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山西数名家长就问题疫苗到法院请求立案被拒

p100321108

p10032105

19日,山西数位家长从吕梁、临汾等多个地方赶到太原,希望能为自己或死或残或病的孩子讨一个说法。他们认为,正是因为注射了问题疫苗,才导致他们的孩子死亡、残疾或引发各种后遗病症。一位家长当天下午还来到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欲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不过他的立案请求被拒。

为了给女儿讨一个说法,家住山西洪洞县的易文龙已经申诉多年。他告诉记者,昨日下午3时来到太原市迎泽区法院希望立案,但工作人员告知领导不在,大约等了50分钟后,法院一位庭长明确告诉他“不立案”。

易文龙介绍说,2006年12月,他的女儿注射了流脑疫苗,不久后出现了思维不清、晕倒等不良反应,后来诊断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并留下了后遗症。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注射了高温疫苗造成的。

事实上,昨天也不是易文龙第一次来到太原迎泽区法院。早在去年1月,易文龙以其女儿的名义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又讯 据记者了解,该疾控中心二类疫苗的经营权“承包费用”为每年380万元。3年来山西省注射该公司疫苗达3000万人次,到底隐藏了多少病例,需要对所有注射疫苗的儿童进行普查。

据悉,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已提前退休并出国旅游,至今尚未回国。

此外,另一位来自山西吕梁的家长王明亮也在去年1月向太原迎泽区法院提交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二被告因其子注射二类变质乙肝疫苗致死的人身损害各项费用共计390285.3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易文龙和王明亮表示,法院至今既不立案,也没有驳回。王明亮还告诉记者,当地很多律师都不愿代理他的诉讼,后来一位在大学教书的律师接了官司。

去年8月,易文龙、王明亮等7位家长还来到法院门前击鼓“要求立案”,但没有任何效果。

王明亮那不到10个月的儿子已经死去一年半之久,“一说起这件事,妻子就哭个不停。”王明亮告诉记者。

在采访中,记者还遇到了来自吕梁交口县的高长宏。他告诉记者,他的大儿子强强在2006年注射了乙脑疫苗后,出现发烧症状,先后在汾阳医院和太原市传染病医院就治,诊断为乙脑。“医院发了几次病危通知书,虽然命最后保住了,但留下了后遗症,智力下降,现在念小学了,但学习跟不上。”高长宏说。

高长宏说,由于强强患病,2007年,他和妻子又生了个小儿子,希望小儿子长大后能够照顾哥哥。“小儿子出生后没想到又成为三鹿奶粉的受害者。”高长宏长叹了一口气,“问题疫苗让我大儿子碰上了,三鹿奶粉又让我小儿子碰上了,我该怎么办?”他喃喃自语。

如今,高长宏的小儿子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头发长不全,容易遗尿,玩的时候就会遗尿”。

高长宏告诉记者,前天,县防疫站站长和当地乡医院的负责人等来到高家了解孩子的情况。

谈及将来的打算,高长宏说,他“要把坑我们的人绳之于法,要求获得赔偿给孩子继续治病”。

来自柳林县的李常勤告诉记者,前天晚上,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一位主任和当地疾控中心、防疫站的负责人把他叫到县城的一个宾馆见面,询问“他的儿子什么时候得病、在哪里住院、住了多久、诊断了什么病以及家庭住址”等情况。“他们并没有表态说我儿子患病是否跟注射了疫苗有关。”李常勤说。

李常勤也曾经找人写了份起诉书到法院,但法院也没有立案。

(曾向荣/大洋网-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