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金融时报:话说薄熙来

p100322104

在最近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会议期间,有一个人成为与会精英们的谈论焦点。当他迟到40分钟抵达人民大会堂,出席一次周末召开的会议时,成群的电视记者追在这个颇 为上镜的高个子身后。现场乱成一团,还有人被踩到。通常,只有电影明星才能享受这样的礼遇,而这一次,大出风头的是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过去半年来,薄熙来在重庆发起的一项整治行动,让他的名字屡屡出现在报纸头条,甚至在北京也能感受到这场政治风暴的热度。重庆市政府开展了一项全 面打击有组织犯罪的行动,迄今逮捕了3000多人(当中包括一些高层司法官员),在民间激起了在全国开展类似行动的呼声。此外,薄熙来还掀起了一股对毛泽 东时代的怀旧思潮——很多人觉得,那个时代的官员比较清廉。重庆市的手机用户常常收到传播伟大领袖语录的“红色短信”。

薄熙来的整治行动,向人们揭示出一些中共地方官员与日渐蔓延的黑帮文化之间的关系。但其影响已远远超出了地方范畴。首先,这场行动表明,2012 年中共高层换届之争正在升温(届时可能迎来一段动荡时期,九人常委更换人数可多达七人)。假如美国某个州的州长发起这种吸引眼球的行动,那么可以断定,他 是要竞选某个全国性职位——而这正是薄熙来正在做的事情。

“他正设法为重返北京铺路,”谈到曾担任过商务部长的薄熙来,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黄靖这样说。“这是一场精心谋局的风险博弈,目的是进入‘第五代 ‘ 领导班子。”

薄熙来高调的打黑之举,也可能在中国这个盛行闭门协商和集体决策的政治体系中,带来一种政治行事风格的改变。国家主席胡锦涛代表着一种政治家的风 格:有能力、不苟言笑,善于操控党内官僚机构。而颇具魅力、擅长与媒体打交道的薄熙来通过越过政治精英层吁请民众支持的做法,正在树立一种新的风格——不 妨称之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粹主义”。

“他属于那种更容易接近的、亲民的新型中国政治家。”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在北京表示。

薄熙来在民众中的声望,可能会为下一代中国领导人在海内外的行事风格奠定基调:他们将更为开放,更加灵活,但可能也会更让人难以捉摸,还有人担 心,他们的民族主义倾向会更强。

现年60岁的薄熙来很早以来就是一颗不断上升的政治明星。他是革命家薄一波之子,在北京长大,一直从事党政工作。他成名于上世纪90年代,先后担 任大连市市长和辽宁省省长。2004年他入京出任商务部长,与时任欧盟贸易专员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进行了多轮针锋相对的谈判。薄熙来在东北大力推动城市现代化项目,为此颇受那些赞成经济改革的人士的欢迎,而他的反腐行动则为他赢得 了保守群体的支持。

然而,在2007年的一次党代会上,他目送两个同代人——习近平和李克强——获得晋升,进入中共最高权力机关——中央政治局九人常委会。人们预计 前者将于2012-13年接替胡锦涛,后者将出任总理。当时薄熙来则被任命为发展迅速的直辖市重庆的市委书记。这表面上是升迁,但在有些人看来则是离核心领导层更远了一步。

但薄熙来的打黑行动,让重庆走到了台前。去年夏季,代号 “反黑风暴”的首轮打击抓捕行动展开。有关该市黑帮的种种细节成为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最引人瞩目的行动之一,是抓捕有“重庆黑社会大姐大”之称的谢才 萍。谢才萍开设了多家赌场,其中一家就在当地最高法院对面。

这些抓捕行动很快暴露出有组织犯罪的严重程度。重庆西南大学法律讲师汪力写了一本有关黑帮的书。他表示,黑帮势力真正扩张是在2000年之后,当 时重庆经济开始腾飞。“他们开始涉足合法生意,例如房地产。在土地拍卖会上,他们会威胁其他竞标者不要出价。”

相关审讯也暴露出黑帮与地方政府官员之间的勾结程度。原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文强的落马,更是昭示了这一点。谢才萍正是文强的弟媳。在50多 名落网官员中,文强的级别最高,他被控受贿1600万人民币(合230万美元),以及强奸一名学生。其中部分贿款来自谋求升职的官员。

此次反腐行动的规模大过以往,而且公开进行,新闻专业出身的薄熙来常常在其中扮演啦啦队队长的角色。去年他曾向记者表示:“黑恶势力拿刀砍人,就 像屠户用刀砍杀牲畜。”

此外,与打黑行动同步进行的,是重树毛泽东时代的一些象征性符号。这不仅是大量传播毛主席语录的短信。在面对电视摄像机举行的党内会议上,薄熙来 喜欢带领官员演唱革命歌曲。在重庆新落成的一个大学校园里,一尊20米高的“伟大舵手”雕像耸立在教学楼和宿舍楼的旁边。

薄熙来并非第一个有意树立亲媒体形象的政治家。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中国总理温家宝就利用在电视上露面的机会,指挥救灾工作,与百姓同处时还 会自称“温爷爷”。不过,在中共探索用一种新的意识形态取代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来赢取民众之际,薄熙来比任何人都更加热衷于打亲民牌。

“他证明任何人想要成功,就需要学会如何在媒体上出名——这是获取声名和权力的捷径,”新加坡国立大学学者薄智跃表示。“但在中国的环境下,你必须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在力求实现目标的同时,也要确保不至于疏远了太多在北京的朋友。”

毫无疑问,重庆的反腐行动让某些政治精英感到尴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都曾担任过重庆市委书记,现在他们面临这样的问 题:当时为什么放任有组织犯罪猖獗下去?与薄熙来一样,汪洋也是一颗亲媒体的政治新星,有在2012年争取高层职位的抱负。

重庆反腐行动也给胡锦涛带来了难题。他十分清楚,腐败可能会侵蚀中共的合法性。全国各地的民众已纷纷要求像重庆一样打击官黑勾结现象。重庆之举不 仅让北京的反腐行动显得软弱无力,而且,在文强一案中暴露出的党内卖官鬻爵现象,让民间要求政府采取行动的呼声愈发高涨。文强一案目前尚未宣判。

一位笔名梁京的政治评论员表示:“薄熙来把一场多年来不断加剧的地方治理危机,转变为一场民意和高层政治危机,这对于胡锦涛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薄熙来的整治行动不仅引起了政治精英们的警觉,也令支持政治改革的人士感到担忧,他们认为薄熙来的做法是一种倒退。评论家表示,他发动的“群众运 动”让人回想起文革。他们还指出,这场运动中出现了个人崇拜现象。(最近网上流行着一首有关薄熙来的歌曲,歌词如下:“你的目光像刀剑,闪烁着寒光;对待邪恶绝不手软,刺破了腐败和黑暗。你的名字让贪官闻风丧胆。”)

知名博主连岳表示:“看到重庆这么容易就掀起一场小型文革,对全体中国人来说是一种悲哀。”

为重庆一名黑帮分子担任辩护律师的李庄被捕,更是加剧了这种担忧。在被告人当庭宣称遭到警方拷打后,李庄被指控怂恿他的委托人撒谎。李庄最初认了 罪,随后又翻供。他最终被判处一年半有期徒刑。

尽管李庄在中国法律界是个争议性人物,但他被定罪让许多律师感到害怕。中国最著名的人权律师莫少平表示:“此案对所有律师来说是一个毁灭性打击。 这是政治可能取代法律法规的根本问题。”

一些观察家担心,薄熙来这种亲民举措给未来的领导人描绘了一种出路,一旦经济陷入低迷,他们就可能采取这样的路线。黄靖表示:“以这种方式利用民 愤和民族主义,将具有巨大的诱惑力。一旦发生这种情况,那么不管对中国还是对世界其它地区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

出于上述种种原因,薄熙来的政治命运将备受关注。薄智跃认为,薄熙来如今声望很高,如果下届领导人是由3000名人大代表投票选出,他应该能当上主席。薄智跃表示:“就像2008年突然每个人都在谈论奥巴马一样,中国现在人人都在谈论薄熙来。”虽然此类决定目前仍是由少数人组成的精英集团做出的, 但其他政治分析家认为,薄熙来很有可能进入常委,可能主管国家安全。

不过,薄熙来在政界高层中也树敌不少,他们不喜欢他在媒体上出风头,并指责他傲慢自大。目前距确定新一届领导人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在此期间,竞争 对手可能抖出有关他和家人的不利信息,对他发起攻击。

有迹象表明,薄熙来意识到了其中的危险。从近期报纸报道来看,重庆打黑行动的声势正逐渐减弱。在上周末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当有人问起他的政治抱负时,他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是在这里讨论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随后,《人民日报》网络版的稿件中删掉了这条问题。民粹主义看来在中国尚有其局限。

(杰夫.代尔/金融时报;何黎译/中国选举网)

评论

  • 匿名 说:

    上联:搞政治就象赌搏非输即羸;
    下联:唱红打黑夺了胡温的性命;
    横批:改天换地。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