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谷歌创始人布林详谈退出中国始末

p100325103
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在2月份的一个讨论会上。

谷歌公司(Google Inc.)本周戏剧性地宣布关闭其位于中国的搜索引擎,这一举动背后是其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对在华经商必须做的妥协改变了看法,这个国度越来越让他想起自己的出生地苏联。

布林道出谷歌退出中国背后的故事

《华尔街日报》记者杰西卡·维斯舍拉罗(Jessica Vascellaro)就谷歌关闭中国搜索网站的举动采访了谷歌联合创始人赛吉·布林(Sergey Brin)。在以下视频中,布林讲述了谷歌近来做出一系列戏剧性决策的原因。

布林接受采访表示,思想的转变发生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结束后不久。他说,随着奥运会的余热散尽,中国政府开始加大网络审查,并对谷歌业务进行越来越多的干预。他说,中国模糊不清的经商规则在那个时候变得更加模糊。

他说,中国无所不在。我参加的会议中有五分之一包含了一些适用于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成分。

36岁的布林说,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在实施他记忆中苏联实施的镇压行为,也是让他改变主意的原因。布林在6岁时随父母逃离了苏联。他说,对那个年代的记忆──警察登门,父亲遭反犹主义歧视──让他更加认为,抛弃谷歌既定政策的时候到了。

布林说,中国在脱贫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在他们政策的某些方面,特别是关于审查、关于监视异见人士的方面,我看到了极权主义的特征,我个人觉得这相当让人不安。

1月12日,谷歌表示它将停止对其中国搜索引擎的自我审查,原因是遭受了网络攻击,并相信攻击是为了窃取中国维权人士的电子邮件。本周一,谷歌实施了这一政策,将其搜索引擎的大陆用户转到无需审查的香港站点。

布林说,网络攻击是压断骆驼脊背的稻草。知情人士说,随后谷歌公司内部就是否停止审查展开了激烈辩论。了解辩论情况的人士说,首席执行长施密特(Eric Schmidt)等人觉得谷歌应当在中国坚持到底,继续从内部推行它的原则,但布林和其他高管占了上风。

布林说,我们对此确实有过漫长的辩论,几次漫长的辩论。我们听取了所有的论点。当记者问及可否联系施密特和谷歌另一位创始人佩奇(Larry Page)发表评论时,谷歌发言人说布林讲的话代表了整个公司。

谷歌接下来在中国会怎样,目前还不清楚。它的业务已陷入危险境地。包括香港传媒公司TOM集团有限公司(TOM Group Ltd)在内的一些合作伙伴停止了与谷歌之间的搜索协议,理由是它们要遵守中国法律。据招聘人员称,员工在盘算投奔微软(Microsoft Corp.)等竞争对手。

中国政府称谷歌此举是“完全错误的”。互联网专家怀疑,中国是否会让谷歌继续把用户对谷歌中文网站的访问转到香港。尽管谷歌没有审查香港网站,中国例行的互联网过滤工具却在对中国用户屏蔽一些搜索结果。

布林对谷歌早期同意在华审查搜索结果的疑虑可以追溯到他在苏联的童年时代。1979年,他和家人离开苏联,以躲避反犹太主义思潮。当时布林只有六岁,不过他说他记得在父母决定移民海外之后,警察到他家里讯问他的父母,这类记忆让他不时回想起对监视持续不断的恐惧。

布林说,直到今天,他和家人还常常反思移民海外的重要意义。他说,他的父亲曾想成为一名天体物理学家,不过由于种族歧视,最后成了一名数学家。他说,他享受着追逐自己创业梦想的自由。他的父亲成了马里兰大学的一名数学教授。

中国是一项重大考验。谷歌迫切希望参与其中,希望可以增加人们对信息的获取,它感知到新的商业机会。2005年,谷歌在中国设立了研发中心,高管们开始讨论是否应该在中国开设一个搜索引擎──此举可能要求他们事先过滤掉他们觉得中国政府认为反动的内容。

布林、佩奇和施密特一致认为,推出一个搜索引擎──并在网站上声明部分信息被去掉了──能让中国互联网用户知道信息受到了限制。

布林说,2008年底,就在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审查变得更严格了。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有关部门还开始告知谷歌,它需要若干额外的许可证才可以运营业务。

去年,中国政府指责谷歌网站上有太多色情内容,迫使谷歌在一段时间里暂停了部分功能,谷歌进一步受阻。多年来中国时不时屏蔽的谷歌YouTube视频服务在中国无法再访问。

布林说,2009年底谷歌发现自己遭受了一场非常复杂的网络攻击时,谷歌仍在评估各项选择。布林说,在谷歌找到证据证明攻击的目的是为了侵入中国维权人士的电子邮件时,他终于受够了。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布林说,最后我想这就是你承受的底线了。所以,作为一家公司,我们显然超过了这个底线。

至于中国,布林说谷歌正在评估业务,包括仍在中国运营的业务,比如地图和音乐搜索服务。他说,我们步入了一个新的世界,我们会考察所有的服务。

他对更为激进的最终结果仍抱有希望。他说,我当然希望长期解决之道是中国大陆互联网的自由。

(Jessica E. Vascellaro/华尔街日报)

评论

  • 严颖 说:

    理解并支持谷歌撤出中国大陆的行动。祝谷歌一帆风顺,实现自己的崇高目标。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