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揭开韩寒被美刊提名年度人物的“天机”

p100405135

昨日,媒体报道,美国《时代》周刊最新启动的一年一度的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200名候选人名单出炉,包括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百度总裁李彦宏、青年作家韩寒、台湾宏碁集团行政总裁王振堂在内的多名中国人成为候选人。据悉,《时代》从2004年开始每年评选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按照“领导人与革命家”、“创业者与企业家”、“科学家与思想家”、“英雄与偶像”以及“艺术家与娱乐界人士”五大项目,选出当年全球在各行各业引领风潮的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

可见《时代周刊》的这次百位人物评选非同小可,所选出的人物自然都是世界级的重量人物。外国的上榜人物暂且不论,单说咱中国的上榜人物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百度老总李彦宏、台湾宏碁集团行政总裁王振堂,这四位就不用多说了,都是响当当的顶尖人物,谁能上榜都是名至所归,人心所向。可是,里面竟然冒出来一个“麻头小鬼”——青年作家韩寒。出人预料的是,《时代周刊》欲把韩寒也同奥巴马、希拉里、王岐山、薄熙来等一同列入“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行列,一个80后作家、一个备受争议的小青年、一个被老字辈不屑一顾的愤青,被提名全球人物,真的有些匪夷所思。

笔者注意到,消息一出,坊间随即议论纷纷,有网友撰文指责《时代周刊》患了高度近视,把韩寒列入候选人,是看走眼了。认为韩寒没有什么大的建树,文学作品不如老作家的好,思想水平不如一般青年高,只是一个敢说敢写的愣头小子,最多算得上一个淘气的大男孩,或者算是一个有点意思的“麻头小鬼”。把这样的一个人列入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行列,简直是胡闹。也有人认为《时代周刊》太没水平了,把韩寒列进去就是滥竽充数,鱼目混珠。甚至有人把《时代周刊》骂得一钱不值,怀疑《时代周刊》在恶搞。反正提名韩寒引来一片众说纷纭,大有义愤填膺的味道。

说实在的,我内心特看不起韩寒,因为代沟太深。韩寒的文字,就是那种看破红尘的冷风热刺;韩寒的做人就是一种脱然世外的态度;韩寒的做派就是猖狂无比。但是,以我之见,《时代周刊》之所以提名韩寒,绝不是空穴来风。一方面,就像《时代周刊》说的那样,这位27岁的年轻作家在出版以自己的中学辍学经历为背景的第一本小说后一炮而红,成为中国最畅销的作家之一。韩寒的书还是大有市场的,一些知名老作家的书没人要,而他的书却每年畅销不衰。韩寒每年啥都不干,光靠卖文集,怎么的收入也得过二百万。尤其是,韩寒已经成为80后甚至90后们的“精神领袖”,韩寒的粉丝很多、很铁,不信谁骂韩寒,准有一大帮粉丝前来应对,为韩寒打帮架。这就说明,韩寒在青年人中可谓一个成功人士,具有一定的标本意义。

另一方面,韩寒的思想意识,比较符合西化的意识形态,所谓的真实、开放、愤世嫉俗,正好迎合了美国的所谓自由。而那些年轻人之所以追随韩寒,就是喜欢他的自我、自由、真实、开放。在他们眼里,制度规定的约束,道德情操的标准,高尚伟大的信念,都成为装纯洁、假正经。一个没有隐私的社会,一个没有传统美德的国度,一个完全西化的中国,才是一个自由的王国。中国的主流应该是韩寒式的自由与猖狂,这种社会主流意识正是美国想要的。《时代周刊》之所以竖韩寒这杆旗,其“天机”就在于此。企图把中国青年一代的社会意识,引向西化,颠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

《时代周刊》的用心是极其良苦的,但是不管韩寒能否进入百位影响力人物,都不会改变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都不会左右中国现代文明的进程,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的文化是多元化的文化,而先进的文化始终是主流。韩寒式的文化只能算一个分支,或什么都算不上,只是一种现象而已。不过这种现象,既不可忽视,而也是中国文化所需要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它们是鲜花与绿叶的关系,相信叶子终究变不成花朵。

(中新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