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州女职员称被老板强奸两年 警方未立案检方介入

p100331111

中新网温州3月31日电 (记者 李飞云 赵晔娇 汪恩民 )来温州打工的吴姓女子,自在网络上爆出被老板“强奸”长达两年,日前到公安报警不予立案,昨天小吴已到温州龙湾检察院,希望检察院能监督公安立案;温州龙湾检察院政治处副主任林一鸣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检察院已接受材料并与警方联系。律师、专家则认为维权要及时。

事件回顾

小吴是安徽人,2007年大学毕业,2008年3月和男朋友一起来温州找工作。不久,就进了浙江天晶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她先是干杂务,后来因为念过大学,还有专业英语八级的证书,就当了秘书。

小吴在网络上发帖称在这家公司工作期的两年内,曾先后近三十次被公司董事长张某“强奸”,对于这些和董事长发生关系的过程,小吴拿出了一些手机拍摄的模糊照片,而有些发生在走廊位置的,公司的监控录像都有记录,而且她还在电脑里记录了每次发生的日期。“2008年至2009年初一共记录了20次,之后还有10来次。”

她在网络上称最后一次,因为QQ视频未关,通过视屏,张某对她的动作被印度朋友看到,在朋友的鼓励下,她决定维权。

3月26日,小吴终于报案,不过经当地警方的调查,最终未能立案。

为何两年之久未报案

对此问题,面对媒体的镜头,小吴给出四点解释:工作不容易,当时怕反抗丢了饭碗;这个公司办公环境好,比较自由;公司同事对自己很照顾;董事长虽然不好,但是总经理对自己期望很高,觉得自己受重视:“我隐忍着,希望哪一天业务成熟了和男朋友一起寻找更好的地方。”

证据不足公安不立案

温州市公安局龙湾区分局于3月29日给出不立案的理由是:

从主观内容上看,证据不支持认定张x华有违背妇女意志的故意。从控告人和被控告人的陈述看,双方连续发生性行为时间跨度长,自发生性行为以来吴xx一直没有报案,也没有对其他人说出被强奸的情况,直到最近被印度朋友拍到亲昵镜头后才报案。另外性行为大都发生在白天,且在工作时间,吴xx具备自救和他救的时空条件,但其没有实施自救和他救行为。在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后,吴xx想到的不是去报案,而是要求张x华给他买避孕药。

从客观行为看, 证据不支持认定张x华通过暴力或威胁手段及其他手段置吴xx于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境地而与其发生性关系。

从控告人与被控告人的陈述看,在这么多次的性行为过程中,没有发生使吴xx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暴力及威胁。同时,也没有证据证明张x华利用职务上的权力在事前、事中或事后对吴xx进行要挟。

律师、专家认为维权要及时

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陈建文律师对此事这样分析道,作为劳动者要维护自己的权利,关键在于第一时间,要勇于站出来,如果对方涉及到威迫等手段,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想社会求援,或报警或向相关部门提出,两年以后,证据模糊对她很不利。“这就很难说清楚,三十多次,到底是自愿还是不自愿,或半推半就,很难界定,对于本案来说,从案发到现在,第一次不排除强奸的嫌疑,但第二次、第三次都还有时间,公安不立案理由比较充分。”

记者采访了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一名教授,他对此这样认为:证据条件很关键,如控诉“强奸”,违背妇女意志的,则还需辅证来证明,如抓痕、暴力、或通过迷药、酒后等等,“如果只是为一个好的工作,则很难说这就构成了强奸。”

金融界博客:救救这被老板长期蹂躏的打工妹

我毕业于2007年,于2008年3月份和男友来到温州。

通过温州都市报我们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太阳能电池企业,听说这是温州第一家,浙江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我们从最基层做起,在车间当普工。

在2008年5月份中旬我被调到办公室,从事文员。

第一份工作,什么都不懂,但我学的很快,很快公司领导都对我很肯定。

其中,有位叫做张某华,是公司的董事长,占有一半股份。

在办公室没人时,他经常会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什么的,俨然一位宅心仁厚的老板。

可是, 2008年8月份的一天下午,同往常一样,他说网络上不去让我去看看,我就毫无戒心地去了。

他开始抚摸我的背部,当时我穿的是黑色吊带裙,外面是小披肩。我还是毫无戒备,仍然把他当成是位慈祥的叔叔,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惧愤交加,当时感觉天崩地裂,但我还是挣扎着跑出去了。当时已到下班时间,我就直接跑向电梯准备回家。在路上,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抖。害怕,愤怒……

当天我就我跟男友说了,他当然很气愤,但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唯一的道路就是辞职。于是第二天我们就来说要辞职,说实在的,办公室大多数同事,领导很不错,加上当时我们还是身无分文,工作又不好找,于是在他们的劝说下,我们就留了下来。

并祈祷着姓张的能罢手。

可事实证明我错了,在开始“一切顺利”的他越来越嚣张。

也许是我太懦弱,不想让别人和男友知道,特别是男友,虽然很普通,但这辈子我还没遇见过性格这么好这么诚实的一个人,真的不想以任何代价失去他。在我畏惧心理的作用下,我什么都没说。于是他的行为越来越猖狂。

于是,在2008年9月份的一天下午将我从办公室拖拉进男厕所,对我进行了直接的性侵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我谁都不能说,不能告诉父母,不能告诉男友,更不能告诉任何同事。我保持沉默,知道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可是,谁知,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涉世未深的我畏惧与羞愧的错误思想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

就这样,每一两个星期都会发生一次性侵犯。有时更频繁,如果一段时间他出差或是家里有什么私事,接下来的一周都会两三次。就这样,我在工作与不停的性侵犯中度日如年。一心只想着挣点钱可以和男友远走高飞,不管做什么,一定要逃离苦海。

还有一件事,我一定也要说明:在2008年年底快放假的时候,也就是2008年最后一次将我连拖带拉进他办公室卧室的那天下午,同往常一样。事后,也许是对我产生了些许怜悯之心,再加上我的工资本来就不高,那时候每月才1500元,他穿好衣裤后,突然拿出了一叠钞票,我虽然没钱,但我明白如果我接受了他的钱,那就证明我认可他的行为,我这我是绝对不愿意的。那天我穿的是件红色的风衣,有口袋,他就硬将钱塞入了我的口袋,我吧钱拿出来塞给他,他不要,我扔在了地上,可是他又拿起来硬是塞进我的口袋,我问“这是什么意思?想以后控制我还是什么?”他说觉对没有这个意思,过年回去给父母买点礼物吧。因为不能在他房间停留太久,我就跑出来了,他这种人完事后也就希望我快点出去免得被人撞见,所以我就跑出去了。对于那些钱,后来我数了是2000元,一共20张100 的,我也怕男友问起没法解释啊,就偷着放进装衣服的旅行箱里藏了起来,心理想着,我会还他的,我为什么要他的钱啊?这是肮脏的钱啊!可是一段时间过去了,我一直在想,这么久以来,我被惨无人道地蹂躏了了这么多次,为什么还傻兮兮地想要还给他呢?于是后来我就跟男友说“这是我的年终奖”,然后就存起来了。男友根本就没怀疑。这是唯一一次他给我钱。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2009年,在2009年有几次下班碰到一起下电梯,没其他人时,他问“要不要拿点钱给你买衣服?”我都坚决地拒绝了。我说我有。此时我在公司的时间已经一年多了,不再像之前那么幼稚懵懂了,不再像以前那么胆小,但毕竟我还在这里工作,而且我的男友也在车间上班。事实证明张某华不但本性未改,反而变本加厉。但由于公司正在步入正轨,一步步壮大,客户也越来越多,经常办公室里都有人,可能机会总是不太好,他能得逞的机会少一些,我说的“得逞”,就是赤裸裸的性侵犯。,对于我近两年来所有的遭遇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一如既往。

另外,在张某华值夜班时,他会在通过车间视频或是亲自去车间观察确认男友在上夜班后,夜里一般是11~12点打我手机,问“我能不能上来啊?隔壁有没有人啊?”,我是不管隔壁有没有人都直接说“有人,不行!”

然后就挂掉电话。如果他是一个人值夜班,他老婆没来,他就打电话问能不能上去,意思是到办公室,但我都挂掉电话,从来没有上去过。

还有,有几次下午他在没人时跑到我办公室问要不要去开个房间,我都是愤怒地一口拒绝。从来没有跟他出去过。

从 2008年至今近30次禽兽不如的性侵犯都发生在办公室范围之内。最多时候是男厕所,其次是他的办公室卧室,还有很少几次甚至是财务资料室(那里有张床供财务几位女士午休的)。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张的老婆,她姓叶,生于1956年,是财务主管,所以张有资料室的钥匙。

从一开始叶就敌视我的到来。

经常无故的让我做分外的工作,我从小就不喜欢数学,她偏让我对账,实在对不上来我求她说能不能让别人做,我实在不行。中午在食堂吃饭,男友见我吃饭吃着吃着就哭了,问明原因后,他利用上晚班前休息的时间来帮我,后来查明原来是少了几张账单,这种情况下如何也对不完整的。幸好后来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将账本收回去了。我也就松了一口气。

最害怕星期天下午,因为我一个月只有2天休息,而男友更是1天都没有,只有白班夜班轮回,所以我就尽量等到他夜班之后的那天一起休息。每个月最多2天,有时候只有1天能碰到一起。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因为还没下班,我还不能走,于是就又回到了办公室。说实话,我就住在场内宿舍,可以随时在寝室待着上网直到下班时间来打卡,同样不会被扣工资,可是,我不想这样,不管别人怎么做,我认为,既然在这上班,就要遵守公司的规章制度。而我的本分却恰恰总是被张利用。不一会儿张又过来了,同样猥琐的动作,我的胸部被他挤得痛着,而这一幕正好被我的QQ好友拍了下来。对方是个印度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对于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一清二楚。在理解我的同时不断地鼓励我支持我:要坚强!不要哭!

对此,我真的很感激。

张某华一走,我就忍不住大哭起来,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啊!为什么要忍受这么多啊!他的良心何在?他自己也有女儿,大我1岁,如果这事发生在他自己女儿身上,他会是怎样的感受啊!

这么多次以来,由于担惊受怕他,因为更怕男友知道,这过去近两年来,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不敢面对现实,不敢告诉任何身边的人,但是,在今年3月21日下午 4点左右他最后一次侵犯后,他的堂弟张某桂回到了办公室,说实在的,张某桂平时为人很直爽,跟张某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于是,我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将网友拍后传给我的照片,以及2010年2月28日他将我擒到他办公室卧室进行性侵犯的照片打开给张某桂看了,他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左右,只是摇头并说 “照片太‘难看’了”,并说自己从来不知道他大哥会做出这样的事。并说自己“会告诉他不能这样做了”,让我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接下来我仍然装着没发生什么似的在上班,可是,日复一日,我越来越难以平静,很明显他们不会做出任何道歉以及其他举动,反而,在第二天,也就是3月22 日,星期一下午4点多,张某华路过去厕所时,说“等会到我办公室来有事情要谈”,我故意没理他。后来他特地跑进我的办公室,脸色很难看,说“你把照片给别人看是什么意思?是威胁我吗?”,我努力保持平静,并说“你有什么好威胁的?”。他站了一会儿,气汹汹地走了,然后我就听见砰的一声,然后是他锁门钥匙的声音。而我直到下班后才离开办公室。

在经历这些之后,我心里想着一定不能就这样一了了之了,我整个人就想突然清醒了许多一样,于是,在3月 25日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看见叔叔刚好QQ在线,我就将以上所写的这些发给他了,他让我等他消息,后来我就回到了宿舍,然后收到了叔叔的信息让我报警。我就在手机上直接拨打了110,之后又有个号码打响了我的手机问我的具体位置,几分钟后我准备好下楼时警车已经在公司门口了。

2010年3月 26号下午5点钟左右,温州市公共安全专家局龙湾分局的“徐兵(音译)”,就是3月25号夜里对我进行第2次笔录的那位侦查大队的警官,打电话将我叫到滨海派出所,他拿出了一纸《不予立案通知书》,说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好像“刑法”后面还有字)第七十六条(还是八十六条?我记不清了)规定,嫌疑人未构成犯罪事实,不予立案。并让我在另一张纸上签收,巨大的委屈,我无语了,我没签,也没拿那份《不予立案通知书》,就走出来了,他们想拦住我,说 “先别走,话还没说完”,但我实在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对龙湾区分局给出的不予立案的决定不服。

现在,我决定到温州市公共安全专家局报案,虽然真的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结果,我只是一个打工妹,没钱没势,在温州这个城市,无亲无靠,听说打官司要很多钱,至少要律师代理费,那我怎么办?没钱是不是就无法打官司?没钱是不是明知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与侵犯却无处伸冤?没钱是不是就没有资格享有法律的公平与正义?但我坚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请社会各界好心人,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