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北大名帖:假如美军攻打中国,我就向美军投降

如果美国攻打中国,我就和女朋友跑到她家里去。我的女朋友家在山里,那里任何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但有吃有喝。这样一来,美国的战斧导弹就决不会往那里扔。以后我们一家老小当可确保无虞。

只要不被战斧导弹擦上边,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我现在看电视已经知道,美国兵不是当年的日本兵,不会烧杀奸淫,三光政策,朝鲜战争期间为什么中国人打美国那么拼命,是因为在当时的政府宣传中严重的妖魔化了美国,当时的人们都以为美国占领中国会比小日本干的事更坏。这是当时不了解美国的中国人民对美国的误解,相反,美国兵到是在尽力避免伤及无辜百姓,送吃送喝,救死扶伤,比中国的“大盖帽”还好。这还有什么担心的。坐在家里,静等美国打败中国。

这江山谁来坐都无所谓。因为我本来就是个顺民,都当了几十年了,给谁当还不都是一样。何况要是给美国或“美国扶植的傀儡政府”当顺民,兴许日子会过得更好一点。阿富汗的老百姓现在不是比塔利班那时候好多了吗?

假如政府不肯放过我,非要塞给我一支枪,逼着我上战场。我当然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但我绝不去做什么英雄,象 “人体炸弹”这样的事,发给我三四十万美元我也不去干。我将只是跟着大帮哄,大家冲锋我跟着跑跑,大家撤退我赶紧开路。估计到了需要我这样的人上战场的时候,国家肯定也快要完蛋了,战场上一定是兵败如山倒。我也不会随着大家上山打游击,我将向美军举手投降,为美军带路。

当战俘没什么不好。在战俘营里有吃有穿又安全,最重要的是能活命。留下这条命接着当顺民,再说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对于我来说,她们比什么国家民族重要一百倍。

一定会有许多爱国者骂我是汉奸了,骂就骂,我不在乎,因为这国家没我什么事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顺民,我从心底里清楚这一点。几十年来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个政府,再不是当年那个二十来岁的爱国青年了。

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一点。当我也是个学生时,我也像今天网上这些反美派一样,是个热血青年。那时,我和我的同学们自以为是国家栋梁,理应为国效命,因此竟放肆到向主子撒起娇来。不想刚对主子说了句:“主子,您的衣服有点脏了。”就被主子赏了两个大耳光,塞了一嘴臭马粪。从那时起,我就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原来我就是个做顺民的命,国家的事其实与我并不相干。我为什么还要自作多情呢?从那时起,我就老老实实,全心全意地做我的顺民。我不在乎我的主子是谁,谁当我的主子我都是他的顺民。

不过,顺民也有顺民的原则。顺民的原则就是:只卖人格不卖命。主子不拿我当人看,我也从来不把自己当人。什么人权之类的东西,我是从来都不感兴趣的。

但是如果主子叫我为他卖命,我是坚决不肯的。命是我自己的,不是主子给的。

主子平时不拿我当人看,只让我俯首帖耳,不许我乱说乱动。等到了江山不稳,社稷难保之时突然要拿我当人使唤,让我尽匹夫之责。这时可就对不起了,我要对主子说:您老人家早干吗去了?现在,对不起,爷不伺候你了。

所以,我要向美军投降!为美军开路!

——瑞恩·罗伯特·维拉德(百度 未修改 供借鉴)

评论

  • w 说:

    看过之后,我认为基地的言论也不应该被压制.你们也应该转载一下.不要以个人喜好而倾向性地报道.

  • 匿名 说:

    真是名帖也,写到了中国人的骨子里。因为是奴隶,所以给谁当差,都是一样的。只有红楼梦里的焦大,对此拎不清。所谓的爱国主义,不过是共产党最后的一条短裤,到了脱无可脱的地步。只要焦大们不死净,共产党还得拿这条短裤说事儿。

  • 说:

    那是口香糖?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