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五岳散人:并不需要善待的媒体

大概矿难的新闻已经很难变坏事为动力了,在无可表彰当中,在河南省泌阳县顺达铁矿透水现场,中国国家安监总局一司一处处长刘瑾如说的一句“欢迎社会监督,欢迎媒体监督”以及一句“善待媒体”就成了“亮点”,因而被广泛报道之。

说这件事之前,先说一下这起矿难。出事的是泌阳县顺达矿业有限公司5号、6号、8号矿,主要是发生透水事故,1人成功逃生,11人被困井下。说起来可能有人不知道,中国是矿难最多的、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要说那矿石是血染的风采基本是没错的。

就是这么一个在频发矿难的时空里已经几乎很少人会真的关注之事件,居然还能找出这么个亮点来报道,说起来还真是温暖人心。当然,我不是说公众心硬如铁,而是矿难的纪录总是被刷新,关注是关注不过来了。

但这句“善待媒体”还是多少值得一说的。众所周知,其实媒体在我们社会的角色算是颇为尴尬的那种,不但上面的“婆婆”多,下面的人做惯了土皇帝之后,经常也不把这个所谓的无冕之王放在眼里。比较轰动的事件是当年著名的揭黑记者王克勤被人悬赏百万买他的人头,后来当他再次爆料北京出租汽车黑幕之时,据说他的脑袋已经涨价到了500万元。这次他再次出手揭黑山西问题疫苗,不知道他的脑袋又会升值几许。

在此境况之下有人说要“善待媒体”难道不是好事么?很遗憾,媒体这个行业最不想要的就是善待。我们知道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媒体最重要的职责就是揭示事情的真相,好的真相不用揭示,能干的活儿基本都是揭黑打假、面对种种不可一世的掌握权力者。于此过程当中,媒体人与媒体面对的风险与不友好是由其职业所天然决定的,善待记者倒是会让一个老记者隐隐不安:这里面有事儿?

再说“善待”一词,这里面多少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在其中,至少也是强势对弱势的说法。您听说过善待宠物是吧?但您听说过谁某天在酒桌上面对自己的经理说他要“善待老板”来着?那纯属是不想干了。记者需要掌握权力者善待,就只能证明两点:其一,记者的地位还是弱势群体,需要对其进行关爱与保护,他们才能正常地采访;其二,这说明很多官员还没真正明白什么叫做“社会监督、媒体监督”,虽然他是这么说的。

在很多官员的心目中,媒体的角色虽然在理论上是舆论监督,其背后站着的是社会监督的基本要求,但很多人只是把媒体当做一个工具来使用,在需要媒体出来轻轻批评的时候,这个监督就是成立的,而不需要的时候,“善待”这件事就要看怎么理解了。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人记得当年某县官派人进京抓记者的事件?抓人都抓到中央政法委下属的媒体头上了,不知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还是实在不知道龙王庙的门开在哪里。

说到底,“善待媒体”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而已,这个姿态与自我定位之下,媒体就始终不是真正的媒体。而媒体本身并不需要这样的善待,只要能够真正行使自己监督的权利即可,至于他们所面对的风险,这已经是职业的一部分了,不需要别人操心。只要不出动某些强力部门抓捕或者当场动手、事后无法追究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五岳散人系知名网评人/华商报)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今日灾难明日灾难后天成了灭顶之灾;
    下联:满清腐败民国腐败中共成了最大腐败;
    横批:政亡人息。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