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毕研韬: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

p100218101
本文作者毕研韬,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北京三略研究院传播学研究所所长。目前在爱尔兰从事学术研究工作。

八年前我在英国初学传播学时,曾有老师介绍说,布赖恩·麦克奈尔的《政治传播学引论》被誉为政治传播学《圣经》。然而今天,当我用心研读了荷兰作家G.英沃森夫人(G. Ingwersen)的《圣经里的故事》时,我却不得不心悦臣服:《圣经》本身才是政治传播学的殊胜经典。

在英国期间,我曾参加Coventry Cathedral 和Coventry Trinity Church 共同组织的圣经学习班。期间,Kingdom Hall的John牧师每周开着老爷车亲自到我家中帮我学习《圣经》,我也常常参加教堂组织的各类活动。但由于自幼接受无神论教育,我一直未接受有神论。虽然那时也受益于《圣经》学习,受益于基督徒的纯真关爱,却一直无法领悟到救赎的真谛。

今天,在浸淫于传播学近十年之际,我已深刻感受到《圣经》中处处充溢着传播学的原理。在创世纪中,亚当孑然一身,倍感孤独。于是,上帝创造了女人夏娃,使二人相依为伴。可见,交流是人之本性,信息与水、空气和食物一样,是人类生存须臾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在当今时代,信息匮乏和信息泛滥一样,都会造成社会动荡不安。

在伊甸园中,上帝警告亚当和夏娃不准吃智慧树上的果子。但上帝蒙蔽视听的企图落空了。魔鬼撒旦揭露了上帝愚民治众的企图,夏娃从此开始质疑上帝,继而吃下了分辨善恶的果子,亚当也未能抵挡女人夏娃的怂恿。即便大能的上帝都无法塞人耳目、都会受到强有力的挑战,何况世间凡人?!

撒旦选择女人夏娃为首攻目标,是因为夏娃的suggestibility较高。这显然又与传播学原理相吻合:传播效果因人、因事、因时而异。要保障传播效果,就必须进行受众研究。蛇——夏娃——亚当——上帝,魔鬼撒旦设计的“传输带”(transmission belt)成本低、效果佳。

为建立并巩固权威与霸权,上帝不厌其烦地描绘幸福愿景(vision)。同时,上帝一方面向其信徒承诺、赐予权力和财富,一方面对挑战者严惩不贷,甚至水淹、火烧、蛇咬他亲手创造的人类。耶和华的魅力和权威便建立在“软”“硬”手段的巧妙结合上,而这正是今天所谓的“巧实力”。

《圣经里的故事》是我回国阅读的第一本书。此书采用了16开本,图文并茂,语言简洁明了,纸张、印刷和装帧都赏心悦目。这很难得,因为传统的《圣经》大都是小开本,不仅密密麻麻,而且语言晦涩,读来费神费力。更可贵的是,此书在序言中坦承,作者“通过自己的理解和合理想象,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合理性的解释”。我欣赏编者的诚实,因为任何版本都只是编著者首肯的“真实”。

《圣经》是一面镜子,读者从中看到的景致不尽相同。即便是上帝,也无力垄断信息与解释权。任何文本都有不同的解读。譬如撒旦,《圣经》将其描绘成魔鬼,只因为它挑战上帝的权威,但如今也有人将其视为“革命者”。究竟是魔鬼还是英雄,取决于读者的既有立场和认知。这恰恰印证了当今时代“制造同意”之于社会管治的重要性。

(作者赐稿/©2010版权所有。印刷媒体转载须经作者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