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王家岭救援纪实:矿工听说能回家以为在做梦

4月5日17时50分许,王家岭煤矿的救援工作仍在继续,为了保证救援通道的畅通,所有车辆被禁止通行。

一看到灯光,大家兴奋地大喊

随后,记者成功找到了在现场救援的救援队员宋进臣,忙碌了一天的他和其他救援队员一样,早已疲惫不堪,但成功救起115名被困矿工的经历,却鼓舞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回忆起不久前营救被困矿工的场景,刚刚被换下休息的救援队员们一个比一个嗓门高,他们争先恐后地向记者介绍着、重复着,生怕记者漏下任何一个让人兴奋的细节。

“在搜救的过程中,巷道很深的一处平台发现灯光,队员们迅速向灯光靠近,当时,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连续作业了七八个小时,已经累得快趴下了,但一看到灯光,大家都兴奋地大喊。”宋进臣回忆说,一边喊,救援队员一边向灯光靠拢,这时,远处的灯光开始不停地晃动,这证明人还活着,大家用尽全力划着橡皮筏,巷道里的水被打着像烧开了一样。

救援人员告诉记者,在那处平台,他们先是发现了4名被困矿工,“他们的体力还不错,有的还可以坐起来说话,每个人的脸上都黑乎乎的,看上去都一个模样,也分不清谁是谁。”

在现场,有被救矿工问救援队员,“你们怎么来的,现在能把我们带出去吗?”救援队员们说,经过一周多的等待,被困矿工们都很虚弱,有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个别能说话的都在问我们,有没有带吃的进来。

矿工听说能回家,以为在做梦

“有一个山西口音的矿工给我的印象特别深,我和他说你可以跟我回家了,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不停地拍自己的脸使自己清醒过来。”

救援队员们还告诉记者,许多获救矿工向他们证实,几天来,因为井下没有食物,被困者多是用井下的木头充饥,饮水则是用头盔沉淀井内积水来解决,而因为井内积水太脏,大家也不敢大量饮用,大多也只是润润喉咙再吐出来,实在是渴得受不了才喝一点点。

救援队员还告诉记者,在被救起的被困矿工中他们还发现,每一小组被困人员中总有一两名年龄稍长,有威信的带头人,“带头人应该在工友们被困的这段时间起了主心骨的作用,比如,在安排对方升井的过程中,总会有带头人站出来说话,而他们却都在最后一批离开。”“这次救援的成功,连我们自己也没有想到,可以说是奇迹中的奇迹了,除了被困工友们的意志都很坚强外,指挥得当应该是胜利的关键。”宋进臣告诉记者,几天来,因为指挥部调试合理,各救援队伍各尽其职,在救援过程中从未发生过混乱。

(山西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