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扬:信息权力之下的无谓生命

p10022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文扬先生。文扬,著名华文媒体人、自由写作人,《新西兰联合报》社长兼总编。2009年他与旅美学者寒竹合著出版的《中国力》一书被认为是继《中国不高兴》之后的时政力作。

网络上正在疯传一个视频短片,内容是2007年某日驻伊美军一架武装直升机在巴格达市区射杀一群平民的景象。拍摄者就在低空盘旋的阿帕奇直升机上,画面是围绕目标的360度旋转,声音是射杀者们之间在对讲机中的交谈。

完全不是战斗,因为没有任何来自对方的抵抗,射杀者们居高临下,自由地选择着最佳射击位置,直到将该区域所有活人全部杀死。整个活动历时十几分钟,从形式上看,与野外打猎无异,从画面上看,与电子游戏相同。

此片本周一在网络上发布出来,不到24小时就已传遍全球,在YouTube一个网站,该片就有一百多万人次的下载观看。

其实也不是新闻。像打猎一样杀人怎么了?像玩游戏一样杀人怎么了?从2003年入侵伊拉克以来,这样的事几乎天天都在做,伊拉克平民伤亡总数已达上百万,不都是这么被游戏死的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对于美国五角大楼官员和驻伊美军来说,实在不明白外面的老百姓们都长着什么脑子。

既不是什么特别的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怎么突然就在三年后的今天成了全球的头条新闻?读过Yahoo!上报道之后才知道,原来此片背后还有另一个故事:在这场围猎游戏中被射杀的7位伊拉克人中,有2人是受雇于英国路透社的新闻记者。路透社因为没能让自己的雇员享有特殊身份从而免于被美军当作无名无姓的伊拉克人猎杀而大失脸面,花了几年时间按“信息自由法”的法律程序向五角大楼追讨有关此次围猎的内部材料。但由于路透社的索取没有成功,一个名为WikiLeaks的非营利网站介入了这件事,通过策反某位内部人士,最终从五角大楼里的某台电脑中得到了这个视频录像。最后,有了本周一这个关于一段平凡旧闻的“轰动新闻”。

事情很清楚:此新闻之所以成为全球轰动的事件,主要是关于新闻信息的披露与掩盖,而不是关于美军士兵的游戏式杀人;主要发生在一群追求新闻自由的记者和美国国防部的官员之间,而不是发生在杀人的美军士兵和被杀的伊拉克人之间;主要是美国的五角大楼、英国的路透社和澳大利亚人主办的WikiLeaks网站三家的争权故事,而不是关于死者Saeed Chmagh和Namir Noor-Eldeen等人的人生悲剧。

即使是因为自己的雇员被杀而与美国国防部发生了对抗的路透社,也并不是真的为了无辜的死者讨公道。读一读路透社自己对此事的报道,与其说是在追究美国军方的责任,不如说是在给责任人以解释的机会,先说他们对于无辜生命的损失感到遗憾,紧接着就是“但是(军方)马上就对这个事件进行了调查,从来没有企图掩盖。”然后继续让美军发言人为此事件找借口,如射手们把路透社雇员身上背着的照相机错看成了武器,把进入现场救助伤员的面包车错认为是企图捡拾武器帮助战友逃跑等等。整篇报道并没有给被猎杀者一方任何说话机会,多条人命换来的也就是针对作战规则和射杀过程的两三句批评。

没什么,这就是信息权力和舆论权力。

同样,即使是为了取得了这个视频短片而与美国国防部发生了对抗的WikiLeaks网站,也一样不是真的为了无辜的死者讨公道。该网站建立于2006年,自称其主旨在于推动各国政府增加信息透明度。虽然它的行动甚至引发了它所宣称的美国情报机构对它的封杀,但也与被镇压者、被屠杀者对专制权力的反抗运动无关。其实,该网站对于机密信息的独家披露,也就意味着一种全球性的权力,一种关于信息释放和舆论控制的终极权力。

美国军方试图封锁这些不利的信息,其他机构试图通过获取机密信息从美国的信息集权中分出一部分权力,归根结底,就是集权与分权之争。其信息内容只不过是权力之战的载体,而构成其信息内容的屠杀暴行和生命死亡,更是载体的载体,毫无重要性,只是可以任意更换的一组信息。

上百万伊拉克平民在极不完全、极不充分的信息环境中毫无声息地死去,现在的事情,不是关于无数冤魂的信息披露,只是信息巨头们关于信息披露权力的争夺,关于劫持全球受众能力的较量。

Saeed Chmagh和Namir Noor-Eldeen两位死者,仅仅因为碰巧成为了这场较量中的信息载体,在三年之后突然侥幸地为世人所知。

愿他们安息!

2010年4月7日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