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山西疫苗事件举报者:卫生部门应该“倒置举证”

陈涛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信息科科长。军人出身,曾当过侦察兵,是全国第一套儿童免疫接种信息管理软件的开发者。

2007年5月份起,他向太原市检察院、省纪委、省检察院等部门实名举报“问题疫苗”,后向社会披露。

他们必须证明,违反规定储存运输的“高温暴露”疫苗,不会对接种者造成不良反应。

必须拿出科学依据的是他们,不是老百姓。

举报者和病患家属收到威胁短信

病患家属呼吁中央彻查“疫苗事件”

山西疫苗事件持续升温,昨日,事件的主要举报者陈涛安在中午时分收到恐吓威胁手机短信。此外,数名已在网络公布联系方式的病患儿童家长,也收到了类似的信息。

陈涛安向本报记者展示了两条恐吓信息,接收时间显示为昨日12时57分的短信原文如下:“不要猜测我是谁,我们老板叫我联系你跟你讲清楚,役(应为“疫”,记者注)苗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如果你不管这事了,我们老板会事后给你五万块感谢费”。

另一条短信,接收时间为13时04分:“如果你执意要管我们老板花钱找人砍你一条腿还是很容易的,不要以为现在是名人就有用,事情一过你还是普通人一个,希望你好好考虑,另外不要试图知道我是谁我也是受人之托"。

据陈涛安及收到相似内容的病患儿童家长的手机显示,发送短信者的手机号码是15156752184。本报记者多次尝试拨打该号,但未能拨通。陈涛安称,暂时不惧怕这样的恐吓,所以当天并未进行报案。

前日,有病患家长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欲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及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但其立案请求被拒。此外,有病患家属到中央某新闻单位门口抗议。有家长称,该单位及下辖网站在未采访当事者的情况下,虚构了相关采访内容。

据了解,目前已有近十位病患家属聚集太原市,他们表示近期将向山西省卫生厅提请公开相关信息。多位家长对本报记者称,他们已不信任山西本省卫生系统及相关专家,希望由中央政府成立权威且中立的调查组彻查此事。而疫苗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卫生部曾表示高度关注,但目前并无更详细的信息。

可能怕被我道破诡计

南都:最近大家都很关注山西“疫苗事件”,作为最初的举报人,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疫苗问题的?

陈涛安:那是在2007年2月份,我休假回到单位(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记者注)以后的事了。当时,领导说我还可以继续放长假,放三到五年都没有问题,工资奖金照发。

南都:放长假工资奖金也照发?

陈涛安:对。我当时申请回单位原岗位工作,但领导不同意。他们还愿意这样放我长假,我开始怀疑最初调动我的用意了。

(旁白:2005年7月,时任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信息管理科科长的陈涛安,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被调到该中心后勤物业管理科工作,他称:“说白了就是专门清扫垃圾。”)

南都:产生怀疑以后,你有什么发现?

陈涛安:调动我主要是跟疫苗有关。当时疾控中心说卫生部派来了个部属企业,接管了全省疫苗的配送。这就很成问题了,按理说这事不应该由卫生部指派啊。为了解情况,我到工商部门调阅了相关资料,发现负责配送疫苗的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卫公司——— 记者注)是个私人公司。他们可能知道我的为人且懂行,怕我道破他们的诡计,所以把我调离岗位吧。

南都:发现这一信息后,你又继续调查?

陈涛安:对。我最先是要搞清楚华卫公司接管配送后资金的流向。最后证实是资金都流入了华卫公司的账户。按理说,疫苗配送的资金应该进入疾控中心成立的配送中心。但华卫公司承包了之后,他们就负责卖疫苗了。

(旁白: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年底,由田建国、黄彦红、于莉共同投资开办,法定代表人为田建国,注册资本50万元。

2005年12月28日,山西省疾控中心向各市疾控中心发出《关于成立生物制品配送中心的通知》,通知提出:配送中心具体工作委托北京华卫公司负责,主要工作是负责全省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所需的疫苗配送及第二类疫苗的供应和管理。配送中心从2006年1月1日起正式运行。)

有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

南都:华卫公司负责疫苗的配送,是“问题疫苗”的诱因?

陈涛安:他们实际上是已经形成了垄断,有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配送中心将疫苗配送资格承包给华卫公司后,更严重的是他们采取了贴标签的方式。没有“山西疾控专用”标签的疫苗,是无法在山西销售的。是这样,原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拿自己的钱去印标签,把标签卖给田建国。有些疫苗生产企业为进入山西市场,还求着田建国给他们的疫苗贴标签呢,田从中可以获得返利10%~20%。省卫生厅曾发行政命令要求各地必须使用配送中心的疫苗,他们就这样形成了一道“官卡”。

最严重的不是这。山西省每年有几百万人需要使用二类疫苗啊。推出了标签制度这道“官卡”后,那么多支疫苗怎么贴标签啊?他们只能违反疫苗配送储存等相关规定,把疫苗放在刚建好还未使用的大楼里边贴标签。这就是我所说的“高温暴露”疫苗。

南都:什么叫“高温暴露”?

陈涛安:这不是一个严格的专业术语。我的解释是,人为制造将疫苗在生产、储存、运输等环节,主观故意把疫苗停放在高温曝光(常温,非冷藏)的条件下。这样做,会导致疫苗“降效”或者“失效”。这样可能已经“降效”或“失效”的疫苗,人接种以后,造成负担是“必然”的,是否产生过敏的“变态反应”,则是“有可能”。

南都:当时,你是怎样进行举报的?

陈涛安:搜集好相关证据,形成了一个闭锁的证据链之后,我2007年5月份向太原市检察院、省纪委、省检察院等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2个月后,相关材料转到省卫生厅,但他们当时不受理。后来,省卫生厅表明疾控中心的配送中心与华卫公司的合作是合法的。我却被迎泽区检察院进行调查,理由是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南都:后来的情况进展如何?

陈涛安:现在他们也在调查我。我到省相关部门继续举报反映,但从检察院得到的回复是省卫生厅是本省最权威的机构,除非卫生部拿出意见来,认为华卫公司的做法违反相关规定,他们才会启动调查。

举报走到头,不得不向社会披露

南都:你当时主要还是举报华卫公司垄断疫苗配送、官商勾结的问题。后来怎么演变成如今的“疫苗事件”了?

陈涛安:我后来向卫生部递送相关材料,还是没有得到回复。我想知道华卫公司是不是部属企业,是谁派它来山西垄断疫苗配送的?但没有回复。

南都: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当时只是试图通过体制内的管道解决问题?但这一渠道最终是堵死了。

陈涛安:对,是走到头了。最后,我不得不向社会披露这个事情。我当时是考虑到这个问题很严重,希望内部解决。

南都:所以,从2007年已经开始出现媒体的相关报道。

陈涛安:山西的媒体,还有网络媒体也报道了。这个问题向社会披露后,省卫生厅纪检组启动了内部调查程序。后来,栗文元这些人都逃跑了。很多人知道我在举报疫苗(配送)的事以后,纷纷给我打电话,我才掌握了那么多接种疫苗后致残致死的案例。这些例子不断向我汇聚,越来越多。

“医疗事故”是铁定的

南都:之前的报道主要涉及疫苗配送是否存在官商勾结,现在转移到疫苗是否有问题了。我也做了相关采访,虽有相关性,但现在没法证实病例与疫苗有必然的因果联系。

陈涛安:这个因果联系不能由我们来证明。这个必须由卫生部门组织专家力量进行“倒置举证”。患者的损伤与疫苗有关系,这个相关性是无法回避的。假设接种疫苗的过敏反应在200万~300万分之一,这是质量合格的疫苗的概率。但经过高温暴露之后,接种者的不良反应概率会增多。

所以,现在问题就来了,因为在华卫公司垄断疫苗配送期间,高温暴露的疫苗在山西省的覆盖率是100%,接种了这些疫苗产生不良反应后,作为接种者家属,都有权利去质疑这疫苗的质量———现在需要权威部门告诉我们:接种了这样的疫苗,会不会导致不良反应?这需要拿出科学的依据。

南都:几天前,山西省卫生系统的相关专家好像得出了一个结论,媒体披露的病患跟疫苗质量没有必然因果联系。

陈涛安:这些专家是政府供养的,是卫生系统的,他们应该避嫌。现在我看卫生部都应该避嫌,除非他们站出来澄清自己与华卫公司的关系。我现在掌握的病例有78例,如果撇开疫苗质量本身,山西省相关卫生行政部门也难脱干系———按照卫生部《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及《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如果接种单位违反疫苗储存运送接种等相关规定,造成接种者产生不良反应的,应当视为“医疗事故”。所以,现在这个事情也是78个医疗事故。

“医疗事故”是铁定的。至于疫苗质量与病患之间的联系,有相关性,是否有必然性,需要卫生部门进行“倒置举证”——— 他们必须证明,违反规定储存运输的“高温暴露”疫苗,不会对接种者造成不良反应;必须拿出科学依据的是他们,不是老百姓。既然老百姓接种了这样的疫苗产生了问题,当然就有权利去质疑。

南都:你的意思还是说,这种因果联系,还需要更权威的科学解释。

陈涛安:这需要权威的科学解释。需要一个中立的专业化的专家小组来“倒置举证”。

南都:现在病患家长,甚至你,都说不太信任卫生系统的人了。但这个问题公众都很关注,你觉得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涛安:(大笑)还能怎么办?我希望卫生行政部门,听党的话,为人民服务!

(上官敫铭/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