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日报:奥巴马为何打出“无核武世界”这张牌

p100406108

“核安全峰会”于4月12日—13日在华盛顿召开,包括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内的30多国政要应邀与会。国际一些主要传媒说,奥巴马对召开此次重要峰会踌躇满志,喜悦难挡,奥巴马将与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捷克签署了《关于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后续条约。用美国一些媒体的话来说,这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美“外交的重大成就”之一,他想以此进展为铺垫,乘势前进,直奔他一年前同样在捷克立下的“无核武世界”的高调命题,并企图再次有所“突破”。国际社会期盼政要们在这一攸关人类和毁灭人类前所未有的核武相伴在一起的重大命题上认真讨论,以达成切实的共识。然而,“无核武世界”实在太美丽,要付诸实现可谓荆棘满途。

对“后续条约”如何估计

自人类发现原子、核子裂变物理原理并用于制造核武以来,时间并不太长,可核武库却急剧膨胀。冷战时期,美、苏各自开展军备竞赛,制造了3万件核武器,各自同时布置了2万多件核武器。当时军事专家指出,美、苏任何一方使用其中1%的核能力,就足以把对手“炸回到石器时代”。当时核武形势就如此严峻的摆在人类面前。冷战结束后,核武在美、俄各自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有所下降,但两家核弹头的数量依然惊人,各自仍将它们作为维护各自战略利益不可或缺的重大“盾牌”或“利剑”。据瑞典国际和平研究所出版的2008年年鉴统计,美、俄仍各自掌握4075和5189颗核弹头,占全球核弹头总数的95%。这一情势说明,要削弱核武在人类的国家安全和国际关系中的作用,美、俄首先要作出表率。经过美、俄2009年以来10个月的艰苦谈判,有时双方陷入僵局,有时柳暗花明,今年4月8日,美、俄双方将就《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后续条约达成共识,并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签署。这是进了一步。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后续条约中规定的削减核弹头或运载工具大都是库存和退役货色,这说明双方都留了一手。美国媒体吹捧后续条约如何如何具有“历史意义”,可懂行的专家一听就会持相当求实的态度。

“无核武”背后的考量

既然美、俄核武后续条约并非如美媒体所估计的那样,而且仅仅是开了一个头,那么奥巴马为何要一步登天,甚至提出“无核武”世界的理念呢?大家知道,奥巴马选举总统时,其“无核武世界”理念就开始露头,直至09年他访捷时才高调正式推出。当时,他侃侃道来:“作为世界上核大国和惟一在实战中使用过核武的国家,美在销毁它们方面负有责任。”美政坛元老基辛格、舒尔茨、佩里、奥恩四人之前撰文力挺。此举究竟意欲何为?国际分析家们细缕剖析,找到了奥巴马推出此理念背后的五大考量:先声夺人,占领核武问题上的道德制高点是其一。迫使其他拥核国家作出削减举措,美要在其中起领军作用是其二。运用硬软两手,解决伊核、朝核问题,美要扮演威慑性角色是其三。维护和加强美核武战略,使其更具威慑力是其四。奥氏决心不当“平庸总统”,要当“名垂青史的总统”是其五。

奥巴马主一方面裁减核武,甚至提出“无核武”主张,另一方面又做出种种强硬举措,强化其核武力量,人们就不难从中窥见其真实意图。如奥巴马声言“美拒绝声明美首先不使用核武”;宣布拨款数十亿美元升级其核武实验室,确保其小核武的可靠性;进一步加强布置全球导弹防御体系;加强“全球即时打击新武器系统”,确保美在一小时以内到达全球任何目标,起到同样的核武威慑作用,等等。美上述举措点燃不少国家,如土耳基、罗马尼亚、新加坡、韩国竞相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的“热情”,也刺激了10来个具备制造核武能力的国家意欲进一步“有所动作”的神经。“无核武世界”的理念,换来了明里暗里要求“拥有核武”的“热情”和“冲动”,这不是对这一理念的反向行动,又是什么?无怪乎基辛格对此情势感慨表示,要达到“无核武目标”,“那是欲到达高山之巅一样十分遥远的事情”,连奥巴马自己也说,“他自己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无核武” 会否成为“皇帝的新衣”?

“一阵轻风吹皱一池清水”。现在美国政界正就美国应如何调整核政策进行激烈的辩论。首先,美国要否发表首先不使用核武的正式声明,小布什时期此点是含糊其词的。奥巴马对此已作了断然声明,答案是不。这样,国际社会就提出质疑,美国连此点都做不到,更谈不上什么“无核武”的理念了。其次,美国会否宣布决不会对无核国家实施打击,条件是这些国家支持不扩散核武原则。这就意味着排除了伊朗和朝鲜。而奥巴马上台后信誓旦旦地表示要通过谈判解决这些问题,以改善美国形象。现在奥巴马这样做,是否又重新回到了老路,“变革”将成一句空话。第三、奥巴马会否取消新型原子弹的研发计划,而军方是坚决反对的。第四、美国如何使用核武。五角大楼主张享有“先发制人”权利,而此点就与不扩散核武的目标相抵触。总之,上述问题的答案是与否,都直接关系奥巴马的“无核武”理念,只要稍有抵触,奥巴马的“无核武”理念就会成为“皇帝的新衣”那样的大笑话。

国际社会关切核安全

国际社会对奥巴马“无核武”理念较多的是惊奇和观望,但更关切核安全问题,认为这些倒更具现实性和迫切性。它们是防止核武扩散,解决核设施设计本身缺陷可能产生的安全忧患,以及防止核设计被盗窃、被走私,特别是严防恐怖分子企图获取核材料或其它放射性物质、制造和使用核爆装置或置放放射性装置(“脏弹”)的潜在威胁,等等。

中国为削减核武奋斗了46年

早在1964年,中国进行首次核武试验后就向全世界庄严承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并主张“召开世界首脑会议,讨论全面禁止和彻底消毁核武”。这要比当下的“无核武世界”理念早了整整46年。从1971年中国恢复它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益的近40年里,中国几乎在每届联大和处理裁军问题的第一委员会上均有力地支持有关核裁军的决议草案,并不断提出切实建议。中国签署了《拉美禁止核武条约》第二号附加议定书,表示中国承担法律义务,保证不对拉美地区使用核武,也不在该地区试验、制造、生产、储存、安装和部署核武。中国支持“南亚无核区”、“中东无核区”、“非洲无核区”等。中国十分严肃、认真的对待自己为数有限的核武。近年来,中国为解决朝核、伊核这样十分敏感的问题,呕心沥血、坚韧不拔,力主谈判解决问题,同动辄制裁拉开距离,国际社会对此有目共睹。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的身份,本着负责任大国的态度,参与峰会并发表重要、求实的演说,说明中国对这一问题的高度重视。国际社会将再次看到一个文明大国领导人对当前重大核武问题的思想脉络和解决该问题的最佳选择。

(作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吴妙发 编辑:王妮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