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假如谢再兴也有一部香艳日记

p100331
资料图片:温州市瓯海区区委书记谢再兴。
p100401101
资料图片:遭杀害分尸的邵慧灵。

《南方日报》4月2日报道:1日从浙江省公安厅获悉,48岁的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被杭州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后,已交代承认其杀害情妇事实。

4月2日《法制日报》报道:随着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涉嫌杀害情妇案件侦查工作的深入,谢再兴还被怀疑伪造公文,安排情妇邵慧灵担任瓯海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区人民政府驻杭州办事处副主任。

伪造公文,这绝非第一例,也绝非最后一例。其中造假相对出名的还有石家庄“造假骗官书记”王亚丽,而类似的造假骗官的现象才只是揭开了造假骗官现象的冰山一角。打个比方说,有一个王亚丽,就可能有第二个王亚丽,谢再兴可以伪造公文,更多的谢再兴也可以伪造公文。蒲松龄老先生的《局诈》,让人们怎么看怎么觉得似乎是一种科幻小说,谁能伪造皇宫大内高官呢?而现代官场却可以出现远胜于《局诈》的官场骗术,其原因不过恰恰说明了某些地方的任免、监督系统出现了极大的漏洞。王亚丽找个把“能人”就可以给自己造一套假身份,而谢再兴不过是通过一个传真件就可以直接给情妇任命职务,这恐怕比王亚丽之造假还要简便简化一些。

谢再兴称,浙江省委老干部局一位女同志邵颂乔要到瓯海任职,并出示了省委老干部局关于邵颂乔挂职的传真文件。根据这些,才下文对邵颂乔作出上述任职。不过他说,他至今并没见过邵颂乔。邵颂乔何许人也都不知道,身为组织部门也没有接到任何传真件,却可以根据谢书记的一纸传真件就可以直接任命,组织部门难道就这么好糊弄?抑或是对上官的盲从?

不管是邵慧灵也好,邵颂乔也好,反正其真身是谢的情妇,其葬身鱼腹,既是她作为色官情妇的悲剧,也有其吃醋邀宠的悲剧,更有其绑定色官以求伪造身份往上爬的悲剧。这告诉身为色官贪官情妇的女人们,傍官也有风险,伪造需谨慎,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或者被官员抛弃,或者被三奶“顶替”,除非有十二分姿色,否则贪官的二奶也并不是好当的。

假如谢再兴也有一部如同韩峰一样的“香艳日记”,其香艳的程度恐怕就不会逊色于韩峰的日记,起码因邀宠而导致老情妇怀疑嫉妒以至抛尸灭迹的曲折惨烈远远胜于韩峰日记。由此可见老情妇邵慧灵又是何等爱之深恨之尤深?爱恨情仇交织以至杀人抛尸至瓯海海域,在谢氏的眼里,又是何等的壮烈精彩?如此精彩的情节,大片导演尚且刮目,何况是喜欢血腥加情爱偏好的小说家们?

旧爱,新欢,二奶与三奶加男主人公之间的爱恨情仇,再加一点血色佐料,标准的电影大片的料子,有待于慧眼识珠者来谢再兴处发掘整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