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没有底线的忍耐是苟且 没有说不的声音就是纵容

p100320120
薛野,贵州西西弗书店董事长,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主任。

“没有底线的忍耐是苟且,没有说不的声音就是纵容”。近日,薛野向中发协会长,中国出版集团前总裁杨牧之发出公开信,痛陈新闻出版体制弊端,信件全文如下:

致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会长杨牧之的公开信

杨牧之会长敬启:

鉴于如下事实已逾越我可接受的底线,更鉴于我们已多次陈情上访未果,我不得不选择以此方式表达个人立场和抗议,并重申我一贯的立场:

一、本届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非工委”),自05年春民主选举产生以来,至09年任期已满,我们数次提请及时换届,以保证行会公信力和代表性,反映产业界新变化和新格局,但遭你数次否决。我们提请非工委先行自下而上换届选举,以有益于行会更新,亦遭你否决。至于中发协延期换届,你对业界更无一个公开合理解释。

民营书业自80年代复苏以来,凭籍草根精神,无政府投入与优惠,开办10万余家网点,增进了产业流通和读者便利,解决了数十万人就业;而数千家民营出版策划公司,由二渠道始,自信自强,创造大陆畅销书十之七八。民营书业上承民国译书事业,下启转型社会出版担当,虽因制度扭曲和先天不足,尚多有瑕疵,但毕竟已初显“繁荣与发展”气象,亦不乏激活国企出版改制之功效。对中国软实力重建和走出去,更是重要的力量和资源。

2009年,官方亦60年来历史性地对民营书业予以认可。相形之下,你主持的中发协屡屡以审核为名,推延办理民营入会申请,诸多优秀民企迄今仍置身门外。

至于你推出的中发协换届方案,竟然没有一家民企代表参加换届工作筹备小组,民企代表的名额远远低于其代表的市场份额,我想请教杨会长,中发协是国企行会还是全产业的行会?公认民企占有竞争市场半壁江山,诸多新兴领域更是民企领先,何以民企代表份额如此不相称?国务院已有文指示行会与行政分离,何以要有这么多官员做代表?一个没有充足代表性,反映产业结构和趋势的行会能够担当整合产业之需,反映民意,推动出版产业发展的功能吗?

我们两次上书建言,指陈方案的不公正、不开放,有歧视民企之嫌。你要么说你无办法,要么勃然变色说我们要求过分。如果你认为我们是“二等国民”,不配享有国民待遇,我拜托你勇敢一点,大声地说出来。

二、今日中国出版界,除少数特权垄断企业,无论公营民营,疾苦深重,举凡盗版猖獗,信用不彰,竞争无序,陋规盛行,制度扭曲,阅读衰微,管制过多,无法可依,劣币驱逐良币……以上种种,除了靠政府追求善治,企业家坚韧不拔以外,行会应是转型市场寻求自治、善治、法治的重要平台和驱动器。在中国特殊的出版体制下,协会更应成为整合体制内外力量的平台。但是杨会长主政下,哪个书业重大公共问题,杨会长出来疾呼过,努力过,争取过?行会如此作为,全国企业交如此多会费做什么用?行会有何公信力可言?

我知道体制内人士碍于潜规则,不敢说,不敢不交钱。可是真实的民意,杨会长能拿几分?杨会长数次会上辩解说自己没办法,没权力,可是杨会长是否忘了,行会的公信力是创造出来的:作为前副署长、中国出版集团前总裁,你有社会资本;作为中发协会长,你有充足的话语权;作为全国书业企业纳税供养的民代,你有职责。转型社会确实样样艰难,但是握有社会公权的人,必须承担责任。不然就是平庸之恶。

杨会长,你任职已过10年,一届无为可解为隐忍,两届无为则为不担当。你去过的列国比我多,你应该知道协会不应是干休所,不应是养老院,不应是传达室,更应不是私人封地。举目当下中国,连中央委员都要差额选举,中小学生当个干部都要竞争。你还要逾越章程,谋求连任,还要玩等额选举!

我不了解也无兴趣于杨会长的私德,我只关心公器与公德,我也不了解杨会长或有的种种困难或策略,我认为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或有同业人士说我太过激,太不了解中国现实,太不宽容。我们都是书业的一员,没有底线的忍耐是苟且,没有说不的声音就是纵容。如果杨会长看了不高兴,欢迎审计非工委,我们账目公开,除秘书处职员,所有主任、常委、委员、研究员,均是义工,不拿一分钱报酬。欢迎检查我们的工作,五年来,非工委撰写了三份产业报告;和出版署、中宣部多次对话产业开放,协助他们做产业调研和公共政策研讨;组织了36 期书业观察论坛;主办了四届全国民营书业评选;两次组团参加法兰克福书展,推介中国民营书业;多起会员维权,参与发起千秋助读行动……我们自问才识不足,遗憾良多,有愧同道。但我们尽了自己最大努力而无愧于心。

自此中国3000年变局,中国出版业应有大使命,做社会的思想库,做立人、新民的大学,做激扬新思维和传播新观念的平台,做历史与生活变迁的守望者。我们所面对的是蔡伦与古伦堡以来,最大的信息传播和出版革命,而中国出版人如同其它领域的人士,已经证明自己具备勤奋坚韧的品质、开放学习的能力、人文担当的精神。不称之事——我们却以如此粗陋的机制和乡愿之人,决定企业、产业和公共生活。情何以堪?心何以平?

我自认人微言轻,所以做如下轻微之举:为抗议杨会长的不作为和换届选举中排斥民营的倾向,我向非工委会员辞去主任一职,我向中发协理事会辞去常务理事一职,我拒绝参加即将召开的中发协换届代表大会。

第二届中发协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 薛野

二〇一〇年三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