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在牢房中教训中队长(壹报冯正虎访谈之十九)

壹报:你是如何坐牢的,坐牢中如何保护自己?

冯正虎:在监狱中确要妥协,他们不来找你,你也不要找他们麻烦,因为你毕竟是弱势群体,管不了那多事。有些人的确是犯了罪进来的。我始终做法与其它人不同,为什么警察看到我很尊重。我有一个很严格的区别,如果在警察办公室里面,我和警察地位绝对平等,任何问题我可以跟你争论。犯人从边上走过,很害怕,冯正虎这么厉害。但在外面,我对你警察绝对尊重,警察做执法者代表。例如巡逻时走到我面前,我会站立起来。其它犯人不会的。他们说你为什么,我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做法。我对他的不对之处会严厉对质,公开的场合,我遵守。警察对我很尊重,因为你敢于反映问题,有时也给他们这么大面子。

有一次警察打破了一个平衡。在萨斯期间,年轻的中队长想做改革,每天加班得很晚。正好有个犯人,教育犯人过程中,犯人不服,中队长就打他,警棍敲头,脚踏,还游街。——好,我开始管你了。——我就找到他办公室去了。我说“王中队长,我发现一个问题,根据《监狱法》,犯人的劳动时间是参照《劳动法》,一天八个小时,一个月加班不能超过三十多小时,你现在看看,我们每天晚上劳动到十一点多,星期天都没有休息的。我们这样犯人身体要坏掉的。这是违反《监狱法》的,我只负责提出来,改不改由你。”

他紧紧拿着警棍,想动作。我接着说“我还有个问题,警察动用械具是可以的,法律上有明确的规定,如犯人逃跑,但犯人在受教育的过程中殴打犯人,这种情况是违法的。我提出来,改不改由你。”

他问“你对他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对具体问题,我没有什么意见,你自己和检察院交待去。”

中队长又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我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我只有半个月就要出狱了,但是我只希望有一个好的服刑环境。我们这些人不是天生下来坐牢,是有各种原因的。今天在大墙外的,也不能说他一辈子不坐牢。今天你可能觉得我们要求过高,其实是公平的。”我还说:“你现在没有打我,你打我,绝对不放过你。”他盯着我。

我走出去后,他立即叫两个犯人看住我,其实这两个犯人是被我控制的。在监狱里有二种犯人对我很好的,一班是政府信赖的,一班是最捣蛋的犯人。警察做什么我都知道。

我在狱中任何周记报告都不写。但这回我写了,我在周记中把我说的话写下来送给中队长看一看,把他气得要死。

第二天,教导员来了。“你怎么啦。”

“他对犯人太不尊重,不把犯人当人。我现在教育他,让他知道犯人也不是怎么好欺的。”“要么,他给犯人赔礼道歉,要么我走掉。”

大队长又找我。最后把我调走了。我是犯人头。我换到楼下中队。

我没到时,犯人就很高兴了,把我照顾得最好,我碗都不用洗。我们的牢房三点三平方,三个人住,这是英国人日本人建的。我坐牢睡觉时一直与马桶相吻的,我是重要犯,派犯人看管,一直睡到我走时,是睡在地板上的。我幸运我有睡过老监狱的体会,知道那种味道。最差的东西都尝过了,还怕什么。

我的很多想法是在牢里想好的,走什么路线,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