的面孔,无论妞妞滑的好还是不好,脸上都没有表情,也很少给孩子鼓励,妞妞渐渐开始产生抵触情绪,我们已经开始考虑更换教练了。

“狼眼”教练

几个月以后,随着妞妞的进步,我们给她换了一个教练,名叫索尼娅。当然在最后和卢丛姆教练告别的时候,我没忘记把她借给妞妞的那件滑冰服装还给她。索尼娅教练岁数年轻一些,但也有40多岁了,据她自己介绍,1978年曾获得过欧洲少年花滑冠军。索尼娅长的很凶,鹰勾鼻子,特别是一双深褐色眼睛,有点像狼的眼睛,我们后来干脆叫她“狼眼”,反正她也听不懂。狼眼教练训练确实要比卢丛姆更加严格一些,冰场上除了妞妞以外还有几个孩子共同训练,训练价格也跟着上涨,每小时(45分钟)要价30欧元。这个价格真是有些割肉的感觉,平时和妞妞谈论滑冰时,她很怕这位教练,狼眼一瞥,好像给人一个激灵。索尼娅训练孩子的时候,嗓门很大,整个冰场上都能听到她的叫嚣声。索尼娅也是单亲家庭,一个人带着女儿过。 她的女儿也学习花样滑冰,但是却和别的教练学。索尼娅虽然很凶,但却教不了自己的女儿。 索尼娅采取的是按次收费,但不是每次马上收,而是她自己记录下来,过一段时间一次性收费。但是已经过来2个月,还没向我收取费用,期间我曾催过她几次,她都以太忙没有时间为由,3个月后的一天,索尼娅突然摔给我一个账单,让我付费,一共是500多欧元,这个数字和我估计的教练费用有很大偏差,因为女儿每周只去1到2次,所以大致价格我也估算了一下,中间因为度假,还有几周没有去,算来算去也就是不到400欧元。而且当初索尼娅报的价格30欧元, 是一对一的价格,可后来妞妞在训练当中,每次都是2到3个孩子。虽说这种几个孩子一起训练的方法很好,可以提高孩子的积极性和兴趣,但她却按一对一的报价收费是不合理的。我很想找教练理论理论,但一想到要和孩子的老师讨价还价,就不好意思开口,明知道教练多收取了费用,可最后还是选择沉默, 吃了个哑巴亏。但吃一堑长一智,从此认认真真地记录下来妞妞每次滑冰的时间。接下来,索尼娅开始向我推销各种滑冰的服装,我因为不好意思也都照单全收了, 我想反正妞妞也需要这些行头,而且二手的还会便宜一些。其实主要还是觉得不能拒绝老师。大约又过了2个月, 索尼娅开始向我收取教练费用,这次我没有再向上会那样,而是把我记录滑冰的本子拿了出来,索尼娅看到我这回是有准备的,马上说回去再算算,第二天索尼娅从新给了我账单,但是她卖给我的那些滑冰的衣服,价格不菲,后来我去了一家专卖滑冰服装的商店, 发现索尼娅基本上都是按原价卖给我的。但想来想去, 问题是出在自己的,我因该问清楚价格,再决定要不要买。后来我和另外一位孩子的母亲谈论起此事, 这位家长是一位泰国人,她听了我的遭遇,嘴巴张成了O型,非常不理解我的做法,认为我简直是不可思议。她一遍遍的告诉我,我们是和老师平等的,不应该明知道老师做的不对,还继续保持沉默。而且她告诉我索尼娅也多收过她的教练费用, 但她马上就让索尼娅把多收的钱退回去了。我越想越觉得窝囊 ,决定要找老师谈谈。 这次谈话,我直接和索尼娅提到了她不合理收费,等种种问题。 索尼娅听了以后,向我表示的歉意,她希望我能理解她作为一个单亲妈妈的难处,并再三强调她的女儿每个月的开销很大,希望我一定理解。但妞妞的进步还是很快的,已经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冰上动作,而且每次滑到我们跟前还要表演一番,但是往往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摔了跟头。妞妞在这种集体训练下,积极性很高,她总想做的更好,有和别的小朋友比赛的愿望。然而和我却不能和索尼娅教练再向以前那样相处,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而她不合理收费被我戳穿之后,对我和妞妞表现的非常热情,但却还是坚持她的收费标准,我想她是吃定我了。

美女教练

我们生活在维也纳已经很多年了,奥地利人是个爱体育的群体,特别是冬季项目,如高山滑雪运动等项目,在世界上都是名列前茅的,有许多世界知名的冠军。奥地利曾经举办过二次冬季奥运会,这让这个小国人民很骄傲和自豪。中国开展冬季项目较晚,但是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如速滑和花样滑冰,与韩国一道称霸世界冰坛。2009年春天,世界速滑锦标赛在维也纳举行,我们都到2区冰上体育馆观看比赛,大家都在看台上为中国体育健儿呼喊加油,比赛结果也让我们高兴,最后中国女队囊括了三大项目的金牌,男队稍差一些,但也滑出了最好的成绩。中国对这次锦标赛十分重视,特别派中央电视台体育栏目摄制组赶赴维也纳现场报道,前速滑世界冠军叶乔波也来到了维也纳,给运动员很大鼓舞。

那天晚上我们有机会和摄制组及前世界冠军叶乔波一起吃饭。电视台摄制组是由体育栏目的总编导房学峰带领,此人甚是了得,北大毕业后一直从事电视编导工作,属于较为努力和刻苦的一族,在网上只要敲入他的名字,一大长溜都是关于他的报道和文字。那天晚上我们和他们一起在15区回春园饭店吃饭,因为都是北方人,喜欢回春园的面条和花卷。房总手里捏着两个花卷对我说,出来半个月了,这才第一顿吃上像样的家乡饭。因为都是老乡,我们谈话无拘无束,那天晚上妞妞也在场,表现不错,和叔叔阿姨们有问有答,四岁多的孩子有一点鬼聪明,得到了大家的喜爱。在席间我们谈到了妞妞目前也学习滑冰。叶乔波随口问道,学了有多久,当知道已经学了一年多的时间, 便问到是否可以做一周跳。我听了之后,甚是诧异,妞妞还不到5岁,怎么可以做一周跳呢, 但乔波说在中国,不到5岁的孩子做一周跳的大有人在。而且告诉我凡是经过中国教练训练过的,进步都很快。而且这次锦标赛就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今年的欧洲速滑锦标赛,有一对来自匈牙利的兄弟分别摘得了冠亚军。这对兄弟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匈牙利人,她的母亲在2年前把兄弟俩送到中国进行系统训练,仅2年的时间就取得了匈牙利冠军,并代表匈牙利参加比赛,这次体育频道的摄制组还要专门去匈牙利为两个兄弟做专题片。听了方总和乔波的一席话, 我们动了想把孩子也送回国内训练的心思。

大约在一个月后,一个全球媒体会议要在国内开, 我回国参加会议,家里商量了一下,决定把妞妞带回国见见世面。回国的第二天,乔波和房总在北京请我吃饭,两人都是体育界的大腕,一看我真把闺女给带回来了,也得对朋友有个交待。房总拿起电话,轻松的问我,想跟谁训练呀,我也一头雾水,表示全听两位大腕安排。房总说如果想找名人练,可以把妞妞介绍给前花滑世界冠军陈露旗下,陈露目前在深圳担任教练,如果和她练习的话就要到深圳,同时我也知道妞妞的水平,真给整个世界冠军,我们也是大材小用。我马上婉拒了。这时乔波发话了,说妞妞也就是刚开始,跟本不用找什么名教练,随便一个教练都没问题,主要是要对孩子负责,不是糊弄就行。我也觉得乔波的建议靠谱儿。最后在综合了训练场地,孩子的性格和妞妞目前的条件,最后房总引荐方丹教练给我们。方丹教练当时在北京新世纪冰场任教,我们第一次见面,房总介绍了方丹的情况,刚刚从国家队退役的全国冠军,她曾经连续5年获得花样滑冰女单的全国冠军,并在上一届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上获得花样滑冰女单季军,这个成绩也是在陈露退役之后,中国女子单人滑选手在世界级比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房总建议让方丹和妞妞单独谈谈,因为方丹目前的学员很多,而且水平也都不错,都是要参加全国晋级比赛的小运动员。像妞妞这样的初学者一般是不收的,我很担心方丹会拒绝训练妞妞,但房总胸有成竹的说,因该没有问题,都打好招呼了,还开玩笑的说,是他和乔波建议我把妞妞带回来训练的,就是不找个世界冠军当教练,怎么也要找个全国冠军,要不然面子丢大了。大约5分钟后方丹和妞妞结束简单的问话,方丹决定作妞妞的教练,但条件是每天都要训练而且家长不要在场。而妞妞更是满心欢喜,因为之前的奥地利教练不是Oma级的就是妈妈级的,而这次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年轻美女教练。而在之后的训练当中,妞妞才体会到这个冠军教练是一个非常严厉的美女教练。

因为妞妞这次在中国只呆一个月,所以方丹教练也是有一点点压力的,用她的话说,妞妞一个月后回到奥地利,奥地利的教练一定要看她的表现,如果妞妞没有明显的进步,就会显得中国教练多少有些无能。这也就是方丹提出每天训练的初衷,但考虑到妞妞还不到5岁,所以每天训练90分钟。第一天训练之后,方丹教练告诉我欧洲训练方法和中国训练方法的最大不同是,就拿妞妞滑冰为例,妞妞会做很多动作,但每个动作都不标准和到位,看似很花哨,但如果参加比赛,每个动作都拿不到分数,而中国的训练是必须做好一个动作再学下一个,循序渐进,但往往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要练几千次,必须保证每个动作标准到位。其实我的理解是,欧洲教练主要是以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为主,而中国教练是以参加比赛,出成绩为目的。所以妞妞这一个月的训练任务就是纠正不规范的动作。而这种一直要重复一个动作的训练,在一周之后妞妞的情绪爆发了,首先她不再愿意去训练,而她曾经喜欢的要命的美女教练也让她失去了兴趣,但我还是强行把她带到冰上,但她却消极怠工。而方丹教练也觉不含糊,没有任何商量的告诉妞妞,如果不好好练习动作,就要一直在冰场呆着。我只好给妞妞做思想工作,妞妞毕竟只有5岁,禁不住我威逼利诱,从新回到冰上,开始一板一眼的动作训练。随后的几次我没有按方丹的话离开冰场,而是认真的观察她们的训练,希望能找出妞妞产生逆反心理的原因。说实话,方丹教练非常敬业,虽然妞妞的训练动作都很简单,但她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孩子,而且始终之和妞妞保持着一米的距离,每一个动作都先认真地示范给妞妞,在让妞妞去做。看着这个高水平的冠军教练这样认真地训练一个只有5岁的孩子,敬佩之情我从心中油然而生。大约过了半小时,我已经开始产生了审美疲劳,因为妞妞一直在练习一个动作,一个小小偏差,都要从新再来一遍。 而妞妞也显得有些急躁。而且中国教练很少鼓励孩子,每次妞妞做完一个动作,她都会指出错误,而如果孩子最终漂亮的完成了一个动作,教练也就是点点头表示过关了。

妞妞的第一个反应是不想练了,作为孩子长时间练习一个动作显得十分枯燥和无趣,她嘴上虽然不说,但在行动上开始抗议。小鬼头开始编瞎话,要么肚子痛,要么腿酸痛。而我们为了让她继续训练也开出了新的条件,要么训练完了去吃麦当劳,或者到动物园看熊猫。孩子禁不住我们的“威逼利诱”,总还是乖乖地来到冰场,在战略上她放弃了阵地,但在战术上经常收复失地。我最后决定还是和方丹教练谈谈,看看是不是可以调整调整训练方法。这次和方丹教练的交流,对我来说也是不小的震动。方丹教练说起她们小时候练习滑冰的经历,从7岁开始在训练场一呆就是一天,每天平均上冰时间都在6小时以上,而且教练非常严格,教练甚至还会打骂她们。所以对妞妞的训练方式已经是很宽松了。我想这主要是中国家长和西方家长对孩子的要求不同,对外我们来说,孩子参加滑冰训练主要是培养一个体育爱好,锻炼身体,而并没有想让孩子非要有什么样的成绩,一切顺其自然。而中国的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可以出名,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而教练压力也很大,收取了高额的训练费用,如果没有很大的进步,就会造成家长的不满。这次和方丹教练的交流非常重要,因为之后方丹改变了一些教学方法,她开始和妞妞作一些游戏,比如比赛滑冰速度,看着妞妞使劲全身的力气在冰场上狂奔,方丹都会和我会心的一笑。其实在这一个月中,妞妞还是取得很大进步,孩子风雨无阻,认真完成了30天的训练。无论是家长还是5岁的妞妞,我们多多少少都希望赶快逃回奥地利,说到底中国的训练太严格了,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是一个挑战。在和方丹教练告别的那一刻,我真正明白培养一个冠军要付出的非常人能够想象的代价。

受宠的“中国制造”

妞妞现在的教练是一位俄罗斯人,叫达茨耶娜,她对待孩子非常有耐心,看着她在冰上训练孩子,我总能感到她是用心来做这件事的,而且这位教练对妞妞特别的偏爱。妞妞能和达茨耶娜训练,也是很有戏剧性的。从中国回来,我们让妞妞彻底放松了2个月,甚至想到过放弃,我在想妞妞滑冰在业余的孩子中动作已经算是有模有样了,我们也不想让她走专业这条路。也希望培养其他方面的爱好,比如钢琴或绘画。开始的一个月,妞妞很开心,因为不用再去冰场滑冰了,但一个月后,孩子便隔三差五的询问什么时候开始去滑冰。而且后来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这个问题,从这点看来,孩子从心里开始喜欢花样滑冰。我们决定让孩子继续训练。但当务之急是要从新找一个教练。因为有过前面几次找教练的经验,这次我们要认真挑选一个。因为经常换教练,对孩子和教练都不好。这次我决定带上妞妞一起找教练,我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来到了22区Kagran冰场,因为之前我已经查了时间,下午3点到4点是给6岁到10岁孩子们的训练的时间,我和妞妞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场上不同教练在训练小学员们。我主要是让妞妞自己决定她喜欢哪个教练,我便去和这位教练联系。大约20几分钟后我和妞妞都不约而同地对一位30多岁的女教练感觉很好,因为她非常有活力,和她的学员一起满场跑,很有中国冠军教练方丹的风范。在中间休息的时间,我赶快跑到冰上和这位教练攀谈,在说明来意后, 她告诉我她目前有太多学生了,妞妞如果想和她训练,大约要等半年时间,另外她长期带学生出去比赛,所以实际上给孩子训练的时间比较少。但是这位叫做萨宾娜的教练还是要求妞妞换上冰鞋滑一套动作,然后她让我留下联系方式,答应帮我找一个适合妞妞的教练。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叫萨宾娜的教练,是奥地利一位很有名的教练,捷克人,曾经是欧洲锦标赛的冠军。妞妞不能和萨宾娜训练,我们多少有些失望,可一想到萨宾娜50欧元一小时的训练费,又长长的舒了口气。

大约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德语讲的实在不敢恭维,总算听明白了,是约我和妞妞在冰场见面。我想一定是萨宾娜给我推荐的教练出现了。 见面之后,知道这位教练是一位俄罗斯人,大约50岁左右,她非常有亲和力。 因为是俄罗斯人的原因,她的学员大部分是俄罗斯孩子,因此她也主要是用俄语授课。我们进行了简单的交流,主要是讲明白训练费用和上冰时间。这个教练给了我一个非常优惠的价格,我听了后还以为是不是听错了。后来为了防止再有意外,我干脆让她把价格写到本子上。后来才知道,有好几个教练都想教妞妞,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妞妞滑的特别好,主要是她“中国制造”。因为中国人的体育非常了得,特别是近几年,花样滑冰的世界高手主要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这些亚洲国家,所以很多教练都以为亚洲孩子会很有潜质和培养前途。当达茨耶娜问我妞妞是不是“made in China”, 我的回答是“百分之百,绝对正宗”。

现在妞妞每周都有几天和几个俄罗斯孩子一起在冰场驰骋,而达茨耶娜也格外加强对妞妞的训练,她总是以鼓励为主,即使一个小小的进步,她都会为妞妞加油赞许,大声喊“Super”。妞妞也越来越喜欢这项运动, 并且完全适应了达茨耶娜蹩脚的俄式德语。而达茨耶娜也为能有这样一个中国孩子感到骄傲,随着妞妞不断的进步,她的每次上场也吸引的越来越多教练的目光,大家都在默默关注这个孩子是否能够创造奥地利的冰上奇迹。这期间,也有几位教练提出让妞妞和他训练,但我们都婉言谢绝了,我们全家都爱上妞妞的这位俄罗斯教练。而作为家长,我们不会给妞妞任何压力,只想让她快乐的成长,滑冰这条路能走多远,由孩子自己决定,至于冰上之梦是否可以实现,要看妞妞的刻苦程度和她的感觉,我们只希望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也希望通过这些体育锻炼培养孩子的韧性和毅力。而每次看着冰场上妞妞快乐像只小燕子一样滑行,摔倒了皱着眉头爬起来,常常为自己又能滑出一个新动作而“沾沾自喜”,在那一刻我已经是无比满足和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