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亚伟:中国没有完成崛起 美国没有开始衰落

p100324102

2008年是所谓的“中国模式年”。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包括1月的雪灾、3月的拉萨动乱和后来的奥运火炬传递、5月的抗震、8月的奥运和9月之后中国对世界金融危机的反应和措施,都被国内很多学者用来作为“中国崛起”的证据。2009年建国六十周年,“中国崛起”的合唱更是不绝于耳。到了2010年,“中国崛起”几乎成了铁板钉钉、不容置疑的事: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美国的房市靠中国的富人拯救,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说一不二的日子已经永去不返了,美国政府不能随心所欲砸“中国的饭碗”(《环球时报》时评),要是美国敢为强迫中国升高人民币价值而提高关税,13亿中国人会跟美国“血拼到底”(商务部长陈德铭接受《华盛顿邮报》记者潘文采访),美国的太阳落山了,中国梦将拥抱世界(国防大学刘明福《中国梦》的主题)。

美国真的衰落了吗?尽管有人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来形容美国的衰落是一个漫长和缓慢的过程,尽管美国人自己也说接近百分之十的失业率已经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尽管《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近年来屡屡批评美国的领导人在911之后丧失了治国的远见,被拖入反恐泥潭,尽管奥巴马总统进入白宫后共和党断然采取不予合作的态度使得美国的决策和立法进入民主的“蛮荒”时代,美国依然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还不能望其项背的超级大国。

美国是维护世界稳定和繁荣的大国,它的军力、财力和智力(美国学者大卫·兰普顿描述“中国崛起”的书名)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竞争对手。911之后,为了复仇和捍卫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领土安全,美国领导人贸然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打烂了两个国家却不能恢复那里的秩序和稳定,不仅使自己威信扫地,也让自己的预算飙升,债台高筑。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美国政府对金融管制的放松和华尔街钱商的贪婪催生了空前的次贷危机,导致了美国目前经济增长的困境。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一些美国人担心奥巴马是社会主义的定时炸弹,意在扩大政府权威,压制个人自由,限制资本主义,继承建国初期“茶党”的衣钵,启动了如火如荼的反政府运动。与此同时,为了攫取政治资本和2010年中期选举的优势,共和党迫使奥巴马放弃自己竞选时提出的在治理国家层面引入两党合作的承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周日深夜(2010年3月21日)勉强通过了医改法案。

然而,这一切路障和困难都没有能够改变美国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都不足以侵蚀美国的社会和谐,引发政治动乱,都不能让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形成反美联盟,更不能让美国从此走下坡路,丧失自己超级大国的地位。其实,自奥巴马2009年1月入主白宫之后,除了在中东依然没有建树之外,美国政府已经基本化解了国际社会对它的单边主义外交的厌恶和指责,也基本完成了撤离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安排。美国政府的国内政策貌似混乱和没有效率主要是由两个特定的困难造成:两党治理理念的不同和经济增长的缓慢。前者是美国政治的特色,过去、今天和将来都不会消失。民主的制度和安排会引发许多内耗和浪费,但不会滋生大规模的腐败、无能和专制;后者受困于经济规律本身、美国政府举债过高和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竞争力的提高和全球化的加剧。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经济增长复苏,工薪阶层就业率提高,政府赤字降低,在野党的作梗和反对也会相对削弱。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变化有目共睹,经济发展扶摇直上,生活水平日新月异,个人权益不断得到保障,政治自由日益提高,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然而,中国发展的先天不足(人口的众多、生态环境的恶劣、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给中国的崛起造成的障碍远远大于美国。其次,由于改革和开放,中国又面临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新困难,其中包括贫富不均的加重、腐败的扩散、社会正义的缺失和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政府为“救市”加大投资和放贷引发的后遗症。最后,中国政治制度的设计尚缺乏公民有序和合理参政和议政的渠道和对各级官员的有效和有力的问责,任何在经济层面或社会层面发生的大小问题往往会被高度“上纲上线”,酿成一定程度的不稳定。否则,温家宝总理在人大闭幕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不会说这样“耸人听闻”的话:“如果发生通货膨胀,再加上收入分配不公,以及贪污腐败,足以影响社会的稳定,甚至政权的巩固。”一个还在讨论政权是不是稳定的国家自然不能算是一个已经完成了崛起、并要与美国在方方面面平分秋色的国家。

好在中国政府的决策人从来就不被所谓的“崛起论”一叶障目。他们对世情、国情、和人情有精辟的理解和独到的考量,他们万分清楚中国目前需要的依然是“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而不是躺在大国的席梦思上洋洋自得,忘乎所以。

2005年,中央党校改革开放论坛董事长郑必坚提出,“是经济全球化成全了中国的和平崛起,因此,中国共产党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中国共产党奉行的内政外交的核心理念就是:对外谋求和平,对内谋求和谐,对台海局势谋求和解。”

2008年11月,戴秉国国务委员在华盛顿告诉美国政企精英,“我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没有因为办了奥运会而一步登天,我们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发展道路、真正繁荣富强起来的道路还很漫长,万里长征才走完了几步啊!我们哪有意图和能力去挑战美国?”

2010年3月,温家宝总理告诉中外记者,“实际上现在在舆论上,已经出现了’中国傲慢论’、’中国强硬论’、’中国必胜论’的观点。……我经常劝记者多到中国的农村和中西部地区看看,你到那里看就知道上海和北京的发展不能代表整个中国。我们要实现小康目标还需要做出艰苦的努力;要建成一个中等发达的国家,至少要到本世纪中期;要真正实现现代化,还要上百年的时间以至更长。”

美国貌似混乱和瘫痪,但是美国的强大在于它的基本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的不变和稳定;美国的地位也许相对削弱,但是它的绝对实力依然不可撼动。中国的令人震惊的变化和无可比拟的效率会让人直觉它的崛起势不可挡和空前绝后,但是举国模式往往会带来过高的、甚至无法偿还的代价。中国还没有完成自己的崛起,美国也没有开始衰落。其实,我们更应该关注的不该是美国是不是日薄西山或中国是不是旭日东升,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处理好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一个看似静止的国家会有很多担心和忧虑,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会有很多豪迈和无惧,被这两种心态绑架的政府常常会贸然行事,让误解上升为摩擦,把摩擦变成冲突。

中美之间的和谐和互惠事关两国的繁荣和稳定,事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