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正义网:王克勤回应官方指责 坚称疫苗报道属实

p100320110
资料图片:王克勤。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回应山西省官方指责,坚称山西疫苗问题所涉报道全部属实,愿承担法律责任,同时呼吁中央介入,做出一个权威科学的调查结果,取信于13亿中国人,保障数千万儿童生命安全。

近日,山西疫苗事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最早报道此事的《中国经济时报》3月18日发表声明,就山西省卫生厅“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基本不实”的指责作出回应,称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

承担法律责任,期望有关方面正视问题。

事件发展至此,官方的简单回应已无法平息公众的质疑及对真相的追问。这一事件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利益链,有关方面必须给出更清晰、细致的调查结果。

正义网19日上午对话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

3月19日上午8点,我们在中国经济时报报社见到了王克勤,因为事先沟通过,王克勤已经把他收集到的关于山西疫苗的资料准备好了。

“孩子的生命是最宝贵的”

正义网:王老师,您手上拿的这些疫苗样本是从哪里来的?是疾控中心提供的?还是孩子家长提供的?

王克勤:有几个是家长提供的,大部分是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举报人陈涛安提供的。陈涛安提供了很多人证、搜集了大量物证文件。我等会给你们看看文件。

正义网:那这些孩子的信息是怎样收集到的呢?也是陈涛安提供的是吗?

王克勤:我决定到山西采访的时候掌握的是有限的资料,后来到山西以后发现这些资料不能撑起整篇报道,需要对这个线索进行大面积排查。当时我就和陈涛安一起调查。他是首都医科大毕业的,一直在从事疫情、疫苗以及病情的统计分析,是这方面的专家。陈涛安有一个信息库,他通过这个信息库和各地接种过疫苗以后有反常现象的孩子家长进行联系。陈涛安发出一千多封信,有一部分有回馈,这些家长都认为是疫苗导致了孩子们的病。根据这些来信,我在陈涛安的帮助下到山西各地挨家挨户进行访问,慢慢地把这些东西汇总起来。

正义网:汇总的过程应该非常艰苦吧?

王克勤:比较艰苦。你们看一下我的选题报告,2009年9月1号起草的,提交的日期是9月2号。我大约用了7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

正义网:选题报告一次就过了吗?

王克勤:9月4号通过了。我们报社有一个传统,就是深厚的人文情怀,从总编到编辑部全体成员都关爱生命。关注每一个人的生命权是我们报社的传统。

正义网:当时做这个选题,是因为接到了陈涛安的举报吗?

王克勤:9月1号做的选题,实际上8月份我就接到投诉,这个投诉是陈涛安通过一个山西的媒体朋友跟我接上头的。他先是给我介绍了一些情况,后来发了很多资料,我研究了之后觉得这是重大的选题,我也看了此前有一些媒体的一些报道,山西发现有很多人得了怪病,而且有大量的孩子,这是非常恐怖的。

我觉得这个选题要比经济类的选题重要得多,因为孩子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没有什么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举报直指问题疫苗 华卫公司漏洞百出

正义网:您是在事件最开始就怀疑问题出在疫苗上,还是在调查过程中开始关注疫苗的?

王克勤:一开始陈涛安提供的情况是跟疫苗有关,然后我们就开始求证。这个事情我们做了大量的调查,最后找不到答案。但高平市韦雷生家的孩子这一例是一个例外,经过法院判决,认定韦雷生的孩子死因与疫苗有关。

正义网:具体是疫苗失效还是疫苗变质导致的呢?

王克勤:判决书里没有明确说明。为什么我们要把问题追到下一个环节?因为有很多家长都怀疑这些疫苗有问题,接着我们发现在2006年到2008年这几年里,山西出现了高温暴露疫苗,也可以叫问题疫苗,或者叫质量可疑疫苗,于是我又做了大量的调查,也确实发现疫苗存在一些问题。

高温疫苗出现,是因为山西省卫生厅发文称,山西境内流通的疫苗要有指定标签,这些指定标签是由人工贴上的,在贴标签的过程中完全是在常温下的(低温无法黏贴),所以产生了这种高温曝光疫苗。既然山西官方承认疫苗贴标签,这就意味着承认了高温疫苗。

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多位职工佐证:“成箱的疫苗从冷库搬到还没投入使用的疾控大楼一楼,拆开包装箱,将疫苗堆了一地,堆得像小山一样。许多人在往疫苗盒上贴‘山西疾控专用’的标签。尤其是夏天,大家穿着短裤,他们依然照常天天在闷热的大厅里贴标签。”山西省疾控中心专职司机原江对记者说:“那两年,他们不仅一直在疾控大楼一楼里贴标签,还有一个同样严重的问题,给全省各地运送疫苗的冷藏车制冷机一直坏着,没有维修过。跑地区一趟,尤其是夏天,都变成闷罐车了。”

“高温疫苗”出现之后,我们紧接着发现在这背后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一家来自卫生部的公司——华卫公司出现了。我把这家公司所有的资料全部调出来认真研究,发现这个公司在山西控制了疫苗的管理、配送及经营达一年零九个月,到2007年10月15日突然消失。

我对这个公司的资料进行了排查。山西省卫生厅的副厅长李书凯在接受某家媒体访问的时候曾说:“这家公司是大企业,是非常靠谱的大公司,他经营能让山西人们和山西的儿童受益。因此我们做出选择,把山西的疫苗都托管给他。” 这个是有李书凯的原话录音资料的,我听了录音资料。

接着我查出这个公司的资料。在工商局注册资料上可以看到,这个所谓卫生部属企业叫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有很多问题。

首先它并不是所谓的大公司,注册资金只有50万,而且这50万还是垫资注册的。我们查到了朝阳区工商局对这个公司抽走所有注册资金而做出的处罚决定书,罚金是5万元。你看文件上这样写的:“当事人在开业登记时,委托代办公司采取垫资方式代理了公司登记,领取执照后,代办公司将垫资款50万资金全部提走,当事人应按规定补足注资。当事人的上述行为属于虚报注册资本行为,因此进行处罚。”根据工商局的处罚决定,我们认为它是一家皮包公司。

这个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支持、技术服务、技术培训、销售生物制品、仪器仪表 、咨询、投资咨询、会议服务、企业形象策划,营销策划、承办展览展示活动,组织文化交流活动等”,这令人可笑,但重要的是在整个工商资料里面,我们发现这家经营疫苗达一年九个月的公司,经营范围中竟然没有“疫苗”。

2007年9月6日华卫公司召开了该公司第一届第一次股东会议(有会议文件),会议的主体内容是增加经营范围,变更股东,增加经营范围“疫苗”,这是工商局的资料。

记者王克勤探寻新闻真相 160人因其揭发入狱

在中国新闻事业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不断涌现出一批批素质高视野开阔的记者,甘肃籍记者王克勤,就是其中的一位。在王克勤的采访经历中,他的一系列调查性、揭露性报道格外引人注目,采访历程也格外辛酸艰难。他独特的新闻价值观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努力,使其成为国内调查记者中的“另类”。

血气方刚的西北汉子

第一次见到王克勤,是在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举办的学术论坛上。王克勤那时刚从采访现场归来,带着一身的仆仆风尘,嗓音疲惫中略有一丝沙哑。这就是王克勤?我不禁在追问。眼前的王克勤嘴角不时泛着宽厚的笑意,额头光亮,眼睛炯炯有神,穿着非常朴素,一点没有名记者的架子。这个西北汉子说话语调抑扬顿挫,极有感染力。给我们讲得最多的,当然是他用生命、心血所写出的那些新闻。

今年43岁的王克勤其记者生涯并不太长,总共也就是18年。然而十几年来,王克勤牢记一名记者所应具备的职业操守,对一些发生在社会转型时期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深入采访,先后推出震惊海内外的一系列鞭挞丑恶、关怀民生的揭黑性深度调查。仅2001年,在他的笔下被送进监狱的就达一百六十多人,警方曾派4名刑警荷枪实弹进驻他家保卫他的安全。

他采写的《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揭开了兰州证券黑市的盖子。据有关媒体报道,此文的发表,不仅挽回了兰州近万名受害“股民”的数亿元损失,更重要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铲除证券黑市的运动;《公选“劣迹人”引曝黑幕》发表后,甘肃省专门调集6个部门,组成近五十人的专案调查组进驻堡子乡调查,近十名为恶乡里的乡村干部受到了法律制裁;他采写的《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推动出租车行业的管理体制进行全面改革;《河北定州血案调查》在《中国经济时报》刊出后,使定州市因圈地矛盾造成6名农民被黑社会打死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原定州市委书记和风被押上审判台。而他冒着风险,怀着人道主义情怀采写的《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让世人知道了河南上蔡以外另一个被忽视的艾滋病重灾区,展现了众多村民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凄惨遭遇。

他一次又一次的“调查性采访”,也成就了他的“调查记者”的业绩和美名。有人因此称他是中国的林肯•斯蒂芬斯(美国著名的揭黑记者)。最惊心动魄的是,曾有黑社会组织悬赏500万元要他的人头,因此他又被传媒界誉为当代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王克勤为新闻事业所付出的努力,在追求真相的道路上,每一个微小前行的过程都可能要付出身家性命的代价。然而,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优秀的新闻人总是知难而上,有所不避。

关注社会底层的生存状态

王克勤的代表作品中,大多是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注。如《被砸断了腿的民工周海》,报道甘肃省积石山县小关乡大茨滩村一社的村民,外出打工在施工过程中摔断了腿后的遭遇,揭露一些包工头侵犯民工权利的非法行径。善良而诉苦无门的老百姓最令他牵挂,他认为自己就出身于底层,至今仍是在底层生活的人。为了解社会底层大众是怎么过日子的,王克勤扎扎实实深入群众,向广大读者揭开了社会底层的另一角,如《农民“猴子”和他的年》、《农民工老王的中秋节》、《谢国民夫妇与他们的菜摊》等文章,真切反映了许多人也许永远不可能了解的另一类人的生存状况。

每一次采访,王克勤都坚持深入调查、小心求证,从各方搜集材料,力求最大限度接近事实真相,这也要求付出格外多的努力。采写发表《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一文,被王克勤称为记者生涯中最痛苦的采访。他说:我调查的时候,有人说我这个人有病,在找死人。很多人面对采访不说话。我跑过很多村庄,到处碰壁。很多女性的姓名是问不出来的,因为农村一般而言是个男权社会,妇女的姓名在村民中所能知道的非常少,所以采访非常艰难……提起王克勤此次在邢台的采访,配合其采访、如今在邢台血站行风办公室工作的李黔冀介绍说,王克勤在邢台做调查的时候,挨家挨户到艾滋感染者的家里去调查,与每个当事人见面。虽然王克勤自己工资也不高,但每到一家都是自己花钱给受害者买点东西。那个时候,受害者没有人帮助,几乎是心灵接近于死亡,王克勤的举动无疑给了他们莫大的安慰。此外,王克勤还去看死去人的坟墓,每天往返几百公里走访。“晚上回来后,又把我叫到他住的地方,对每个专业的细节都问得特别仔细,而且做了大量的笔记,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我是非常能熬夜的,遇到王克勤就不敢再说自己能熬夜了,常常在王克勤的询问中我睡着了,有的时候半夜醒来,他还在那里往电脑里输入”,李黔冀说。

常常都是工作到凌晨三点多钟,天刚亮,王克勤又踏上了调查的路程。就这样,为了曝光邢台艾滋病疫情,王克勤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以致《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包月阳情不自禁在王克勤的稿件上写下了这些话:“昨夜,我含泪签发《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这篇四万多字的泣血之作,是首席记者王克勤所写,为此他历时数月、三赴河北邢台下辖的八县二区一市及邯郸下辖的武安市。其间,采访了34位艾滋病患者、感染者及多个艾滋病家庭,见到了8名艾滋病儿童,还接触了机关、学校、商场等许多的邢台人。搜集了大量一手资料。”文章一经发表,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目前,王克勤仍牵挂着邢台艾滋病疫情。2006年新年时,王克勤特地去看望了艾滋病儿童楠楠,并带去了读者赠送的童车。看到她爱不释手的样子,王克勤说:“希望这能给楠楠不幸的童年做出一些补偿。”王克勤不但传播真相,而且尽全力去表达爱心帮助他们。他说,每当看到底层老百姓孤单无助的神态,这种责任感就越浓烈。

履险蹈危以求真相

王克勤认为,记者要不断跑腿,深入现场,才会拿到真正有用的料。记者的工作状态就是:“我来了!我看见!我说出!”

2005年6月13日,为探明造成村民6死几十人伤的河北定州血案的前因后果,王克勤与同事乔国栋奔赴事发现场绳油村进行实地采访。这个血案发生在2005年端午节(6月11日),最早报道的是新京报记者,但是随后闻风而至的其他媒体记者未能突破当地政府组织的封锁线,即使赶到现场也无法报道出来———他们几乎都接到通知,说不能报道。

算起来,王克勤是第二个到现场的记者,作为有幸进入发生惨案现场开展调查报道的记者,其采访是艰难的,他必须躲避当地有关部门的围追堵截。首先进村就是一个考验,他马不停蹄于14日凌晨3点赶到了绳油村外。但“14日凌晨,绳油村外,路皆封死,望村而叹”(乔国栋语)。

即便如此,敬业的王克勤并未退缩,他找人终于联系到村民带他进村。在沿着羊肠小路赶往绳油村中,因道路崎岖,几次差点被甩下来。历尽艰难进入村后,王克勤迅速取得了村民的信任,在绳油村呆了5天5夜,不断穿梭往返各个受害者家庭,采访了大量村民,掌握了第一手材料。其间,同事乔国栋则赶往定州,采访当地政府。

6月18日,王克勤从绳油村“逃”出来。最后一天留在村里的记者撤离时,整个村子已经全部被当地政府调派的人包围了,当时已有个别记者被当地有关部门扣押滞留。事后,王克勤讲述了当时逃离村庄的“紧张气氛”———临行前王克勤换上农民的衣服,再把头发搞乱,把笔记本电脑和相机藏到一个装满麸皮的麻袋里,然后和另外一个农民开着一辆手扶拖拉机扮成去邻县卖麸皮的农民。沿路一共经过了三个关卡,都是警车四处巡查拦截,王克勤靠着抽烟遮挡,最后终于成功地“逃”到了邻县。

到了邻县之后,他们到一家复印店准备复印一份仅存的材料。店主看了材料后说,接到通知,类似材料不能复印,还顺手拿起电话拨号。王克勤猛吼一声:放下电话,你要干吗!那店主当时还愣了,说要打电话给他老婆。还好,正说着话,他老婆进来了,原来他老婆才是真正老板。这位“老婆老板”还是不能同意复印,于是两个人立即出店分手,一个往村子奔,一个往北京赶。临走时,真农民对着假农民热泪横流,嘱咐一定要把征地血案的真实情况揭露出来。

事隔一年多回忆起来,王克勤的声音仍有些哽咽:“无法想象,我们在绳油村的那几天每天都是在哀乐中醒来,当我试图摆脱种种耳目,详细询问当事人姓名、事件发生经过时,有同事对我说:‘老王,那么认真做什么?不就是一篇报道吗?’我对他讲,何止是一篇报道,我们干的可是良心活儿啊!”

令人欣慰的是,2005年6月21日,王克勤和乔国栋采写的题为《河北“定州村民被袭事件”调查》终于在《中国经济时报》头版刊发了,这是当时对此案最为详尽的报道。现在,定州绳油村血案审理已落下帷幕,包括市委书记和风在内的27名被告被判死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王克勤获得了许多荣誉:2004年中国十佳曝光勇士,2003年度中国记者八大风云人物,2003年度《南风窗》“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2003年中国十大维权人物,2002年度中国传媒杰出人物等等。很多新闻学子,很多有志于成为记者的青年不停地追问他:怎样成为一位名记者?或者说一位名记者该具备怎样的素质?王克勤并没有作太多的回答。也许,太多的答案就在他走过的新闻采访历程中。我们今天大概都会称赞王克勤的业绩和美名,可是真正称羡的该是他将全副心血和整个生命奉献给新闻事业的思想境界和行动。

《中国青年报》曾发表题为《总有种力量让我们泪流》的评论,评论中说:“王克勤他理应得到包括记者在内的社会大众的关爱和尊敬。”应该承认,在中国新闻界,王克勤不是惟一的,和他秉承同样信念、同样做出优秀成绩的记者,亦不乏其人。人们透过王克勤,表达了更广泛的声音,那就是对正义的支持,对恶势力的深恶痛绝。“我应该一年有360天奔走在路上,在民众民生中奔走,写稿子发稿子,一直这样。这样我的内心会非常快乐。我应该永远在路上……”,王克勤期望自己能有如此的未来。

(人民网)

抱歉,本文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