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奇女子狄娜:刀枪能够杀人 笔墨可以救人

p100402120

有一代奇女子之称的香港豔星狄娜,因患病器官衰竭而于香港医院病逝,享年65岁。原名梁帼馨的狄娜一生充满传奇,又与中共关系密切,甚至自认是中国的间谍,中国官方喉舌的新华社、中新社以及中通社都有报道她的死讯,新华社的报道虽然只有200多字,但比起当年报道赵紫阳的噩耗才60余字,显然隆重得多。

狄娜的好友陈永康1日下午举行记者会,代表狄娜的儿子马天如宣读一份声明,指出狄娜在入院两个星期后,在3月31日上午病逝,弥留之际一直有儿子陪伴在侧。声明还说,狄娜叮嘱儿子和亲人切勿为她举行公开殡殓仪式。

狄娜在去世前,还撰写一篇《留给传媒的说话》,内文说:「刀枪能够杀人,笔墨可以救人,人类的社会因为有了传媒,人类才真正沟通成为一个体系。试想过去人类的历史社会在未有传媒的时期,人类的社会是多么的黑暗,人类的认知是如何单薄。各位传媒朋友,请继续你们有建设性的工作,只要你秉承良知,人类的社会就会因传媒而进步。」

狄娜被称为奇女子,是因为她与中共之间的关系。两年前她在接受香港有线电视的访问时,承认自己曾经为国家做过间谍。她说:「我第一出电影就是扮演间谍,但他们却不知道我在现实生活也已经在当间谍。」狄娜拍第一出电影时才17岁,演出一个美女间谍 ,电影在泰国开拍,戏里狄娜是间谍,戏外她则担当中共密探,越战期间周旋多国元首身旁,搜集军事情报。

狄娜说,1962年泰国总理沙立.他那叻元帅的弟弟向她展开热烈追求,不惜开戏吸引她到泰国,令她认识到不少政治人物。在泰国完成两部电影之后,狄娜在1965年返回香港加入国泰电影公司,成为香港著名的脱衣豔星。

狄娜接受电视专访时谈到中国改革开放30年,她承认越战期间她周旋于泰国权贵及东南亚政要之间,为中共搜集当地政要的军事情报,向上司报告。不过也有人怀疑她的说法未必全面反映事实。

不过与狄娜相识的政圈中人强调,狄娜由于是最早北上发展的香港人,与中央关系极为密切,只要一通电话,就可与领导人及各部门高层会面。有传闻指出,狄娜在1977年至1979年期间,多次为中国奔波,一方面推动中美建交,同时参与中外军事交流和武器生意,中国第一架五星红旗商业航机正是由狄娜安排降落在华盛顿,她受到内地官员敬重,不少高干也尊称她为「小姐」。

在与中共交往的过程中,狄娜最惊人之举就是在1973年公开申请破产,以表示「与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社会决裂」,要当一个无产阶级战士,全香港为之轰动不已。

狄娜据说在1989年六四事件后,对中共的信心一度有所动摇。她当时接受一份报章的访问时说:「当时我正在进行一个很大型的项目(航天事业),但六四发生后,有些人退党,有些人出国,我是否也应该放弃国家呢?但那么多人跟我工作,我是否应该撇下他们不顾呢?六四的真相是什么呢?现在想起,仍觉得这是一个很难作出的决定。」结果她留下来,把航天事业发扬光大。不过,根据了解,她是透过与中国一名空军司令的关系,而取得航天工程合约的,两人关系被揭发之后,曾双双出走葡萄牙暂居。

狄娜著作的《电影-我的荒谬》,即将出版,她在书中讲述豔星需要脱衣演戏的荒谬,书中一段引言是:「荷李活生产了电影里的玩物── sex bomb性感炸弹,香港人将它翻译为极尽揶揄之『肉弹』……多数艳星在青春不再时,又无演技可恃,下场均甚为悲哀,而我正好赶上六十年代那个荒谬的演艺时代。」

现在大家都难以知道除了她的演艺事业之外,她与中国这些年来的交往,是否也属于「我的荒谬」了。

(郑汉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