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方玄昌:山西疫苗案潜藏危机

p100322103

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以“山西疫苗乱象调查”为题,披露山西省卫生部门在疫苗管理方面的问题,以及由于疫苗管理混乱而导致一些婴幼儿“致死致残”。

文章说,自从2005年年底开始,山西省全省疫苗就被一家名为“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所控制;而这家企业对疫苗没有按照规范操作,将本来应该低温储藏的疫苗暴露于高温环境中。记者在全省范围内调查,获得了近百名患上各类疾病小孩的情况,这些患儿在发病前均接种过疫苗。

如果报道记录一切属实,则山西省整个卫生疾控系统将受到拷问,疫苗问题的直接责任方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应接受调查。

文章被医学专业网站《丁香园》转载之后,医生群体展开了激烈讨论,讨论的核心问题是:这篇报道中所涉及到的患儿,所表现出的病症是否可能由疫苗接种引起,即,“疫苗未低温储藏-接种疫苗-患儿症状”三者之间的相关性是否确实。

依据文章的描述,其中有一部分患儿接种乙脑疫苗之后不久出现了乙脑症状,“这看起来像是因为疫苗灭活、减毒不彻底所导致,”武警总医院病理科主任纪小龙说,“但疫苗灭活不彻底,只与疫苗的制作过程有关,跟储藏、使用阶段无关。”

纪小龙说,疫苗没有按照规定低温储藏的后果是导致蛋白质变性,疫苗将可能因此失效;与此同时,蛋白质变性后将会有更强烈的致敏性。“蛋白质致敏,一般情况下导致的症状是发烧,严重的可能会导致过敏性休克,最严重的将进一步导致死亡。但这些症状都是在疫苗注射后短时间内发作,不太可能拖长到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的。”

报道中重点描述的患儿(王小儿),是在接种疫苗后一个星期出现初始症状、一个多月后病情加重进医院、经过半年多时间的救治之后才死亡的。

另几个患儿,症状表现为癫痫,纪小龙解释说:“癫痫症是大脑中某一点出问题所致;而如果致敏原损害大脑,所造成的破坏一般应该是弥散性的。”也就是说,问题疫苗导致脑萎缩(文章中举出了一例)是可能的,但导致癫痫症则是不太可能的。

《丁香园》网站负责人、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李天天也认同这一点:“癫痫症是大脑某一区域异常放电所致,大脑遭受外伤可能会造成癫痫症,疫苗中的过敏原如果突破血脑屏障,不太可能只在某一点造成损伤。”但他提出另一种可能:或许大脑遭到了弥散性破坏,但表现出类似于癫痫症的症状,这可能会“欺骗”医生。

更多患儿表现出五花八门的症状,其中有一位,症状描述甚至有点类似于遗传疾病“亨廷顿舞蹈症”:“目前咬字不清,动作怪异,手、脚、头部常常不自觉抽动”。

无论如何,将这些患儿的症状简单地与之前接种疫苗相关联,这种做法值得商榷。《中国经济时报》在随后声明中也指出:“本报的报道并未对近百名患儿的

死、伤必定系由疫苗导致作出判断。”

李天天认为,医生要确诊这类患儿的病因其实很难:“一般这些患儿会在接触病因后一段时间才发病,家长往往又会发病一段时间之后才将孩子送往医院,医生接触到患儿之后往往已经是几天之后,要回溯病因必须找到此前保留下来的确切有效证据,这太难了。”但对于这些“癫痫”患者,李天天认为,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检查其大脑损伤是弥散性还是某一点异常,大致可以判断它是否可能因疫苗造成损伤。

有报道指出,山西疫苗“高温暴露”问题此前已经被反映到卫生部,卫生部、国家药监局组织对被指控“高温暴露”的疫苗进行抽检,结果为“全部合格”。这一表述多少令人失望。从逻辑上来说,卫生部要做的事情应该不仅仅是抽检问题疫苗,更应该对当地的疫苗管理是否确实存在问题进行调查。

另一方面,公众真正应该为山西婴幼儿担心的是另一种情况:假如大量疫苗“高温暴露”的情况属实,则那些接种了“高温暴露”后可能失效的疫苗的小儿,将不能获得应有的免疫力,他们可能将暴露于乙肝、乙脑、结核病等目前主要依靠疫苗来预防的疾病之中——而这一点,是不那么容易被记者的调查所证实的。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