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别了,谷歌雷登

61年前,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夹着皮包离开了,几乎与此同时,美国的白皮书来到了中国。毛泽东主席发表了著名的文章“别了,司徒雷登”,由此,半个多世纪以来,司徒雷登在中国家喻户晓。

“司徒雷登是一个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在中国有相当广泛的社会联系,在中国办过多年的教会学校,抗日时期坐过日本人的监狱。。。”他任美国驻华大使4年,自称“是一个中国人更甚于是一个美国人”。1962年病故,2008年骨灰葬于中国。

白皮书为美国在二战后中国政策的失败进行了辩解,自然被毛主席剥了个一丝不挂,最后,这个事件的结果是“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61年后,2010年3月23日,美国的谷歌也是在华经营了4年后离开了(姑且这么说,因为谷歌搜索只是搬到了香港,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实际上并没有走)。和司徒雷登一样,谷歌在中国也是家喻户晓。据《南方都市报》,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与奥巴马总统的关系一直很密切,施密特负责奥巴马科技顾问理事会的事情,还有一小拨的前谷歌人马也已在奥巴马政府扮演着各种角色,这一点也和司徒雷登惊人的相似。所以,我才叫它“谷歌雷登”。

司徒雷登的离去是因为经营不善,他经营的是美元、机关枪、飞机、大炮和坦克,帮助国民党打共产党,完成美国的“国际责任”,实现“对华友好的传统政策”,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离开自然是唯一的选择。而谷歌雷登呢?有人说也是因为经营不善而离开中国,论据是谷歌搜索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占30%多,而百度占到了60%以上,这显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臆测。因为稍有经营常识的人都知道,30%多的市场份额在当今世界上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了,须知,在“刹车门”前,2009年丰田汽车在北美的市场份额占到17%就已经令美国人非常不爽了!

那么,谷歌雷登离开的原因是什么呢?在其官方博客上发表的“关于谷歌中国的最新声明”中说:“。。。Google及另外二十余家美国公司受到了来自中国的、复杂的网络攻击,通过我们所收集到的证据表明,几十个与中国有关的人权人士的Gmail帐号定期受到第三方的侵入,而这大部分侵入是通过安装在他们电脑上的钓鱼软件或恶意软件进行的。这些攻击以及它们所暴露的网络审查问题,加上去年以来中国进一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已经非常清楚了,谷歌雷登在中国经营的不仅是互联网商业业务,更有“人权”和“言论自由”政治业务!这就与司徒雷登经营的内容就基本一致了。从这个意义上说,谷歌离开的真正原因应当与其“经营”受阻有关。

“不作恶”(don’t be evil) ,潜台词就是行善,是谷歌雷登自己标榜的经营原则,这与美国政府的经营原则有异曲同工之妙。且不说“来自中国的、复杂的网络攻击”就铁定与中国政府有关,也不去讨论善恶的标准问题,虽然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重要问题。对谷歌报有好感的粉丝们注意了,显而易见的是:支持保护“与中国有关的人权人士”和反对中国政府的“言论自由”是谷歌的行善,“不作恶”;而中国政府打击自己的敌对势力、依法控制过滤不利于社会稳定的信息(包括黄色信息)就是反对民主、破坏言论自由——这就是谷歌的行善逻辑!白纸黑字。

还有一个问题,四年前来中国时,它是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政策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作了四年的“恶”,今天以一个“进一步限制”为由便重新拣起自己“不作恶”的原则,“改邪归正”了。竟有这样坚持原则的伟大公司,多么滑稽!难怪,就是这个被谷歌自己奉为生命的原则,在它与苹果公司竞争手机市场时,竟被它的同胞——苹果公司CEO史蒂夫·乔布斯骂作狗屎!(乔布斯:“谷歌的‘不作恶’(don’t be evil)原则就是狗屎(It’s bullshit)。”)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历史绝不是简单的重复。

司徒雷登走了,他直接回华盛顿交差。回国后,司徒雷登便患上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和失语症。而谷歌雷登则非常健康,而且它并没有走远,而是直接去了香港,就像躲进了租界。谷歌雷登还特意给中国对它怀有留恋的粉丝贴出了搬家公告——“访问 Google.cn 的用 户从现在开始将被指向Google.com.hk,在这个域名上,我们将提供未经审查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这些为中国大陆用户设计的服务将通过我们在香港的服务器实现”,更为仗义的是——“所有这些决定都是由美国的管理团队做出和实施的,没有任何一位中国员工能够、或者应该为这些决定负责。”——与经营帮办们无关。有些网友觉得谷歌走得无奈、走得悲壮,我看它是走得从容、走得阴险。确切地说,它并没有走,只是收回了拳头。

司徒雷登走了,美国发了个苍白的白皮书,毛泽东主席发表了著名“别了,司徒雷登”。谷歌雷登搬家香港,美国政府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关心和支持,并且早在将要推出的当初,美国政府的高层就与它进行了充分的沟通,接着而来的将是“汇率操纵国”和更加密集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用《旧金山纪事报》的话说,谷歌的退出将“打青中国的眼眶”!

中国政府对此回应:有关部门负责人曾先后两次与谷歌公司负责人接谈,就其提出的问题作了耐心细致的解释,强调外国公司在中国经营应当遵循中国法律,如谷歌公司愿遵守中国法律,我们依然欢迎谷歌公司在中国经营和发展;如谷歌公司执意将谷歌中国网站的搜索服务撤走,那是谷歌公司自己的事情,但必须按照中国法律和国际惯例,负责任地做好有关善后工作。对于躲在租界里干坏事似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61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精英老爷们早就住进别墅洋房,老百姓也吃饱了肚子,我们却没有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那种自信与洒脱。

令人欣慰的是,绝大多数网友对谷歌雷登的走表现出了可贵的自信与洒脱。是的,达尔文进化论告诉我们,物种的进化要去适应环境,没有听说要环境去适应物种。即便是老虎,也要适应森林,何况纸老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谷歌雷登走了,就由它去吧!它要开始,我们只有奉陪!

谷歌走了,在春暖花开的春天。谷歌英文为google,其发音让我想起,中国有一种非常招人喜欢的小鸟,体形大小和鸽子相仿,上体暗灰色,腹部布满了横斑,叫声特点是四声一度——“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快快割麦!快快割麦!”、“快快播谷!快快播谷!”所以俗称布谷鸟。传说炎帝少女女娃,也就是我们熟知的精卫,飞从发鸠山,化为布谷鸟,是春神句芒的使者。

谷歌走了,布谷就要来了。。。

2010年3月26日

(流星2009/毛泽东旗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