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弱者的生存哲学:下一个未必是我

非洲大草原上的食草动物,都有极为良好的心理素质。它们每天都都在目击同类被捕杀。然而,一阵慌乱的夺路奔逃后,大草原很快就会恢复安祥宁静,食草动物再次安详地吃草。

食草动物面对同类的尸体理会如是想吗——“下一个会不会是我”?

不过我确信,就算它们会这样想,也有一种更强大的乐观意识把这不良念头压了下去。否则食草动物必然没有一刻不处于惊恐万状的地步,早就全体疯狂了。这个乐观想法是什么呢?只能是“下一个未必是我”……

灾难未必落到自己头上,这想法不仅对食草动物的生存可能有极大益处。对人类也有很高价值。普通平民都知道,凡事过于认真就无有宁日了。

这两年安全成了中国各大城市数一数二的问题。这事当然不能不认真对待,政府这个守夜人不但很无能,而且在态度上都是靠不住的。怎么办?从自保的角度出发,只能是家家安装铁门铁窗,其中尤以广州为甚。看过广州的铁笼居,想必对广州人全民自发的自保措施都有深刻的印象。

但深究起来,这铁笼居仍只是假想的安全,聊以自慰罢了。比如曾有新闻报道说,深圳有一家制锁公司曾悬赏设擂:谁能在5分钟内不用钥匙打开他们开发研制的一种“万能防盗锁”,就可获重奖10万元。结果此役先后有2 0 余人跳上擂台,有一人破了一关。虽然没人能在五分钟内彻底打开这把防盗锁。但到现场观战的重庆开锁大王段前超三兄弟说:“五分钟时间太短,再多给点时间肯定没问题”。主办者称,5分钟限制是公安部的“部颁标准”。

这事能往深想吗?“万能防盗锁”的防盗的“部颁标准”不过才5分钟!其他锁还能叫锁吗?如果这世上的贼人都是开锁高手,你还敢离家五分钟吗?哪也别去了,就坐在家中等贼吧。

就算大多数贼人不具备这样的本领,可是另一“部颁标准”又出了问题。记得今年(1998)有报道说,北京某物业管理公司统一给职工更衣柜换锁,但发现大批钥匙可以互开,其中一把更是连破2 6 把锁。根据中国轻工业部的“部颁标准”规定:这种锁只允许千只之内有3-5五把锁的钥匙可以互开,否则就不合格。此前更有报道说,武汉市一百货商场的544把锁,只用其中四把钥匙就全部打开。试问诸位市民还能对家门上的锁抱有信心吗?

困难的是,即使市民对任何锁都不敢抱有信心,也不能总在家中坐以待偷,总得出外刨食吧?

事实上,我们看到的情景是大多数人依然心安理得地外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而强大的信念——“下一个未必是我”!

他们必须这要说服自己。这对处于守势的弱者来说非常重要。

很早就有这样的讽刺:在弱者的哲学中,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免。有时我也曾想,幸好有这样的哲学存在,否则多数人早就全体疯狂了。也就是说,草民必须以模糊的概率鼓励自己活下去的勇气,而不是深想肉食者制订的“安全标准”,更不要说去追究这些标准,否则真的会发疯。

赵牧 写于1998年

(牛博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