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谷歌走了,改革死了

p100325104

谷歌自寻死路的自杀,实际上宣告了中国改革之死。能够让一个以赚钱赢利为最重要目的的企业放弃中国这个大好市场,足见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已经走入了死路一条。

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几十年如一日地拿着改革开放政策“扯大旗、做虎皮”,改革开放超过10个年头,那就不是改革开放了,而是社会常态了。如今都过了30个年头了,如果还在用改革开放忽悠人民,那就是有目的的欺骗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改革开放早该死了,中国社会早该走入一个渐变渐改的常态社会了,这才符合人类社会的实质。

但谷歌的安乐死,却实实在在地撕裂了中国官方的虎皮,让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在新闻的阳光聚焦之下,在世界的面前,赤裸裸地死去;谷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拼死一搏,却让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予以陪葬,谷歌虽死犹荣。

其实,在谷歌自杀殉节之前,众多的中文互联网企业已经在中国遭遇了扼杀,这也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十多年来的标准状态,在官方看不见的黑手扼杀之下,互联网的自由空间越来越窄,多年前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万里长城万里长,长城里边是牢房》来指责中国控制互联网言论自由的手段。

正如谷歌创始人布林在谷歌撤离中国大陆之后的演讲中所说的,2008年中国北京举办过奥运会之后,西方国家对于北京奥运的绥靖政策,导致了中国政府对于舆论控制的变本加厉,他们拿着“中国市场”这块肥肉,诱使、逼迫在华的西方媒体企业低头屈从,微软软了,雅虎糊了,谷歌也曾经低下了“不作恶”的高贵的头颅。

2009年以来,美国金融危机导致世界经济衰退,中国一枝独秀,诱发中国官方更大的冒险欲望,GDP的连年递增,催生了百年来绝无仅有、大国崛起的豪情壮志:西出非洲、发展经济殖民地,猎杀卫星、开展军备竞赛,枪决洋人、试探西方反响,重刑异议、达到杀一儆百。

从种种信息来看,中国官方自身其实已经突破了改革开放政策的束缚,开始沿着悬崖,朝着世界超级强国的梦想跃马狂奔。这究竟是一种国家社会主义,还是一种军国主义,或者是前苏联的那种超级强权、产生世界新的冷战,还有待历史的考验。

大国能否崛起,还未可知;但中国改革之死,自2010年起。

(贾悲文/万维读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