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百年一遇大旱 百万人逃亡

p100323103
四川攀枝花仁和区已经持续173天无降雨,金沙江畔的大龙潭乡是此区旱情最为严重的乡镇,这里一些村庄连洗衣、洗碗都成奢侈,有的村民甚至已两个月没有洗澡。87岁的施兰英說:“这是我一天的水。”(图:中新社)

中国西南地区百年一遇的干旱已演变成今年首场大灾难。香港《苹果日报》今日(週一,3月22日)报导,指灾区开始出现逃难潮,而当地有官员不忍见人渴死,主动劝村民外出暂避。

中国搜房网也指出,云南西北灾民以步行或搭长途巴士,向昆明、成都等地逃生者至少有30多万人;加上其他灾区避灾者,估计逃难多达百万人。

当局的统计显示,云南、广西、贵州、四川和重庆五个省区市旱情持续恶化,迄今受旱灾影响民众超过5000万人,其中饮水困难达1371万人。目前灾区已有牲畜渴死,但当局否认有人因缺水死亡。

云南自去年9月滴雨未下

这场旱灾始于去年秋季,重灾区云南自去年9月滴雨未下,预计至5月仍然无雨。

中国有媒体和网民突破禁忌,透露一些异象,包括灾区出现逃难潮,以及灾区有牲畜渴死等。

《广州日报》週日(3月21日)的报导形容灾区“死气一片,河水干枯、田地荒芜、野草枯死、颗粒无收”。

另一段文则称:“桂林、柳州一带前往广州、长沙、衡阳等地暂避者有50多万人。广西北部各地农村,面临绝收,地方治安不靖,连公务人员都不愿意上班,外出躲避;灾民口粮困难,加上地方政府瘫痪,上级发给的救济很难送达。”

官员劝村民外逃打工

“出去吧!在这里等著渴死吗 ”浙江《都市快报》记者近日在云南砚山县阿猛镇水塘村采访时,见到村支书李少中正挨家挨户动员村民外逃打工,或投靠亲戚避灾。

有网民在新浪微博称,云南灾区有牲畜渴死,并质疑是否也有人渴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紧急回帖称:“云南灾区没有渴死一个人。”

除云南外,广西省灾情也不可轻忽,目前大量仰赖雨水补给的各大水库蓄水量严重不足,万亩良田恐面临绝收。

黄果树大瀑布“缩水”

受上游来水减少的影响,号称亚洲第一大瀑布的黄果树大瀑布,现在严重“缩水”,瀑布水流只有平时的四分之一左右,成罕见的小水流,景区唯有晚上蓄水、白天放水。

贵州今年大旱,黄果树瀑布所在的安顺市,辖区内9成河流、水库都已干枯。

重庆旅行社称,报名去游黄果树瀑布的游客,减少了20%左右。

旅行社称,在黄果树景区门口可以看到这样一块牌子,牌子上写到“因本地区干旱特別严重,景区严重缺水,大瀑布等景区水量较小,若给您带来景观方面的不满意,敬请谅解为谢”。

大旱亦令漂流景区枯水。开阳南江大峡谷工作人员称,跟去年同一时候相比,水位下降了,平常4月中旬就要开漂,今年可能要等到4月底甚至更晚,具体情况还要看水量而定。

珠江源头断流植物枯死

另一方面,云南的严重旱灾,导致珠江源头地区出现百年以上不遇的大旱,珠江源头断流,植物被大量枯死。

《广州日报》报导,有“珠江源头第一市”之称的曲靖市,在云南省的旱情中被列入“100年以上不遇”的重灾区。

此报对曲靖北部山区的采访发现,珠江源头已经断流。守著“珠江正源”南盘江的数以百万计的曲靖人民,正陷入水荒。

曲靖市沾益县城北50多千米、海拔2158米处的马雄山东麓,有一个上下两层的出水岩洞,是珠江的源头所在,洞顶有“珠江源”三个朱红大字。

但週间所见,却没有看到流水淙淙的景象,往洞口里望去,水面如镜,几无流动迹象,偶尔几注水滴从洞内无声无息地滴落至洞外的水潭中,泛起几圈微澜。

原本在这里形成的“珠江第一瀑”也已不复存在。“本来源头水量大时,这里有一个宽度30多米、落差近3米的瀑布群。”景区管理处副处长保家琴告诉记者,由于干旱,已很久没有形成瀑布的景观。

据记者观察,此处的河床由于没有瀑布的滋润,几近干涸,杂草多半因缺水而枯竭而死。

泼水节只准“小泼”

此外,受百年大旱影响,4月13至15日的云南泼水节,虽然不会取消,但为节约用水,当局表示今年只能“小泼”,不能像过去般大泼特泼。

德宏州及西双版纳州当局已表明,作为傣族的重要节日和吸引游客的活动,泼水节不会因旱灾取消,但正在研究调整泼水形式。

传美秘密报告曾预言中南部大旱

西南五省区大旱成灾,令不少中国网民忽然记起,多年前京城媒体曾报导,美国军方有一份秘密报告,报告曾预测2010年中国南部地区将发生持续10年的大旱,北方则水患不断。

在2004年7月7日出版的官方《人民日报》科技版上,赫然找到那篇题为“2010年中国气候突变 美秘密报告引关注”的报导。报导称,美国五角大楼一份秘密报告曾预测2020年地球天气,其中提到2010年前后,中国南部地区将发生持续整10年的特大干旱,而北方则水患不断。

对今次西南大旱,中国气象专家称有3大成因,包括青藏高原气候变化、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及北方冷空气南下不畅等。但中国民间质疑,干旱或与印尼金光集团早年在西南地区大规模种植桉树有关,因为桉树会强力吸收地下水。

农地绝收云南灾民缺食物

除了缺乏饮水外,旱区灾民如今还得面对食物短缺的问题。

昆明市晋宁县小湾山村自去年8月起受旱灾威胁,缺水导致农田干涸荒芜,为了活命,居民只得上山摘野菜果腹。何中才一家连日来都靠难以下咽的“饿羊菜”填饱肚子,这是他们赖以维生的最后选择。

“饿羊菜”是一种平时羊群饿急了才肯吃的植物,尽管已经泡水一週,难闻的苦涩味还是难以去除。

“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当地民众生活苦不堪言。饮汤、吃菜、洗澡这些平常不过之事,对他们而言变成遥不可及,甚至已经忘记了上次在什么时间洗澡、忘记青菜的味道,民众饲养的牲口只能喝洗脚水。

逾半年不曾洗澡

大部份居民已超过6个月不曾洗澡。

长期严重旱灾造成当地超过9万3000公顷的农地绝收,佔所有农地的30%,蔬菜价格也因此上涨约40%。

气象预报指出,云南、四川、贵州和广西的灾情将持续至4月。

贵州省政府表示,当地超过300万人正处于饥饿和缺水状态。

截至3月18日,广西的77个城市均受旱灾影响,超过220万灾民及100万头牲畜缺乏饮水。

中国政府迄今已投入3亿7000万人民币(约马币1亿8000万令吉)赈灾。总理温家宝指示各单位提高旱情救灾工作程度,并尽全力协助灾民。

(星洲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