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萧锐:“不礼貌”的记者与山西疫苗案

p100324105
22日的新闻发布会后,记者堵住了主持会议的山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杨波。

山西疫苗案从被爆出至今,热点不断。处在公众持续围观的窘境之下,山西官方一直有些疲于应付、”满头大汗”。3月22日下午举行的新闻招待会,并没有扭转此次疫苗案中的官方形象,短短十分钟的官腔与失言,又一次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破坏山西形象”的究竟是谁?

据报道,在仅仅十分钟的山西疫苗案新闻发布会中,《中国青年报》的记者连提三个问题,却被山西省卫生厅某副厅长责怪”问题太多”。而当记者因为官员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提醒时更是遭遇”请礼貌点”的斥责。(潇湘晨报、青年时报3月23日报道)

礼貌?说实话,在跟进由多家媒体记者联合完成的发布会微博直播时,这个词就让笔者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次正常的媒体提问,与”礼貌”何干?反复推敲把玩才逐渐悟到,原来这其间所折射出的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与价值评判体系。

在官员们眼中,什么才是”礼貌”的提问方式呢?当然是一旦有自己出现的场合,”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均应当恭敬有加、温顺纯良。而这样的表现,除了比自己大哪怕半格的更高级别的官员,其他人(当然包括记者)概莫能外。况且,这样一种对”礼貌”与否的认定标准长期以来就那么理所当然地执行着。君不见发布会现场俨然壁垒分明的省内与省外记者的不同表现吗?按理说,身居事件发生地的媒体从业人员,无论是新闻网点的早期铺设,还是人力投入,都比从天南海北跑到这厢的外地记者要有优势。偏偏愣是放着新闻事件视而不见。这不是职业敏感度的不足,而是对生存环境与官员”礼貌观”的烂熟于心。哪些问题是不能问的,哪些时候是绝对不能给领导添乱的,身处晋地,明白什么是山西的新闻禁地,这也是一种需要长期摸爬滚打才能掌握的”职业素养”。

在某些官员们看来,不仅胆敢提醒自己”跑题了”的记者是”不礼貌”,”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的揭黑记者王克勤潜伏在山西的半年调查更是违反规则的”不礼貌”行为;不仅现在冲着领导拍桌子、把领导围困在发布会现场是”不礼貌”,过去上蹿下跳揭露山西运城”假滴灌”事件的山西记者高勤荣,以及本次疫苗事件的实名举报人陈涛安,还有偷偷把山西疫苗案的线索捅给北京记者的匿名山西记者,他们的作为更是需要给点颜色看看的不懂规矩、已经超越礼貌界限的犯上行为。在这样一套话语体系中,礼貌成为臣服的代名词,成为放弃公民独立思考与基本权利的标志。

山西疫苗案,将被公众持续围观。而第一次见识市场化媒体的”不礼貌”举动的山西官员,除了满头大汗的不知所措之外,还有一种无可名状的诧异与不适应–”怎么可以这样?”呵呵,怎么不能这样?现代民主政治与传媒的良性互动,本来就存在于”这样”的往来中。没有任何办法!需要改变和适应的绝不会是已经开始学会独立思考与调查的传媒与公民,而是在权力至高无上的迷梦中至今无法苏醒、在漠视公民基本人权的迷路上越走越远的那些官员,那些不合时宜的”礼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