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颜昌海:中国“两会”,将来会受到全人类的耻笑

p091014102-1

“两会”开了数天了,几乎天天可以看到“雷人”议案提案,叫会外看热闹的民众乐翻了天。除少数的代表和委员外,可以说“两会”中的代表委员根本代表不了百 姓和人民,代表不了民意和民情。他们要么缺乏胆量和勇气,不敢讲真话,不会讲真话,甚至违背良心不讲人话;要么缺乏学识和水平,发言发不到点子上,议政议 不到点子上,一张嘴就露馅。

本来,两会期间,他们要反映的应该是国计民生,要讨论的是国计民生,这些国计民生,哪怕是最基本、最常见、最细小的一链,也同样重要。比如看病、上学、住 房等这些与我们百姓日常生活紧密相连的民生细部,就是国计的大部。可少数代表和委员反映的却全是些鸡毛蒜皮和鸡零狗碎。如连任多届的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的 提案,就非常雷人,缺乏水准,让人失望。比如她去年和今年引以为自豪的几个“重要”提案:“ “以女性精神,应对经济危机”、“丈夫要给做家务劳动的老婆开工资,切实保障女性权益”、“设立‘爱乳日’,保护女性乳房健康”、“圣诞节放假一天,共享 世界节日”等等提案,就雷得网民嘘声一片。

老婆做家务劳动,就是丈夫侵犯了老婆的女性权益吗?丈夫就要开工资保障老婆的女性权益吗?那么丈夫在家里的劳动呢?儿女在家里的劳动呢?是不是都相互侵犯 了权益?是不是都得相互开工资?正像有些网友质问的,妻子跟丈夫过性生活,是不是也要相互开工资呢?一个家庭,是一血肉相连的整体,各司其职,各有所长, 各有所重,各有付出,怎么能够提出丈夫要给老婆开工资这样荒唐的提案呢?设立爱护乳房日,保护女性乳房健康,这不是一个什么错误提案,但却绝对是不足以显 示一个全国政协委员高水平的提案。难道只有女性有乳房,男性就没有乳房吗?爱护女性乳房这样的生活健康问题,难道事关现在和未来,紧迫和重要到可以上升到 国家立法爱护的高度吗?而“圣诞节放假一天,共享世界节日”的提案,更是荒唐至极。众所周知,圣诞节是全世界大多数基督徒纪念耶稣诞生的日子,难道我们国 家要立法纪念耶稣诞生?遗憾的是,像张晓梅这样提出离谱、雷人、没有含金量的雷人议案和提案的代表和委员,还有不少。比如让“斗鸡合法化”,“用高房价控 制人口素质”,“中国看病不难不贵”,“让农民工开垦边疆”等,笑料百出。这些弱智、低能的议案提案,跟北宋时期官员提出的让尼姑还俗提高生育率,一样的 贻笑大方。

更为可笑的是,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主席王全书在此次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大会发言时建议,中国最不宜将“黄色”作为色情、低俗淫秽的代名 词,建议将“扫黄”改为“扫秽”或“扫色”,这样既增强了打击的针对性、准确性,又能为黄色正名。在王全书委员看来,“黄”是一种神圣性的颜色,“黄”代 表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实质,所以中国人应该敬畏“黄”,并且应该为之避讳。他认为:河南是黄帝故里,在举行拜祖大典时,黄色都是主色调。华夏儿女称自己为 “炎黄子孙”;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人们常用“金光大道”“金色年华”“黄灿灿的颜色”等寓意光明、美好;中国人把好日子叫“黄道吉日”,把勤勤恳恳的人 赞誉为“老黄牛”,把艺术杰作称为“黄钟大吕”;中国人是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代表性最强的 “黄种人”……。若按照王委员的逻辑,很多带色的中国词汇都应该重新修订。例如,中国人最喜爱“红”字,那么灯红酒绿、红愁绿惨、红杏出墙、红颜薄命、批 红判白等等,都应该改掉,否则就不能体现中国人的代表性。

若按照王委员的逻辑,既然“扫黄”改成了“扫色”,那么,“打黑”就更应该改;因为在中国最 “黑”的人是煤矿里的工人;而在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数众多的黑种人,“打黑”岂不是跟中国工人和非洲人民为敌?!所以,有网民建议,不如直接将“扫黄”叫做 “扒灰” (汉语“扒灰”专指公公和儿媳之间发生性关系的乱伦行为);因为第一是“黄色产业”在经济学上是一个“灰色产业”,它是地下经济的种类之一;第二是“黄色 产业”为吃青春饭的产业,老一辈趴在下一代女性身上,是一种典型的缺德的“扒灰”行为。第三是世界上没有“灰色”人种,“扒灰”影射不到任何人;第四是中 国到处都“黄”,但黄色温暖而明亮,而中国真正的颜色却是布满阴霾的“灰”,为了名副其实,“扫黄”就应该叫“扒灰”。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卫生厅厅长姚志彬提交“开征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保障税”提案,也非常荒唐。众所周知,高税收是当今国人头号公敌,除非官府中人, 没有不痛恨的。尤其是企业家,背负全世界数一数二的高税费,还背负大国之中最高的应酬开支,在国内不太正常的恶性竞争环境中打拼。金融海啸,外贸转差压迫 内销,正好国家税收大增,正是趁机减税,为民解困好时机。加税提案首当其冲是企业家,经营成本上涨,承受后果的是全体国人;加税提案,用“倒行逆施”形 容,绝不过分。说姚志彬荒唐,是他作为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教授,博士导师,应该知道征收多年“教改税”(“教育附加费”)后,但“教改”成效不仅没有多少 起色,而且成为人民头上“三座大山”之一;现在征收“医改税”无疑是割肉补疮之举。且恶例一开,“国防附加费、体育附加费、环境附加费、高雅文化附加 费……”都会借机出台,国民未受其利,先受其害。作为省卫生厅厅长、拥有公共卫生权威身份的他,不如建议公务员多运动、多走路、多吃素、多做爱,少坐车, 少喝酒,将每年万亿元的“三公’开支压缩五分之一,就足以解决‘医改’每年1千5百亿元的需要而有余!若建议开征“博彩税,色情营业税,不明来历财产税, 多重配偶税”等等,则势必得到广大百姓的拥护。

作为参政议政的所谓民主党派,在“两会” 上也完全做娱乐小丑的表演。如民革中央搞了一个雷人提案:建议“全部取消厅局级以下官员的专车,改为公务用车,并提出以预算管理来实现公车的总量配置,将 公车管理纳入公共财政体系”。更令人喷饭的是,居然有很多人欢欣鼓舞地表示支持拥护,认为这是对公车制度下的一帖猛药。但实际上,这个雷人提案完全颠覆中 共中央和国务院的规定,成为对“参政议政”的嘲讽。因为,早在1994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就联合颁发了《关于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 规定》,明确“部长级和省长级干部按一人一辆配备专车;现职副部长级和副省长级干部,保证工作用车和相对固定用车”。这意味着除了正部、省级以上干部外, 连副部、副省级干部都没有资格享受“一人一车”的专车待遇,厅级干部从来就没有过配备专车的资格;更何况厅局级以下的干部?!民革中央雷人提案建议“全部 取消厅局级以下官员的专车”本身就非常滑稽。如果真的参政议政,就应该旗帜鲜明地质问为什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明文规定在实际生活中成为一纸空文,就应该 强烈要求执政党和政府将规定落在实处!中国有数百万辆公车,每年花费数千亿元人民币;差不多三、四个公务员就有一台公车,而且绝对的公车私用。这在国外, 是绝对的政治丑闻,也绝对会影响到政府的信誉。西方民主国家的社会公众在公车的配给上,十分吝啬。例如最富裕也最廉洁的国家之一芬兰,全国只有5个人配有 专车:总统、总理、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内务部长。而在中国,就连一个村干部也有专车!

目前,“两会”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共同观赏的超级春晚。每年“两会”的每一项提案议案,都能够参加“春晚语言类优秀节目”评选,它们足以媲美《不差钱》、 《捐助》等“小品王”。并且,这些提案议案说、唱合一,而且还是典型的“假唱”。“两会”的节日气氛也大大超过春晚,因为这里集中了全国的几乎所有社会名 流,同时所有的媒体、国家机器都在铺天盖地地为之宣传。就这样,13亿人一起看表演。超级春晚培养13亿超级傻瓜。而那些不甘做傻子的人,早已“审美疲 劳”,就连“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呐喊也不想再喊了。

所谓政协提案,诸如“实行家务劳动工资化”、“全国关闭社会网吧”、“全部取消厅局级以下官员的专车”、“‘扫黄’改‘扫色’”,“设立‘爱乳日’”等等噱头提案,请一个三流的小品作家一个晚上都能完成,而且绝对写得比这些提案更加新颖而富有创意。

至于人大议案也同样,并不需要高难度的创作,例如“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只需要做一件比较简单的事就可以完成:将中国多如牛毛的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进行局部的清理,提出修订的意见。中国的法律条文99%以上都有致命性的问题。

尽管“两会”上的提案、议案雷人,都还不如明星政协委员倪萍的“真情告白”雷人。在接受中广和网易采访时,被问到是否行使过否定的权利时,倪萍说,“在大 的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我是(考虑)国家利益的,我热爱这个国家,我没有打断过,也没有弃权过”;“就党和国家的利益,在目前 这个阶段,要是你想不出比它更高的招,你就应该拥护”;“我不添乱,不能说你把人骂倒了再一问你怎么办你不知道。谁都知道有问题,你以为中央领导不知道啊?千万别以为你的智商比他们高,没有。腐败干部有没有?能力差的有没有?有,但是这样的,是大多数吗?是非常少的少数。”

倪萍的话泄露“两会”代表委员公开的秘密:他们都是鼓掌、举手通过党和政府一切政策、法律的机器而已。因为,“两会”代表委员能提出来的问题,是中央领导 “早就”有意解决的问题,其他问题也是中央领导打算解决但要“等待时机”。因此,“两会”代表委员,只不过是用来忽悠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道具;什么“参政议 政”、“民主监督”、“一切权力归于人民”等等也就都成了执政党和政府的幌子了。

但明星政协委员倪萍的“真情告白”,也并不完全“真情”。他们对“中央领导”的话也并不是都完全遵从,而是怀着自私、出于既得利益、有选择性地对待“中央 领导”。比如,温家宝总理每次都在“两会”上都讲“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去年还讲了“幸福”和“尊严”,今年还在《政府工作 报告》中讲“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和现代化建设就不可能成功”。但是,没有一个代表委员对此做出半点反应;所有的提案、议案都跟“自由”、“民 主”、“人权”、“平等”、“法治”、“幸福”、“尊严”、“政治体制改革”等等都毫无关系。中国的“两会”的委员代表,很会选择性地装聋作哑当孙子。

中国的“两会”正在不断创造世界纪录。一是5000代表委员,数量巨大,浪费惊人;二是这么多人参加“两会”;但却无法做出任何重大决策,因为之前的“党 代会”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三是今年“两会”的安保人员有70多万人;四是雷人提案议案世界第一。但是,这些“世界纪录”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干年以后, “两会”作为某种文化,将会受到全人类的耻笑。

(看中国论坛)

评论

  • 匿名 说:

    别提啦!小沈阳也该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至于赵本山可当总书记了。不如请胡锦涛让贤,由赵本山出山得了,或许中国搞得还要好些也说不定。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