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山西疫苗事件受害者家长要求卫生厅彻查原因

p100321103
家长要求山西省卫生厅彻查疫苗事件原因。(鲁晋供图)

p100321104
一名家长被推倒在地。

山西疫苗事件受害者家长聚集卫生厅门口要求彻查疫苗原因
广州日报记者曾向荣报道

20日下午,来自山西各地的6名受害孩子家长打着“抗议卫生厅疫苗虚假调查”的横幅,来到省会太原山西省卫生厅门前。希望卫生厅能为他们孩子死亡或病残的原因给出解释。不过,在卫生厅会议室等待了一个半小时,相关领导也没有和他们见面。

当天下午,山西省卫生厅门前挤满了围观的群众,来自柳林、交口、高平等地的家长们希望,卫生厅相关领导能和他们见面。他们还希望进入卫生厅大院,但遭到拒绝,有工作人员让他们“走程序”。混乱中,有家长还被工作人员当众推倒在地。

僵持半个多小时后,一名自称山西省卫生厅应急办的工作人员将他们带进办公大楼,在会议室等相关领导。不过,这些家长等了一个半小时,卫生厅相关领导都没有露面。

疑点1:疾控中心为何不避嫌?

据悉,这些家长对卫生厅出具的鉴定意见提出了质疑。来自山西柳林县的家长王明亮认为,山西省内专家应该回避。

2008年8月,到太原、北京多家医院治疗无效后,王明亮的儿子王鹏程在北京夭折。他认为,儿子的死与接种了乙肝疫苗有直接关系,并多次申诉。

2008年11月,山西省卫生厅给王明亮的回函称,王明亮的儿子王鹏程“病亡与接种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温曝光变质乙肝疫苗有关的情况与事实不符,王鹏程接种的乙肝疫苗储存、运输全程冷链运转,不存在‘疫苗高温曝光、变质’的情况,且医院诊断疾病与接种乙肝疫苗无因果关系”。回函还附上了专家讨论意见。

王明亮对这份专家讨论意见的权威性和公正性提出了质疑。“7位签名的专家中,有3位专家就来自山西省疾控中心,另外4位专家也都是山西省内的。排在第一位的专家也是来自山西省疾控中心。”王明亮说。

在这份专家意见上,签名的山西省疾控中心专家有关联欣、翟如方、常少英。记者查询发现,关联欣如今担任山西省疾控中心副主任,翟如方担任山西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科长,常少英担任山西省疾控中心计划免疫科副科长。

家长认为,做鉴定报告时,山西省内的医学专家尤其是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专家应该回避,应该请外地的专家进行鉴定。

疑点2:法院为何不理不问?

王明亮、易文龙、李常勤等人曾向法院递交民事诉讼状,但1年多过去了,法院既没受理,也没驳回。王明亮说,尽管家境窘迫,但他还是花1万元在当地聘请了律师。但一年多过去了,法院至今没有任何书面表态。“我给律师的费用已经付了5000元,另外5000元还没有支付,因为当初和律师约定,立案后再给。”

北京律师李方平告诉记者,法院违反了民事诉讼法,如果裁定不予受理,应该给予书面回复。他介绍,家属可以向上一级法院起诉,也可向人大等机构投诉。

疑点3:调查一天就有科学结论?

19日下午,李方平向山西省卫生厅特快专递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李方平称,在17日“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出街后,山西省卫生厅表示“对有关报道中提到的15名致伤致残儿童,山西省卫生厅已根据线索,紧急安排人员赴基层逐一作调查核实”。李方平申请公开:1.本次调查是否设立了专门的调查组织;2.若有,该组织的人员构成情况即负责人;3.该调查采用的调查方法、调查程序;4.该调查的调查内容。

李方平质疑,只调查了 一天时间,得出的结论是否科学?

疑点4:华卫公司有无疫苗经营资格

在山西“疫苗门”事件,一家名叫“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公司常被提及。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门负责防病信息的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称,2006年1月1日起,华卫公司正式负责全省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所需的疫苗配送及二类疫苗的供应和管理,华卫公司董事长田建国还出任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直到2007年10月15日失踪,这家公司一直经营管理山西全省的疫苗。

事件举报人、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认为,田建国控制的私营股份制企业华卫公司冒充“卫生部企业”,官商合谋垄断了山西省疫苗。据媒体调查,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曾公开声称,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卫生部的大公司”,但事实上,这家公司并无疫苗经营资格。不过,“疫苗门”发展至今,山西省卫生厅还没有就此事公开表态。

为此,李方平律师还向山西省卫生厅申请公开以下信息:1.是否收到关于山西省疾控中心疫苗遭受高温暴露的举报;2.是否就陈涛安的举报进行单独或联合调查;3.是否调查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有无疫苗经营资格;4.如进行调查是否作出书面结论;5.如果确实存在违规行为,是否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李方平提出,规定全省要统一使用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逐级配送的标有“山西CDC专用”字样的疫苗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哪些生产厂家的疫苗获得了标有“山西CDC专用”的资格?

山西疫苗乱象:百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

近日,山西疫苗事件成为舆论焦点,最早报道此事的《中国经济时报》发表声明,就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的指责作出回应,称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正视问题。记者王克勤呼吁中央介入调查,保障数千万儿童的生命健康。

事件进展

3月20日:山西数名受害者家长就问题疫苗到法院请求立案被拒

3月19日:数十家长赴太原讨说法律师向山西卫生厅申请公开信息

3月18日:经济时报发表声明称报道属实山西称10病例与高温疫苗无关

3月17日:卫生部责令山西调查疫苗事件山西称报道不实未发现致残者

3月17日:山西疫苗乱象:百儿童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大量疫苗高温暴露

几个关键点

“高温暴露疫苗”的来龙去脉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高温疫苗的出现,是因为山西省卫生厅发文称,山西境内流通的疫苗要有指定标签,在贴标签的过程中完全是在常温下的(低温无法黏贴),所以产生了这种高温曝光疫苗。

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杰敏:贴这个标签的出发点就是为了保持这个疫苗的安全使用和对使用者负责,就是只要贴了这个标签,这个疫苗出问题就由我来负责任。

抽检结果无法否认高温疫苗

问题疫苗事件举报人陈涛安:首先,山西卫生厅用2008年11月以后抽检疫苗的结果,表明2006年1月1日~2007年10月15日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的高温暴露疫苗是合格产品十分牵强;

其次,田建国在山西垄断制售高温暴露疫苗近两年,其不同批次数十分庞大,只在个别县抽检,违反同一性原则;

最后,同批次经过高温暴露的疫苗,由于各自温度、光照时间不同,已失去同一性,根本不能通过抽检来证明是合格产品,应立即封存销毁。

华卫时代公司无经营疫苗资格

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这家公司是大企业,是非常靠谱的大公司,他经营能让山西人们和山西的儿童受益。

王克勤:首先它并不是所谓的大公司,注册资金只有50万,而且这50万是垫资注册。在整个工商资料里面,我们发现这家经营疫苗的公司,经营范围中竟然没有“疫苗”。

媒体评论

问责归于无力,这在三年前就已发生过。当时揭露山西疫苗利益勾结的报道很快消失不见,代之以所谓辟谣的宣传稿。这一切都让人觉得某种势力可以吞噬任何质疑,哪怕是用生命凝结的追问。这次涌现近百起伤亡案例,可以带来改观吗?至少到目前为止,卫生部门的说辞显示与从前并无二致。

(广州日报 新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