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罗志渊:“批评政府”呼唤一场思想启蒙

p100316110.jpg
罗志渊,笔名源灏,作家、诗人,开创的古今融合新文学,引导一个文学流派,与林非、史铁生、阿来、莫言、祁人等同入选为2009中国纯文学作家年度人物。创办《明天诗刊》,著有诗集《源灏诗选》、《彼岸疏影》,品词集《灏诗品词》、杂文集《凝眸》、长篇小说《寻梦凰朝》、《孤零飘落》等。

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要“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努力提高执行力和公信力。”“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令人印象深刻。

“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说明了中国政府在民生的巨大压力下,并没有忘记民主的追求,体现了中国政府的大自信。中国民众听到这话,心里都会由衷的兴奋,因为只有崛起的中国才能拥有这样的大国情怀,才能让人民活得更有幸福感和尊严。

然而,总理的话是具有深层涵义的,能真正领会的人却不多。笔者注意到,很多媒体都对温总理这句话做了相关报道,却只停留在表面上,主要从体现政府的勇气和顺应民意等方面大幅度报道,具体该如何批评政府却鲜有报道。中国的问题不是缺乏理论支撑,往往是缺乏方法论引起的。如果大家都跟着高呼“让人民批评政府”,而不知如何批评政府,那么,这就永远达不到批评的目的。

温总理的话一落,就有人认为,总理都支持人民批评政府了,所以,我们想说政府什么就说什么,想骂什么就骂什么。这就是“批评政府”的误区,普通大众很容易走向这个误区,因他们很容易意气用事,把社会的所有问题推到政府头上去,以此作为对心中不满的一种宣泄。“泼妇骂街”式批评政府显然是要不得的。

中国在大国崛起与民族复兴的路上,应有理性的声音的来引导方向。“批评政府”也应理性地、建设性地批评。因此,“批评政府”呼唤一场思想启蒙,呼唤理性的声音,引导民族集体精神的走向,以构建现阶段中国核心价值体系,促进中国社会的和谐。诚然,思想启蒙并非普通大众的责任,其也不可能担任“批评政府”的主体,只有中国知识界的精英能担此大任。

而令人担忧的是,中国不缺乏某一领域的专家和技术人才,唯独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要知道,任何国家的崛起都是伴随着思想启蒙的。从欧洲启蒙运动的情况看,一大批思想家发挥了“宣传家”和“教育家”的作用,使蒙昧的欧洲实现人文改造。如今,中国处于社会转型期,缺乏核心价值观的引导,导致价值体系混乱。

前不久,外媒的民调显示中国为世界第一“拜金”国。这确实是有其思想根源和社会历史根源的,这应该引起国人的关注。在利益驱使下,“毒奶”、“砒霜果汁”等出现了;教授忍受不了寂寞了,开始商业化操作了;作家自甘堕落了,开始“下半身”创作了;明星陷入“多重门”了,开始“潜规则”了;“凤姐们”疯狂了,开始自我炒作了……从这些社会现象可以看出,一个社会失去了核心价值观的引导的时候,就会变得物欲横流、人情冷漠、尔虞我诈,甚至道德沦丧、信仰缺失。

又如,文学是非功利性的,但当下的“媚俗文学”却在叫嚣着,大部分写手打着文学的旗号做着生意。对一个作家的评价,不是基于作品,衡量一个作家是否成功,要看作家富豪榜。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多数作家为了追求名利,自然会放弃精神追求,如此势必失去自我,也失去了作家的独立人格。因此,中国知识分子离思想家仍然有一定的距离。一般来说,知识分子是一个社会的“良知”,因他们能独立思考,具有独立人格和批判精神。而中国的知识分子自己尚且不能独立思考,又如何去启迪民智呢?

“批评政府”正呼唤一场思想启蒙,中国急需一批思想家。为了批评的价值和尊严,为了建造强大的中国,笔者在这里呼吁:中国的知识界,不要再集体沉默了,重新梳理自己的思想,重燃中华民族的精神,引导崛起的中国继续前行吧!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