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和谐社会的一个根本前提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2009 年1月1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亲临德国秘密警察“档案馆”,她强调,秘密警察档案的公开,是增进人的和解,而绝对不是带来更多的误解和仇恨。

用中国当下最时髦的用语来翻译,那就是“和谐社会”。

东德国家安全部Stasi(Staatssicherheit 的缩写)正式名称为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国家安全部),1950年2月8日成立。全称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也有翻译成“史塔西”。成立宗旨是担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政治警察,负责蒐集情报、监听监视、反情报等业务。Wilhelm Zaisser是第一任东德国家安全部部长,很快就被Erich Mielke 取代。1950年至1989年之间,安全部管辖有十七个监狱,约九万一千名正式聘用的探员,十七万五千名位在民主德国国内的正式的通报合作者,即著名的 “IM”,另有两万名“IM”通报合作者位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所以东德国家安全部共拥有二十八万六千名合作探员,情报网非常绵密、而且有效。一旦东德国家安全部确认某某人的政治意见,他们会用低调的压力逼使当事人辞职、逼使学生终止学业。虐待等等酷刑是罕见的,一旦使用,东德国家安全部会迫使当事人转变成安全部的通报合作者。

1991年12月29日,德国通过了“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资料法”(Stasi-Unterlagen-Gesetz , StUG)。德国公开秘密警察档案的第一天,万人涌入档案馆,他要看看“到底谁出卖了我”;她想知道“为什么他把我关进监狱”。出卖人或被出卖的人、迫害者和被迫害者,除了警察、高官、高干外,也有“良心知识分子”,也有平时要好的朋友、熟悉的邻居,甚至家里最亲的人:丈夫、妻子、父亲、子女。

东德国家安全部遗留下3千9百万份秘密警察档案,如果一本一本连接起来,足够180公里长。

由于德国通过了“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资料法”,所以每个人都有权利申请阅读有关自己的档案。至今档案馆已经收到两百八十万份申请。

著名作家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在六十年代初就被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门盯上了,这并不令人感到奇怪。因为他极力支持被前东德驱逐的作家乌韦.约翰逊(Uwe Johnson),并且公开批评修建柏林墙。现在,前东德国安部关于格拉斯的档案被结集出版。凯.吕特尔(Kai Schlüter)《瞄准君特.格拉斯-东德秘密警察(Stasi)档案》(Günter Grass im Visier – Die Stasi-Akte)一书3月19日在莱比锡书展上亮相,格拉斯本人向公众介绍了这本书。

今年82岁的格拉斯,在随后的座谈中,说他当时完全了解自己的危险处境:“我们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找到了乐趣。我们有意激烈地讨论了前东德和联邦共和国之间关于抒情诗在发展上的不同点,之后我们就想象,监听者在试图解密我们的对话时会遇到怎样的困难。当然我们也不只是朗读文章,我们还会喝点红酒。当朗读结束的时,可能还要喝上点来自西部的,或者是东部的杜松子酒。”

尽管如此,这种跨越柏林墙的秘密会面始终受到东德秘密警察的影响,特别是对前东德的参与者来说可能非常的危险。不过,东德国安部对格拉斯却是鞭长莫及。他被认为是危险的挑衅分子,在西部精英人群中有很强的影响力,并且与最高层有着密切的联系。即使是对于那些官方框架下的活动,比如魏玛学院在六十年代举行的两德会谈,或者晚些时候80年代的两德文化协定,格拉斯都忠于自己的立场,毫不留情的批评东德的国家专制。格拉斯说:“我支持(两德)文化协定,但是我反对只在简单的层面上达成一致。也就是说,我们给你们送去合唱团,或者交响乐团。这很简单。但是我也在考虑,让那些持批判态度的人也能与其他国家交流。”

德国前总理科尔由于“政治献金”困扰,他向柏林行政法院提出抗诉,要求封存有关档案。2001年7月4日科尔胜诉,法院判决:档案馆必须重新加密封存有关科尔类人物的绝密档案。

根据该判决,我们可以看出,虽然东德国家安全部档案资料法规定,个人有权使用影响其生活和隐私之国家安全秘密档案,并且基于确保及促进国家安全机构活动之历史政治评价及司法再评价,允许公共和私人机构根据本法使用上述档案资料,但是,该法同样规定,使用个人档案必须无损他人之合法利益。科尔胜诉的原因就在这里,他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的档案,若非经合法程序取得或未经当事人同意,向媒体公布其档案,便侵犯了个人隐私,是违法的。

如何反思东德历史,如何评价它,尤其如何评价东德国家安全部,一直是个争议话题,直到目前,人们还为此争论不休。

人们常常把东德的日常生活描绘成专制制度下的和谐社会,一个由家庭、工作和业余时间构成的和谐社会。目前公布的安全机关的档案文件证明,东德国家安全部触犯人权及相关法律是他们工作的核心,是家常便饭的事。

大多数德国人强调,我们必须不断反省历史,保持警醒,唯有这样才能防止历史被歪曲或被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来使用。

中国何时公开文革档案?何时公开六四(二十年前那场运动的)档案?公开这些秘密档案,才是保证和谐社会的根本前提之一。

写于2010年3月24日

(作者赐稿)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堂堂中华何以和谐?唯有民主;
    下联:茫茫前路何处光明?唯独自由;
    横批:驱逐中共。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