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纽约的中国领事馆这些人简直不是人类

p100320124
纽约的中国领事馆。

3月19日,纽约

我把闹钟上到了早晨五点半,结果六点才醒。上午快十一点坐巴士到了纽约,又叫CAB到了领事馆,发现中国领事馆里面人!山!人!海。。。

几百人在排队。只有四个窗口办公。

看得人十分崩溃,难道他们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号码机吗?不知道可以让大家抽号码排队叫号吗?为什么几百人一定要在大厅里面排成蛇形缓缓前移?在美国生活,没遇到这等事,今天这种待遇,居然来自同胞。我站在大厅排了三个小时的队,三个小时啊,累得头晕眼花,饭也没吃,还要忍着前面那位白胖的东北口音男子,白胖的手,对他女友上不了手,下不去手,结果一直上下其手,忍受着他的胖脸在他女友满是青春痘和逗坑的胖脸上亲来亲去,他们就这样逗弄了三个小时,在人挤人满满的签证大厅里。

下午两点,终于排到了。那位办事员女士看了我的材料,白眼球一翻,这个照片不行,要小孩的父亲举着这个同意书照相。我晕,这个同意书是公证过的呀。那位女士说,我们现在不太认美国的公证。我气愤了,什么叫做“不太认”,可你们的网站上没有这么写呀,根本没有写要父亲拿着照相的事。那位傲慢的女士白眼球又一翻,看着我,顿了一下,说,“你来了。。。不就知道了吗?”

WTF,这叫什么回答,我来回路上要十个小时,排队站了三个小时,就为了知道小孩签证要父亲举着同意书照相?那网站上为什么不写明,既然不写你们凭什么这么要求?领事馆的电话号码留的永远是错的,好不容易问到一个号码,还一天只接三个小时的电话,这三个小时中,只有百分之一的时间可以打进去,但是别着急,没有人和你说话,请留言。留言也不要着急,绝对没有人会回复你。

中国领事馆的这些人,简直不是人类,不知道体会人类的辛苦,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回来了。把我给气的呀,又一次心冷了,想着我哥不要那个当外交官的女友还真是有道理。从小到大,我看到的外交人员,无一不是下巴向天空仰望四十五度角,而眼睛又向地面蔑视四十五度角。小的时候,那些孩子家里父母驻外,没有得到父母的温暖,心理变态,等到长大了继承父业做了这一行,又开始以压榨海外公民为职业。或者是终于大学毕业进了外交部被分配驻外,对于在窗口收件心怀不满?否则为什么视同胞为仇敌百般刁难呢?在排队的时候我听后面的人说,签证换护照都是这样,他们要的材料,一定是你没有的,我还以为是个别情况,临到自己才知道,这个刁难真不是传说。

我只是波士顿来的,十个小时路程,那从缅因来的人要怎么办,从Vermont来的人要怎么办?从Florida来的人要怎么办?有大部分人都是要换护照的,如果已经申请到了中国护照,有什么理由一定要让公民跑这么久的路亲自来到领事馆,然后吃那些办事员的一堆白眼?然后又被以各种理由驳回,重新准备过材料再来?太岂有此理了。

是不是又有人要说美国的中国领事馆了?没错,在北京的美国领事馆也要排队,签证官态度也不好。但是别忘了,那是美国人对中国公民。对美国公民自己,领事馆大使馆的门都是自由进出的,受到良好接待的,公民的权益得到充分保障的。美国公民也有自觉的意识,知道有困难可以找使馆,找美国领事馆寻求帮助。而在纽约的中国领事馆,那些办事员恶劣对待的,是自己的同胞。看到他们,我就想起上个世纪的北京售货员,他们应当是为公民服务的,不是公民的爷爷奶奶,不可以以各种理由,刁难中国公民,不可以任何方式,故意给中国公民带来不便。他们没有这个权利。如果是他们的错误,没有以各种可能的方式,通知大家办证件办签证的要求,那他们今天就没有这个权利把人家的申请退回去。他们必须创造条件帮助申请人办成!但我没有办法,只好再跑,在领事馆申诉也没用,但一定要写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领事馆是什么德行的。

再看看管领事馆复印机的老太太。复印25分一张,纸币不找零,那么我只复印了一张,剩下的75分,我说,那就给后面排队的人用吧。可是后面的姐姐复印,老太太又伸手去收她的钱。我说,我的钱不是还够她用吗?你为什么又去收她的钱呢?老太太问我,你真的要给她用吗?我气哼哼地说,“真的,请你给她用。” 这也贪污,我鄙视她。

不过,纽约的天气太好了,二十几度,洒满阳光。从领事馆的大门一出,我的愤怒就不再是泪雨滂沱,也不再是压抑不住的满腔怒火。看到马路对面有一辆公车,时间还早,就追了跳上去。

司机先生也是华裔,看到我就说中文,你好。他问去哪里,我说我要去Canal st.搭车回波士顿,他说那你在六大道下车转M6,不过你可以搭地铁,那样只要三四个站,十分钟。我说啊,天气这么好,我走过去呢?他笑起来,说小姐,四十几个街啊,你要走很远呢。我说好吧,放弃放弃,就开始找钱,三块零钱,2.25的车资正好够。他说,只收coin,不收纸币,我说啊呦,那我没有,一个都没有。他就笑笑,摆摆手,示意我坐下,后来还有人没有钱已经上车的,他也都让坐下了。比起来领事馆里面的冷脸,这位司机先生简直是我们华人里面最亲切的太阳。我说我不是纽约人,不知道怎么坐公车,他又问我是怎么去的领事馆,我说坐CAB,他说哦,那要13块钱吧,我说14,又给了三块钱小费,他说噢你那么有钱,给一块够了,我说,参照餐馆小费,还以为要百分之二十呢。这样聊着就到了六大道,他把车停在站上,指着地铁站说,坐那个METRO,B车和D车,到Grand St下车,还反复说,要买一张single trip的metro card. 我说好,谢谢,再见。真的希望能够再见到他,在M42,戴眼镜,说香港国语的司机先生。

http://nana.blog.paowang.net/2010/03/20/3月19日,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