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恒均:民主来了,大家快跑!

f090709101
本文作者杨恒均2009年7月9日在布拉格宾馆。(摄影:黄频/中欧社)

在中国,“民主”之词已经遍地开花,很多时候,大家都被弄糊涂了。可是,我感觉到,眼前一些“民主”的提法恰恰是为了阻止真正的民主到来,是玩一些低级的偷换概念的游戏,或者说是在绑架民主的概念,忽悠广大的民众。这种充斥在各个角落的“民主”最大的作用是让真正的民主不出现在它本应该出现的地方——体制的真正变革与国家政治制度的民主化!

上次到香港,我和朋友聊的话题大多是民主,而从报纸和街头上都看到港人在热烈讨论的议题也是民主。不同的是,我谈的是中国的民主,他们谈的是香港特特别行政区的民主,互不交叉不说,有时让人觉得毫无相干。他们不关心我说的民主,我对他们的民主也提不起兴趣。

这让我想起了一些尘封的思绪。1997年英国撤出香港前,突然想要搞民主改革,结果被中方义正词严地拒绝了。是啊,你英国统治香港一百五十年了,历任港督都是大英帝国派遣过来的,现在要走了,却想到了“民主”?而北京政府反而向港人保证,97后香港的“特首”将是香港当地人,且是选举产生的。

从英国空降一个总督与从港人中“选举”一个特首,哪一个民主“更多一点”好象是一目了然的。可是,就是这个显而易见的现象却挑战了我对“民主”的理解。在我有限的知识中,“民主”并不是以“多少”来计算的,而且,民主虽然和选举不可分割,但它从来都是和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与体制联在一起的。一个国家主权下的某个地区或者城市,甚至联邦制下的某个相对独立的州,有可能脱离“国家”的政治制度而率先实行另外一种政治制度——“民主政治”吗?

也许香港有其特殊的地方?西方政治学理论告诉我们,民主、自由和法治几乎是无法分开的三位一体,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自由”和“法治”即便被某个仁君搞成了,也顶多是昙花一现。可香港的情况却颠覆了这个说法,因为,他们都说香港在1997年之前是没有民主的,却拥有了在世界范围内都值得称道的自由与法治。

这是怎么回事?我是这样认为的,港督虽然是英国人派遣过来的,但除了被英国女王形式上认可外,是由民选的首相挑选和任命的,经议院批准。香港虽然是殖民地,港民也被剥夺了选举的权利,但香港港督听命于民选的国家元首,并受宪法与法律的制约,英国是世界上第二个古老的民主国家。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就是在英国这个民主制度的大框架下形成的,而且形成后的香港自由与法治一直是受到宗主国英国的民主制度的保障的。所以,97年的时候强调香港没有“民主”并不全面,但香港人被剥夺了民主中最重要的选举权,也是事实。

而1997年后的情况却正好相反,作为“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一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按照西方的民主理论——我们这里先把民主当成中性词来讨论,不预设“民主是个好东西”,也不预设“民主是个东西”,我们先把民主当一个“东西”来客观讨论一下——这“一国”肯定不是西方所说的民主国家。可正好是这不民主的“一国”却赋予港人治港,从港人中票选特首等民主权利。

于是,我们得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结论:如果说97前香港的自由与法治是英国民主制度的产物并得到这个民主制度的保障,那么97后,则是北京政府用不民主的方法在“保障”香港的自由与法治,不管你觉得是否滑稽,这也是事实。

为什么说是用“不民主的方法”?大家还记得香港回归后,有一位外国人写了一篇“香港之死”的文章吗?其实,就我自己曾经长期“潜伏”在香港的经验和认识,他说的并没有错,可回归后的香港为什么没有死呢?原因和北京中央政府的政策有关。香港和大陆最大的不同并不在于贫富差距(这个差距一直在缩小),而在于香港拥有世界上都称道的自由与法治。当初那个外国人很清楚香港的“自由与法治”是英国民主制度的产物,也认准了北京的国家制度与“自由”、“法治”有本质上的抵触,所以,他高喊“香港已死”。

不过,他没有想到北京竟然使用前所未有的不民主的方法把香港继续“孤立”和“保护”起来。请问,有哪一个国家会在自己的国土上允许海关、边防存在?97后的中国人到自己领土香港,竟然需要签证;而外国人如英国美国人却像回家般方便进出香港?97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从表面看,都更像一个独立的王国…… 可如果97后,中央政府不这样做的话,那么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将会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香港会立即大陆化。

对于香港人,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始终不是一个问题,甚至没有成为他们的议题。殖民地时期,他们无权选举自己的领导人(市长),却沾了英国民主政治制度的光——算是“被民主”,结果搞出了自由与法治,让一些人惊呼“没有民主也可以拥有法治和自由”新理论的诞生。1997后,这一理论真正在现实中受到检验,当大多数香港人在继续“闷声发大财”的时候,一些港人突然意识到,香港的自由已经不再是完美无缺的,因为最大的自由是政治自由,是争取民主的自由。如果没有民主的保障,“法治和自由”也有可能最终沦为“被自由”与“被法治”。

然而,香港人要争取的民主是特区的民主,是和我理解的国家的政治制度的民主,以及他们1997年之前一直在“被迫”享受的英国民主不同的。

我们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历史上有过某一个非民主的国家里,某个区域或者城市率先实行了民主政治的先例吗?第二个问题则是,在北京很多人看来,1997年后,香港不是比以前更加“民主”了?至少不是可以在小范围内选举自己的人当特首?他们还想要什么样的民主?

第一个问题如果单单从纯理论上,几乎是不可能成立的,而现实中也找不到实例。香港是在一国之下,这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诸如“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等条文照样适用于香港,而《基本法》的最终释法权是在北京而不是香港,仅仅这两条规定,就让香港永远无法实行真正西方意义上的民主,顶多搞出一个范围更广的“选举”而已。

我觉个例子,如果香港放开选举,选出来一个质疑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特首(例如质疑“一党领导的”),那么,会出现什么情况?即便西方的高度自治和联邦,各个自治的州也不能选出否定联邦宪法的州长吧?(否则就是又一场南北战争了)也许有人说,不会的,我们的候选人会自律,或者我们先宣誓效忠北京的宪法,我们接受党的领导,或者,我们不提名有异心的人竞选特首,再或者选出那样的特首后由北京宣布作废,反正不管怎么选,选出的特首一定需要提请中央政府认可才行……

——那么我要质疑你了,如果你说的任何一条在选举中出现,请问,那选举能够算是西方现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那选举和现在所谓小圈子里的“特首选举”难道不是“五十步笑百步”?

其实,这才是最大的挑战!自由和法制可以在小范围内实行,甚至在一个国家内某个地方,或者某个阶层中率先实行,因为从性质上说,自由和法治都可以用“多或少”来衡量,然而,民主呢?你却不能用“多少”来计算,而是用“有或者无”来衡量,在“有无”问题解决后,你才可以说某个“民主”是否完善,是否成熟。

我的这个感觉并不都是“书生意气”,食书不化,如果我们从现实中看的话,也几乎没有出现过民主政治制度在某个非民主国家的某个地方率先出现过的先例。而香港很多朋友正在为此而努力,我当然祝福他们能够率先进入民主(对中国大陆的民主也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可是每当感觉到他们对大陆的民主漠不关心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其实走不多远。因为真正的民主,是离不开国家的政治制度的。

也就是说,香港的民主发展很难脱离中国大陆的民主发展而独善其身,除非香港再一次创造奇迹,而香港人创造奇迹的那一天,其实也将会是大陆奇迹的开始。

创造这个奇迹,首先得我们大陆的领导人在民主的观念上改变一下,至少得承认香港在97后不是得到了“更多的民主”,而是正视什么是民主制度,以及民主是“有无”的问题,而不是多少的问题。

这恰恰是我在国内谈民主时最让我郁闷的地方,很多时候,当我谈民主的时候,大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当我听他们在热火朝天地讨论中国特色的民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例如,中国的村级选举,我们常常加上“民主选举”,而西方人几乎都很少使用“民主” 的前缀,直呼村级(或者草根)选举,因为稍微有点民主理念的人就知道,这种村级选举,根本不能称为“民主”选举。

不错,民主离不开选举,但选举并不一定都是民主,民主制度是有一套完整的民主理念以及完善的制度支撑的,缺一不可。一个村子的这种选举,且不说是在镇、县、市、省和国务院各级党委的领导和监督下进行的,连一个村党委都可以主导选举。实在是和当今与政治体制挂钩的“民主”还有好多个级别的距离。

还有最近常常提起的党内民主,也值得商榷,其实美国也有“党内民主”,但他们绝对不叫民主,而只叫做“党内选举”,因为那和政治制度层面的民主关系不大,只是按照党内利益而做出的选拨而已,常常伴随着权力斗争。这里就不举我们两会的例子了。

如果说上面说的还和“民主”沾一点边的话,那么,更多充斥在中国新闻媒体与宣传中的“民主”,就让人莫名其妙了。例如,有国家领导人到下面亲民和听取一些意见,被欢呼为民主——我的天啊,如果这也是民主,那中国古代微服私访的皇帝不就是世界民主的前辈?

还有,弄一群不经过选举也没有代表性的“代表”到一起,吃香的喝辣的,然后提提意见,发发牢骚,提高提高知名度,结果,全国的媒体报纸就都突出了“民主”两个字。不知道是他们真不明白,还是想用这种方式把真正的民主忽悠过来。如果这种也是民主的话,那世界上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专制存在过,因为即便世界历史上出现的最专制的国家,其统治者也绝对不是一个人在卧室里决定所有政策和决策的,都会有一帮自己的谋士。可这和现在意义上的“民主”到底有多远?

大家不妨对照一下中美两国的报纸电视等媒体,你会发现,“民主”(Democracy)在中国出现的频率已经远远高于美国。我印象中美国如果不出宪政危机的话,大概也就在大选时才会经常听到这个词,你听不到什么领导人的“民主决策”、“民主作风”,“民主生活会”、被挑选的老百姓又玩了一把“民主”之类的,更听不到美国总统在那里号召自己的手下要“民主”一点……

在中国,“民主”之词已经遍地开花,很多时候,大家都被弄糊涂了。当然,不应否认,即便是以“有无”来判定的民主,也一定会从民主思想与民主理念开始,而且,民主制度的演进也有一个过程,可是,我感觉到,眼前一些“民主”的提法恰恰是为了阻止真正的民主到来,是玩一些低级的偷换概念的游戏,或者说是在绑架民主的概念,忽悠广大的民众。(PS:例如温影帝口中的“民主”)这种充斥在各个角落的“民主”最大的作用是让真正的民主不出现在它本应该出现的地方——体制的真正变革与国家政治制度的民主化!

所以,这种“民主”到来的时候,大家得快跑,不光是逃离这种施舍的含情脉脉的“民主”,更主要的是抓紧时间和机遇,向我们的目标——真正的民主快跑……

杨恒均 2010-3-23 北京

(此文为一研讨会上的即兴发言,由清华大学刘同学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