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她本就是一个投票机器,而且永远只有“同意”键

二会期间,听到三个故事,一个是南都周筱云告诉我的,他又是听前微软中国区总裁唐骏说的,那天唐骏在BTV“名人堂”与林妙可做节目,随口问了一句林妙可:“你每天上课开心吗?”她说:“很开心。”唐骏想,在应试教育下说上课很开心如不是精神有问题也不是脑残,就只可能是撒谎,受于再清批评周洋言论感召,就问林妙可:“你得了这个奖,想说一点什么呢?”林妙可果然就说:“我感谢祖国、感谢胡爷爷,感谢所有的一切。”唐骏问:“这是你说的,还是你妈说的?”林妙可说:“是我们老师教我的。”唐骏问:“你想对胡爷爷说一点什么呢?”她说:“老师没有教我。”

故事听到这里,我的眼眶湿润了,仰请政府特批她最后可以稍带感谢一下父母,因为父母取的这个妙名字,林.妙不可言。这孩子太可爱了,唯一能跟她媲美可爱的只有朝鲜孩子。

一个九岁的孩子没有什么错,从张艺谋以国家的名义把漂亮的她找去北京奥运开幕式上假唱时,就注定了她妙不可言的一生。作为另一个盛会的托,她被训练得七岁时只会张着嘴对口型,九岁时即可发声感谢祖国、胡爷爷,照此演练下去,十一岁可说感谢CCTV、BTV、所有TV(不包括绯闻太多的TVB),十三岁可说感谢上下五千年华夏文明史……到三十岁时如果地球还没爆炸,或者还没被像郗红那样被呼市警方抓进戒毒所,一定会发展成中华荣誉出品的“感谢牌复读机”的。中国的教育一直这样,从小学教材到CCTV“感动中国”一直在生产感谢牌复读机,感悟、感动、感知、感化、到极品时就是我们在隋唐演义或明朝那些事儿里看到的“臣罪该万死,感激涕零”了。鲁迅被删除教材是对的,总说救救孩子,其实现在是求求孩子,求求花骨朵儿们感激涕零,为国捐躯死而后已。这样,就方便朱军发表对掏粪大学生的感言,改变了中国掏粪业的现状,下一步不是掏粪,吃粪都得感谢。

还有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倪萍从不投反对和弃权票,因为她不想给国家和政府添乱,由于这个从不反对的委员引发网络风波,特地PS了说法,“反对就代表有思想吗,赞成就代表没思想吗,我不是说反对的一定没有思想,但赞成的不一定就一定没思想,爱不爱国与投不投反对或赞成的没有关系,相信反对的也有爱国的,赞成的更有爱国的”说实话,这段表述更像是绕口令以至于现在我也陷在复合句里抓狂,直到她更直白地说出“骂有用吗,爱国就像家一个家庭,孩子要特别理解当父母的难处,应该跟着父母一块走,一块克服困难,一块去解决问题”,我才明白,她就是要我们把D当成咱爸,政府当成咱妈。

可我爸是我爸,D是党,我妈是我妈,政府是政府,我要混为一谈了我爸妈都不同意。古今中外也只有中国语言学家发明了一个特别违背人伦的“再造父母”这个词汇,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在天朝双膝发软,总有一个词汇让我们于卑微抓了一把安全。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强制培养给官府当儿女的癖好,夏商还好,还可以跟王称兄道弟,到了周就不对了,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到了大秦就草民,到了大明就贱民……直至现在的屁民和蚁民。孔子其实是古今最大一个忽悠,家天下是向官府递上的一个“投名状”,我们不主张孟子,因为孟子是说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就绝不能捧红丫挺的,绝不能上百家讲坛。其实政府就是人民请来的管家,它干不好当然得骂它,骂它是为了帮助它。何况真实的情况:我爸打我,我是要反抗的;我妈要是不做饭,我要提意见的。如果父母只准孩子听话,不准提意见,那父母当初种的就不是孩子,种的是西瓜。

当然倪萍是不懂这些的,她不是泥瓶,是花瓶,虽然51岁的她现在主持不行了,但因为脸长得实在太熟,就被安排到更重要的地方去坐台了,坐那个台更需要煽情。所以现在大家该晓得为什么忽啦啦梅花鹿般跳跃出这么多代表了,你们不认识它们,可它们是宠物啊,不仅会撒娇,还会撒谎,关键时刻还能撒泼。不信,我打赌二会上多少代表私下会骂“这些狗日的网络暴民”,李鸿忠只是其中一个没忍住的,他向D表的是红中,心里想的是发财,老百姓绝不可能让他白板。

最后一个要说的是81岁的申纪兰女士,资料表明:她来自山西,是唯一从第一届到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尽管年过八旬,还在努力学习科学发展观,去年还将四万多字一字一句地抄下来。开会的时候,她没有说话,一直在埋头写着什么。会后,当记者问她“您如何理解科学发展观?”她认真地说:“这非常伟大,非常高,非常好,科学不能发展就不能进步,科学发展是引导力,我们一定要好好把科学发展抓起来。”她还表示自己文化低、没水平,但总书记提出科学发展观后,她一直在努力学习,包括十七大报告等有关涉及科学发展观的内容。说到这里,她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我要和中央保持一致,只有好好学习科学发展观,提高自己的认识,才能真正把科学发展落到实处。”

从第一届到第十一届,半个多世纪了,虽然这半个世纪中国的情况发生很大变化,可不变的是,申纪兰老太太都作为人大代表开会,这是一个奇迹,连米国的华盛顿都赶不上。她可能找不到自家的门,但一定找得到人民大会堂的门,她可能不知道奥巴马和巴拿马的区别,但一定知道三个代表和四项基本原则的不同,她肯定不懂得会上发的新电脑那些键怎么用,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懂得使用座位上那个投票选举器键盘就行了,她本就是一个投票机器,而且永远只有“同意”键。

9岁的林妙可,51岁的倪萍,81岁的申纪兰,老中青三个代表,分别用擅长的最纯真、最亲和、最质朴来代表所有中国人的民意,直取上、中、下三路,无孔不入、无往不胜、无与伦比,让我们无路可逃,有歌为证:这样的代表哪里找,只有D才知道她们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