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韩寒的全球影响力来自常识

p100329108

韩寒进入美国《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候选名单的报道,令人惊奇的不是韩寒入选名单,而是惊奇于新闻标题最后那个有些刺眼的问号。

可能在部分网友眼中,“中国”并非“世界”的一部分,或者,全球影响力人物只应由政治家与经济精英入选。如此,某些网民心中对《时代》的权威感才能落实。

实际上,韩寒有没有全球影响力,已经不成为“问题”。前不久,张鸣先生在深圳讲演时曾经提出,“现在的中国大学教授加起来对公众的影响力,赶不上一个韩寒”。这话自然有些情绪色彩,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真相一种。也许,在今天需要进一步思考的是,韩寒的影响力究竟从何而来?

很自然,会有一种说法,韩寒没有什么了不起,他说的不过是“常识”,他拥有的不过是俊朗的外表和同样俊朗的文字表达,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影响力”,是传媒界“炒作”的某种成果:新概念作文让韩寒一夜成名,新浪网让韩寒成了名博,再一步步获得“世界主流媒体”的认可……

微博上面流传有一段十年前的视频,那是韩寒当年参加央视的节目,与“专家学者”以及某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进行对话。看了当年那个节目,我们不难发现韩寒影响力的真正来源———韩寒领先于他的时代,正是因为他早就立足常识。另一方面,通过那段对话我们也不难感觉到,在今天中国,常识是多么稀缺可贵,在现实中要获得常识,不仅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当然,韩寒的影响力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多元时代造就的。不过,这种“造就”是以某种奇妙的方式完成的:当社会造就大批缺乏常识、心灵扭曲的人们,却又依稀让这些人看到真实世界的时候,一个站立的、健康的、生机勃勃的韩寒就拥有了影响力。这样看来,韩寒的影响力,不是什么媒体给他的,更重要的是,他个人奋斗与粉丝之间双向选择的结果,是一种“共谋”的产物。

(高校教师谢勇/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