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重庆高中女生死亡两月 尸检报告成秘密文件

永川北山中学高二4班女生谢雨宏失踪案已经过去2个多月,《尸检报告》终于出来了。谢雨宏的父母等这个结果已经等了整整2个月,“整个春节我们哪儿都没去,两个人就在家里等结果,我们就想知道,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3月30日,当谢雨宏的父母来到永川公安局,希望看看《尸检报告》时,警方称“从未听说过这种要求。”办案人员经过请示,决定不把《尸检报告》出示给谢雨宏父母查看,仅口头告知结果。

警方排除他杀各种可能

3月30日下午,接到通知的谢雨宏父母,来到永川区公安局,了解女儿失踪案的详细情况。民警告诉谢雨宏父母,基本上排除了情杀、仇杀、图财、性侵犯,都没有发现犯罪事实。民警介绍说,在20多天里,他们调查了谢雨宏的存款、支出等情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谢雨宏失踪时,身上已经没有钱了,谋财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办案人员告诉谢雨宏父母,《尸检报告》结果就是“溺水死亡”。

警方:家属要看《尸检报告》,

从来没听说过

警方拿出了《不予立案通知书》,要求谢雨宏父母在送达回执上签字。谢雨宏父母要求,在签字前,看一看《尸检报告》。民警立即回答:“家属要看《尸检报告》,从来没听说过。”在谢雨宏父母的执意要求下,办案人员表示向上级请示一下。经过请示,办案人员表示:“领导说《尸检报告》不能给家属看。”

经过警方调查,谢雨宏失踪案不属于刑事案件,但谢雨宏父母看不到《尸检报告》,警方对家属提出的质疑也没有正面解释,这让谢雨宏的父母很难接受该案刑事部分调查宣告“结束”的结果。

律师:法律没有明文禁止,

就是可以查看

昨天,记者咨询了我市一位多年从事刑事案件代理的律师贺先生,他认为,目前,我国法律既没有规定家属有权查看《尸检报告》的权利,也没有明文禁止家属查看的权利,所以,一般就可以理解为“法律没有明文禁止,就是可以查看。”

贺律师说,谢雨宏的父母领取的《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中也写明了“谢雨宏死亡案件,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86条规定,决定不予立案。如不服本决定,可以在收到本通知书起,7日内向本局申请复议。”既然说可以申请复议,那么,公安局连《尸检报告》都不给他们看,情况他们都不了解,又如何复议呢?

死者家属认为还有这些疑点:

谢雨宏的家属在公安局向警方表达了几点疑问:冬天那么冷,内衣没了,T恤没了,外面抱着一件不是自己的外套,谢雨宏的衣服哪儿去了?她抱的衣服是谁的?警方调查,谢雨宏身上没钱,如果没钱坐车,又是怎么去那么远的水库的?谢雨宏到底是否遭受过性侵犯,尸检结果到底有没有对此进行表述?“溺水死亡”到底是怎样溺水的呢?

“躲猫猫”案、“林松岭大学生案”、“谭静案”都有一个共性:

家属想看尸检报告为何这么难

在“躲猫猫”案、“林松岭大学生案”、“谭静案”中,有一个共性就是,警方的尸检报告或是隐约其辞,或是长期不露面,或是只提供不完全版本。比如,2008年,广州“谭静案”,案发日是4月5日凌晨,而据南方网等媒体报道,谭静母亲4月22日还没拿到尸检报告。距离案发时间有17天。根据媒体报道,我们推算,“躲猫猫”死者家属,距案发13天后仍没看到尸检报告,“林松岭案”死者家属,30多天未见尸检报告。

2008年4月5日,凌晨广州东风广场发生模特谭静半裸坠楼事件,4月14日,广州市公安局通报,初步认定谭某系自行高坠死亡。而据南方网报道,谭静母亲4月22日还没拿到尸检报告。

2009年2月8日,晋宁县看守所一在押人员李荞明突发意外受伤昏迷,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据当地警方说,李是在玩“躲猫猫”游戏时,“重度颅脑损伤”的。据云南日报网2月22日报道,21日,“躲猫猫”死者家属称,李荞明的遗体已交由昆明方面的法医进行尸检,但至今没看到检验报告。

2008年10月11日,哈尔滨6名警察涉嫌打死青年林松岭案,据《扬子晚报》2008年11月13日报道,林松岭的尸检报告11月6日得出,至今,死者家属仍未能看到完整的尸检报告。

尸检报告家属到底能不能看?

对于尸检报告家属能不能看?律师们对此看法不一。

广州市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律师表示,尸检报告是分析死者死因的报告,属于公安机关侦查证据,作为刑事案件,在法院审理过程中家属和律师才能阅读到尸检报告。但在民事案件中,尸检报告给不给家属,没有严格规定,“公安机关惯常做法都不给”。广东省律协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涛则认为,尸检报告是公安机关必备的法律程序文件,没有公布的义务。但现在谭静案已经结案,排除了他杀,不属于刑事案件,所以谭静家属应该可以拿到尸检报告复印件。

律师徐玉发也表示,如果谭静母亲在警方处拿不到尸检报告,可以起诉公安“不作为”,提出诉讼请求,再由法院委托其他机关进行尸体鉴定。

尸检报告不能成为秘密文件

抛开具体的案件不谈,从基本的政治法律层面看,有学者认为警方不给尸检报告的做法都已经不合时宜,它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利于人们对公权力实施有效的监督与制约。尸检报告的秘密化无异于宣告行政权力的秘密化,与现代法治与现代行政格格不入。这种做法应尽快改变。

(重庆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