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扬:放手让人民批评政府的历史条件

p100222104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文扬先生。文扬,著名华文媒体人、自由写作人,《新西兰联合报》社长兼总编。2009年他与旅美学者寒竹合著出版的《中国力》一书被认为是继《中国不高兴》之后的时政力作。

中国“两会”仍在热热闹闹地进行当中,每天都有“亮点”,近两天一大可议之事是:众多委员和新闻媒体开始积极回应温家宝在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一说。

此言一出,于作报告之当时,即引起了热烈掌声,此后几天,也一直引发各方热议,大有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势。

在我看来,这阵掌声,这番热议,都颇有些历史意义。

从共产党的历史上看,温总理的这句话,其实并不新鲜。在党史上著名的1945年毛黄对话中,当时尚在打江山征途中的毛泽东,就已经将“人民监督”宣布为他坐江山的一大法宝:“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总的来看,还不能说毛泽东说话不算数,虽然1957年的先“百花齐放”后全国“反右”的确是一次翻云覆雨出尔反尔,但其他的各次政治运动,却也的确无一不具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的性质,最烈者如“文化大革命”,不仅是监督,干脆是打倒推翻然后取而代之了。

在毛泽东时代,当时的说法叫“群众路线”,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整个文革,也的确就是以“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为主要形式的“群众路线”大实践,完全没有不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的意思,更没有不创造条件这回事。

那么,时隔几十年后,当今的共产党政府再次宣称要让人民批评政府,又如何来理解呢?

从一开始就高调宣扬过,后来也曾反复实践过,一度还曾经“史无前例”、“举世震惊”过,今日无非旧调重弹,又有什么可鼓掌、可热议、可千层浪的呢?

理解当代中国政治,很多事情都不能从表面上看,若仅仅从名词到名词,从概念到概念,最后的结果就是误解连连,全不明白。

第一个有必要搞清楚的就是:建国之后的毛泽东,既不完全是中国古代皇帝的再世,也不完全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继续,而是一个摇摆在两个角色之间的矛盾体。可以说,终其一生,他都没能走出这个矛盾循环。一方面,为了治国他不得不依靠官僚集团统治人民,另一方面,为了革命他又总是企图依靠人民打击官僚集团、迫使其保持无产阶级先锋队本色。看清这一点,就会明白,毛发动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这一点是真的,毛利用专政机器镇压人民、压迫人民这一点也是真的。所以,当现在的胡温政府重提批评政府时,既可以将其看成是对毛时代的某种继承,也可以看成是比毛时代有所进步。

第二个有必要搞清楚的就是:从邓小平经江泽民一直到胡锦涛的历届共产党政府,是一个在政治路线上完成了180度大掉头的“国家党”或“现代化党”政府。虽然还保留着共产党的名称,保留了一部分共产主义的理论体系和组织体系,但基本的立场和路线都已经完全转到了早期共产党的对立面——“和谐社会”同“阶级斗争”相对立,“市场经济”同“埋葬资本主义”相对立,“与国际接轨”同“世界革命”相对立。看清这一点,就会明白,鼓励人民批评政府这个姿态,之于当今的共产党,实际上有着完全不同乃至相反的意义。

明白了这两点,也就不必非得把人民批评政府这个事与共产党历史上的反反复复纠缠在一起了。做个假设,假如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之后,中国没有立刻陷入四分五裂和军阀混战,而是政治稳定、经济腾飞、上下齐心协力建设新国家,孙大总统或者袁大总统,多半也会放手鼓励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的。或者,假如1927年南京国民党政府成立后,蒋介石不是同时面临军阀割据、共产党叛乱、经济衰退以及外敌日本入侵等多重威胁,假如也是政治稳定、经济腾飞、上下齐心协力建设新国家,那么,恪守三民主义信条的他,其实也没有什么理由不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

概言之,自“让人民批评政府”始,直到全面放开党禁、报禁,实行民主制度,这个过程与其说是一个与哪个党执政、实行哪个制度、信奉哪个主义有关的“政治学”问题,毋宁说更是一个与国家是否强大、政治是否稳定、经济是否成功、社会是否成熟有关的“国家学”或“社会学”问题。如此来看,今天的中国政府又一次宣布要让人民批评政府,也就等于是做了这样一个宣布:中国这个国家,自1912年之后、自1927年之后、自1945年之后、自1949年之后、自1978年之后、自1989年之后,重大的国家问题和社会问题终于基本解决了,放手让人民批评政府的历史条件——政治稳定、经济腾飞、上下齐心协力建设新国家,也基本具备了。

中国历史上下五千年,观察历史的尺度一直很宏大,以一百年为一个单位也不新鲜,如此说,就把从1911年到现在的将近一百年看成是“帝制国家”之后的“人民共和国”之第一阶段,看成是“人民共和”的初步实现,也没什么说不通的。

政府放开批评是第一步,下面将是人民如何批评,留给历史再看一百年吧。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