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奥巴马又创造历史 美众议院通过医疗改革议案

p100323102
医改议案通过后,奥巴马和拜登(中)带头鼓掌。

一年多前,奥巴马以非洲裔身份当选美国总统,第一次创造了历史;这次,他又创造了历史。

经过长达11小时的激辩和投票(原先预想是4小时),美国国会众议院于当地时间21日22时45分(北京时间22日10时45分)左右,以微弱多数先后表决通过参议院版本医疗改革议案,以及“预算协调”议案(即众议院在参议院医改法案基础上提出的“补丁”议案)。

这两份议案合二为一,将成为最终版本医改法案。

医改案的通过,意味着总统奥巴马在美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史上留下了重重一笔,这也许将成为他个人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尤其是他在17个月内,做成了多位前总统想做没有做、或做了却没做成的事,“至少从表面上看,他做成了70年来其他总统没能做成的事情”。

3轮投票 回回涉险通过

21日下午,众议院对医改议案展开3轮投票,原定当地时间18时30分表决完毕,不过当天14时正式辩论开始后,“战线”越拉越长。

3轮投票中间的两党辩论环节耗用了大部分时间。众议院两党共435个议员(民主党253人,共和党178人,另有4个席位暂缺)当天以匿名方式,按下电子表决器:

首轮投票表决是否采用“预算协调”这一特殊立法程序来通过医改议案,这是实施后两轮投票的前提,投票结果为224票赞成,206票反对,民主党人首轮投票告捷;

第二轮表决参议院去年12月通过的医改议案,这是医改的核心法案,也是医改立法程序关键一环,以219票赞成、212票反对获得通过,有34个民主党议员“倒戈”;

第三轮表决“预算协调”议案,这份议案包含众议院对参议院议案部分内容的修正条款,即“补丁”议案。“本次投票,220票赞成,211票反对,议案通过。”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面带喜悦,敲下议长棰。在这一轮,有33个民主党议员投了反对票。

总统签字后 即生效成法律

至此,意味着奥巴马推动的医改基本完成立法程序。

众议院当天通过的去年12月参议院版本医改议案,经由奥巴马签字后将成为法律,民主党领袖期待奥巴马最早能在23日签署。

“预算协调”议案需要再回到参议院表决,预计在几日内实行,也有消息说初步定在本月23日。这项议案由众议院民主党人提出,对参议院议案作小部分修改。

分析认为,它不通过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预算协调”立法程序是美国国会调和严重分歧的一种方法;根据这一程序,只需在参议院得到简单多数、即51票支持就能使议案获得通过,避免了共和党方面采用阻碍议事程序阻止议案通过。民主党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掌控59席。

“预算协调”议案在参议院通过后,也经由奥巴马签字后生效,成为法律。

核心法案加“补丁”就构成奥巴马医改案的最终版本。

共和党人3次集体投下反对票

当天的投票遭到共和党议员的强烈抵制,178个共和党人在3轮投票中无一人投赞成票。

同时,为了阻止法案的通过,在席位上属于绝对劣势的共和党方面按程序做出了最后努力,在最后两轮投票间,试图以修正案方式阻止表决“预算协调”议案,但这项动议仅获199张赞成票,232个民主党议员投下反对票,轻松否决。共和党失去阻止医改议案通过的最后机会。

不过,这3次针锋相对的抗击,使奥巴马上任时倡导的“跨党派医改”终成空话。

奥巴马投票期间非常紧张

投票前,白宫气氛有些紧张。

奥巴马、副总统拜登以及大约40个助理当时聚集在白宫椭圆办公室旁的罗斯福会议室,收看电视直播,关注宾夕法尼亚大道另一端、国会大厦最新动向。

一个助理告诉《时代》周刊记者,等待过程中,奥巴马拉上白宫医改办公室主任南希-安·德帕尔,走出会议室活动筋骨,以求片刻放松。

离表决结束还有1分29秒时,赞成票达到医改议案通过所需最低赞成票数216票。罗斯福会议室内发出掌声和欢呼,大家相互拥抱。

奥巴马与白宫办公厅主任拉姆·伊曼纽尔响亮击掌庆祝。

奥巴马:这是一次正确的投票

医改案过关后,美国东部时间21日23时45分(北京时间22日11时45分)左右,奥巴马在拜登陪同下来到白宫东翼,发表全国电视讲话。

出现在电视镜头前,他一脸平静,没有过度流露出喜悦。

奥巴马先对国会议员表示感谢:“我明白,对许多人来说,这不是一次容易的投票,但这是一次正确的投票。”他还感谢所有为推动医改作出贡献的人,包括那些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医改议案的普通人,“因为你们,这一刻才变得可能”。

奥巴马随后介绍医改议案主要内容,强调“这不是一次激进的改革,而是一次重要改革”。

“这项立法不会治愈折磨我国医保体系的所有病痛,但会推动我们朝正确方向果断前进。变革,就该像这样。”

结束7分钟的讲话后,奥巴马没有接受媒体记者提问,转身走向走廊深处。

有人获益 必将有人受损

无医保者将是医改最大受益者。目前,全美约4600万人没有医保,医改将使其中3200万人获保——这相当于加拿大全国人口,从而使医保覆盖率从85%升至95%,距离全民医保只有一步之遥。

有些条款最快从今年开始生效,比如保险公司不得拒绝给有慢性病史的人投保;对老年人而言,需要患者自负的药品将逐渐减少,直到2020年消失。

有些条款将从2014年开始,包括年收入低于2.9万美元以下的四口之家,可以加入政府提供的联邦医疗救助计划;年收入低于8.8万美元的家庭,将得到政府的医保补贴;小企业将得到减税优惠来支付员工保险,如果不按规定给员工投保将被罚款;每个美国公民必须投保,否则将面临每年至少695美元罚款;用人单位也必须为员工投保,否则政府将按每名员工2000美元施以罚款等。

似乎是无休止的“福音”,但美国普通民众支持和反对的人,分别占45%和48%。

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医改只会使那些目前没有医保的人和低收入群体受益,而中产阶级和高收入人群将受到冲击。除不得不缴纳更多税收来为穷人享受医保“埋单”外,他们还担心,大量穷人在获保后涌入医疗服务市场,而医疗资源相对有限,他们曾经享受的VIP式服务将可能不复存在。

可以看作历史性成就 也许是颗自杀炸弹

《纽约时报》分析说,对民主党来说,医改法案可看作历史性成就,也可能成为“自杀炸弹”——或者两者都是。

虽然它将成为奥巴马任期的一个标志,但代价可谓高昂。投票结果以党派为界,泾渭分明,遭到共和党议员全面抵制:一项重要法案在没有获得一张共和党支持票的情况下通过,在美国历史上开创先例。

这将极大地挫伤参众两院间的信任,使得将来的金融、能源、移民、教育等一系列改革立法难以在国会推进,从而加大奥巴马的执政难度。

另外,近期几项民调显示,超过半数美国人不认同“大政府、高赤字”的医改方案,奥巴马的支持率已经跌至50%以下。基层的反奥巴马政府的“茶党”运动呈风起云涌之势,也给民主党的未来带来巨大的政治风险。

还有,随着改革实施,一旦人们发现医疗保险税增加,医疗特惠项目遭到削减等等,奥巴马可能遭遇越来越多的麻烦。

确实,判定医改案成败,可能需要多年时间。

(综合新华社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