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爱国有三宝 抵制、和谐、温加饱

p100321110

爱国有三宝:抵制、和谐、温加饱。

阿忆:近年来,揭黑记者需要战士一样的勇敢,很容易被抓进看守所或直接暗杀。应该清理一下,有多少揭黑记者,仍在监狱里服刑。

中国移动去年实现净利1152亿元,每天赚3.2亿,每秒3653元。

这是一个很大的悲哀,同样一个现象,所谓体制内的看法和公民社会的看法已经大相径庭,他们已经远离社会。

向47岁的《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致敬!发表王克勤调查山西疫苗腐败的报道,需要何等魄力?敢跟新华社叫板发表严正声明,需要何等勇气?敢在王克勤被逼走兰州、被威胁买人头的情况下,大胆接纳他,需要何等决心?

春观夜樱,夏望繁星,秋赏满月,冬会初雪。

谷歌退出问题其实是自由的普世价值与谎言、下流之间的抗争,当各大网站都刊登五毛的文章,而本民族知识分子沉默,这是一种悲哀。

都说中国正在想办法输出价值观,什么才是大家都愿意接受的价值观呢,想来想去,应该是爱,是尊重每一个生命。总不会有人说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爱吧。其实我想说的是,当问题疫苗吞噬了孩子,政府还死不认错,你这种价值观,会把别人吓死的。

简光洲:山西问题疫苗事件受害者今日下午在山西卫生厅等待了长达两个多小时,仍未等到相关官员接见,最后他们跪在以求。期间卫生厅工作人员为拒绝受害者进入办公楼,把一名受害者推倒在地。

冻北人:山西交口县回龙乡有个家长说:他有两个儿子,老大自从接种了疫苗后得了病毒性脑炎,现在还有各种后遗症;老二吃了三鹿奶粉得了结石。一个小小的家庭,强壮的夫妻两人都是农民,但两个孩子成了这个样子,非常悲惨。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一周舆情综述:猫扑网上议论:“在夹缝求生存的现在,上海出现了蜗居,北京出现了蚁居,深圳不甘寂寞,出现了箱居。”

邓改革,搞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耀邦改革,平反冤假错案,赵改革,价格市场化,党政要分开,江朱改革,是加入WTO,现在搞什么改革了?你告诉我。不会是天天放贷款,国企成地王,大学生争当体制内掏粪工吧。

中国奇迹:足球打黑出了一笑话:一场中超联赛中的一队球员11个,有7人买了自己队输,竟然还没有输成。

深圳坪山区的一姓戴的城管队长说: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所以把小孩送到国外去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从来就没有干过什么好事,担心啊!

2003年的今天(3月20日),27岁的公民孙志刚在广州被打死,原因是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

福建网诬告陷害案,不会那么简单的.我感觉昨天的宣判是突然改变的.按我的分析,不会是为了检察院要提补充侦查而特意地开一次庭.为昨天的庭审,抽调了上百警察,法院是做不到的.只有政法委才能办到。

王克勤:山西问题疫苗的核心涉案人粟文元还在澳洲旅游 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粟文元今年二月我采访时正好出国旅游,今天看到联合早报综合迅称,粟文元人还在澳洲旅游,至今未回。

审判谭作人案用了5分钟,审判严晓玲案用了4分钟,我们非常欣慰地看到,我们司法机关的效率正在飞速提高,下一个案子估计已经根本不用宣判了。

从中国的法律体系里,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授权给政府可以对互联网进行审查的。如果有这方面的部门规章,工信部也好,或者其他的任何部门,甚至国务院,它都没有权利,对公司的资讯审查,对个人的资讯进行审查,对互联网的资讯进行审查,这完全是种违宪违法的行为。”

红歌配黄段子,这不就是国旗的颜色么。

温家宝做工作报告时指出: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就是这个政府在各级机关、单位、学校以至网络到处招募信息员,专门搜集批评意见作为肃整和定罪依据。

有谁知道中国宣传主管部门要求谷歌过滤“胡海峰 纳米比亚”的搜索结果依据的是那一条法律吗?我相信谷歌可以接受法律体系内一个透明的审查机制,但中国不是。谷歌退出,根本就不是遵守不遵守中国法律的问题。

(中欧社摘编自“玩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