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猫择洞:别了,谷歌雷登

别了,谷歌雷登
(二O一O年一月十八日)
猫择洞

谷歌的声明书,选择在美国决定向台军售、中国发射陆基反导的时候——一月十三日发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是美国和平演变政策失败的象征。谷歌是一个美国本土企业,在中国有相当广泛的社会联系,在中国经营已有十年,在敏感时期也坐过“和谐的监狱”,平素装着爱美国也听中国政府的话,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因此被华盛顿看中做了“文化大使”,成为华盛顿和平演变系统中的风云“人物”之一。在华盛顿体系中,它只有一个缺点,就是在它代表华盛顿系统的政策在中国当“大使”的整个时期,恰恰就是这个政策被中国政府打败的时期,这个跟斗可摔的不小。以保住颜面为目的的声明书,当然应该在谷歌将走未走的时候发表为宜。

华盛顿在背后,谷歌在前,替西方民主“打仗”消灭中国专制,借以变中国为西方民主要攻克的最后堡垒,组成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渗透政策的重大的部分。这个政策的对象有好几个部分。非洲部分。亚洲部分和南美洲部分,这三个是主要的部分。中国是亚洲的中心,是一个具有13亿人口的大国,夺取了中国,整个亚洲都是它的了。西方民主阵线的亚洲战线巩固了,它就可以集中力量向其他洲进攻。苏联东欧早已解体,民主在南美洲的战线,也是比较巩固的。这些都是西方民主渗透的整个如意算盘。

可是,一则中国政府和人民都不要西方民主,二则如委瑞内拉等国人民的觉醒,伊朗等专制国家的兴起,特别是朝鲜这个空前强大的战争威胁耸立在亚洲东方,顽强地抵抗着美日韩的分化政策,使美国的注意力大大地被吸进住了;三则,这是主要的,中国政府的强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经济上和军事上已经空前地强大起来。这样就迫使华盛顿为首的西方集团不能采取对抗地直接地限制中国的政策,而采取了经济文化渗透的政策。美国的企业已经在中国遍地开花。北京、上海和广州,都有美国的总部基地。天津、青岛、南京、厦门、成都、昆明、沈阳都有它们的办事机构。美国的产品遍布全中国,卫星从空中日夜拍摄了全中国战略要地的军用地图。在北京、上海,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人员和国内异议人士都有接触,这是几乎公开的事实。美国和西方的记者,利用奥运会开放媒体的机会,在国内广泛活动,大量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所有这些,都是直接“参战”的行动,虽然规模还不算大,也都在我国安部的监控之下,而以人类普世价值为借口、以经济文化交流企图推翻共产党政权为主要的方式。

美国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是被中国的客观形势所决定的,并不是美国西方的反华派不想直接遏制中国。在中国结束内乱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时候,美国等西方国家看到了希望,幼稚地以为只要中国坚持对外开放,随着经济越来越多地融入以西方为主的世界经济之中,政治体制改革将势在必行,西方就可以不战而控制中国。这一点让他们失望了,挑战开始了。

对于中国怀着幻想的善忘的自由主义者或所谓“民主主义”者们,请你们看清楚中国共产党和政府领导的话: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坚持三个原则(一)坚决不搞三权分立;(二)坚决不搞多党制;(三)坚决不搞军队国家化。枪杆子永远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的根本保障,军队国家化的目的就是最终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我们决不答应。为什么不采取三权分立呢?有关专家说:我相信这一点全中国人民都能认识到,三权分立等于叫我们共产党人放弃为人民服务的责任,把我们的历史责任,把我党“三个代表”的伟大思想,统统放弃。美国等西方国家所谓“三权分立”及立法、司法、行政分立制度,如果在中国实行,那在中国就会出现没有共产党领导的第二、第三方最高权力,就会倒退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中国人民坚决不答应。

为什么中国不搞多党制呢?专家们说:中国实行多党制,从理论上来看,以及回顾世界文明发展过程,虽然都似乎是令人神往,在中国确实完全行不通的。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用枪炮打开中国的大门,把西方文明强加给中国人民,是中国从一个封建国家逐步沦落为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的资产阶级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最后被蒋介石为首的大地主、大资本家篡夺了领导权,是中国内战不断,生灵涂炭。俄国十月个民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不仅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还打倒了国民党反动政府,中国人民从此翻身做了主人。历史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国革命成功的历史经验也因此决定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策…

好办法,美国政府出谋划策,谷歌们冲锋陷阵,摇旗呐喊,“毁灭共产党”,变中国为和美国一样的国家,完成美国的“国际责任”,实现“不战而胜的战略政策”。

共产党也有腐败,甚至很严重,失去了民心,但还是作为中国的执政党,为中国人民服务,这样做“理论上”是不妥当的。单以西方民主选举制度来说,早就下台了。因为如果是真正选举产生,共产党能否执政就不是自己说了算。但是事实上是不行的,中国人民首先要解决的是发展问题,中国人的整体素质还不高,一旦像西方国家那样实行全民选举,国家势必陷入混乱当中。所以,即使我们很想干,只是因为中国的国情和国际的形势(不能让美国独霸世界)不许可,不得以而求其次,坚持采取共产党领导民主协商的制度。

那些认为“普世价值终将胜利”的所谓自由主义这听着,谷歌在给你们教训了。谷歌是不拿薪水上义务课的好教员,它是如此诲人不倦地毫无掩饰地说出了全部的真理。第一是不要把商业活动政治化,到中国来挣钱可以,想干涉内政,我们就不让你在中国生存下去。第二是必须听中国政府的话,让你干啥就干啥,别冒“天朝”之大不韪,对抗的下场就是彻底滚蛋,回你自己的国家搞什么人权民主吧。这第三就是仍然在国内明着暗着反对中国党和政府的团体或个人,如果继续坚持你们所谓的价值观,反对中国政府,你不想走,我们也把你们赶出中国去,谷歌是个好榜样。

那些近视的思想糊涂的自由主义或民主主义的中国人听着,谷歌在给你们上课了,谷歌是你们的好教员。你们所设想的美国的民主斗士,已被谷歌一扫而空。不是吗?除了无奈地撤走,你们能在声明书和相关讲话里找到一丝一毫的民主斗士精神吗?

谷歌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吾朝”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掠夺和捣乱。美国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美国有很多好钱,可惜只愿意送给华尔街贪婪的肥猫。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台湾当局防卫大陆,但是不愿意送给发展核武器的伊朗朝鲜等专制国家,或不听话的委内瑞拉等所谓社会主义者,当然更不愿意送给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送是可以的,要有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跟我走。美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多有地沟油,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我们中国人也算是有骨气的。许多曾经是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主义者的人们,在标榜民主人权的美国及其谷歌等跟班面前站起来了。那个以研究教授法律的法家梁剑兵不仅“自我约束”,还对“反党反政府”的言论拍案而起。李毅先生身处美国,感受深切,对“中国特色”却崇敬有加。45年以前的《新华社》写过《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颂》,颂的是美国“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和“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那是颂错了。我们应该写法家梁剑兵颂,写李毅先生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躐梗”性。多一点困难怕什么。撤走吧,你们都撤走了,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啥都缺,还怕缺你一个吗?老子说过:“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知)者不敢为也”。美国政府及谷歌之流,不但自以为“智(知)者”,而且想让百姓知道真相。在过去的几十年内,用美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炸弹”,对中国狂轰乱炸。现在这种情况已如强弩之末,他们打了败仗了,不是他们得逞而是我们“不高兴”了,他们快要完蛋了。我们多少有一点困难,孤立、失业、灾荒、腐败、污染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30年前已经松了一口气了。那时候那么困难也蒙过来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店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中国制造横扫全球,美国也不得不向中国大量借债。谷歌们却坐不住了,跳将起来,瞪着眼睛骂街,希望在社会责任上捞一把。谷歌看见了什么呢?有人比喻谷歌、新浪、微软、雅虎、百度等几只苍蝇正围在一起吃一堆屎,谷歌突然站起身来,大喊“太臭了,我不想再吃了”。却见新浪、微软、雅虎等低头吃屎依旧,百度则朝谷歌原来的地方挪动了一下,把屎扒拉过去。总之是没有人去理它,使得它“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实在无趣了,只好挟着皮包走路。

中国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其他人等存在糊涂思想,对美国存在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更加实行舆论导向,屏蔽不良信息,使他们站到党和人民方面来,使其不上美国及谷歌的当。但是整个美国式民主理念在中国人民中还很有诱惑,谷歌的声明书,就是一部这种理念的纪录。先进的人们,应当很好地利用声明书对中国人民进行教育工作。

谷歌走了,声明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回味的。

说明:本文完全模仿《别了,司徒雷登》而作,就是字数也几乎一样的——3641对3648(里面有敏感数字不会被删了吧)。文章中有提到的二位先生,如果对你们的思想理解有误,请指正。时间仓促,难免词不达意,请各位高手海涵。

(困而学者/雅典学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