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拒绝道歉继续说谎的李鸿忠

p100307113
资料图片:湖北省省长李鸿忠。

3月7日,在中国的年度人大会上,当一名女记者刘杰问及关于邓玉娇等敏感话题时,湖北省长李鸿忠先是一把抢过女记者的录音笔,又质问这名女记者,还语带威胁说要找他们的社长。

此事在中文互联网上成了热门话题,很多网友,尤其是媒体人纷纷要求李鸿忠道歉甚至下台负责。吊诡的是,虽然湖北省官方几经努力,由国新办网络局出面删除了大量报道和帖文,此事仍没有被完全“消声”。

3月11日,广东的《新快报》刊发了对李鸿忠的采访,他辩称此事是“误会”,并坚持不会道歉。李鸿忠的种种说法非没有如他希望的撇清干系,反而谎话越编越不圆。

此事更加发酵,传统媒体上虽然鲜见,互联网上却是一边倒的骂声,俨然成为2010年两会期间的第一丑闻。

在接受《新快报》采访时,经过几天酝酿的李鸿忠理清了头绪,试图给公众一个解释。

3月7日早上,一大群记者围住湖北省长李鸿忠,《京华时报》的刘杰问到了关于邓玉娇的问题。

李鸿忠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他说:“我请教她‘您是哪个新闻单位的’,她说她是《人民日报》的。我就又问她:“你是《人民日报》的吗?”她就支支吾吾没再答了。”

李鸿忠说,“担心她是不是其他单位的,不是记者,就把录音笔拿去看看了,看看是什么内容。”

事实上,《京华时报》是人民日报社下属的一份市场化的都市报。在中国,由于党报的优越政治地位,作为市场化媒体的子报由于担心采访被拒绝,经常会报上母报的名义进行采访。这不规范,却是相当普遍的现象。

《新京报》的一名编辑说,很多记者,当遇到李鸿忠周继红等大人物的反诘时,往往都报母报的名,比如《京华时报》的会说自己是《人民日报》的,《新京报》的会说自己是《光明日报》的。我明白这有出于自保的无奈,不过多少也有点自甘下贱,考虑到母报与子报的关系,准确地说这该叫“自甘上贱”。

但根据李鸿忠的暗示,这名女记者身份可疑,因此,抢夺她的录音笔是有理由的。李鸿忠的这一说法并不是第一次。

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李鸿忠抵达人民大会堂参加人大会议,一通过安检机,即被多名香港记者包围追问。李一脸不悦,本想调头离开,却被多部摄影机阻挡。众记者穷追不舍,被问及会否向女记者道歉时,李只吐出四个字“她搞欺骗”,接用手拨开记者的麦,快步走入会堂。

李鸿忠的故事编得并不圆满,当时在场的记者很多,虽然现在还没发现有现场的视频流传,但李省长遮不住这么多记者的眼睛,虽然抢走了一只录音笔,但却没能抢走现场那么多的录音笔,互联网上也流传着当时现场的录音。

综合在场的许多记者的描述和现在网上可以找到的现场录音,可以有把握地说:李鸿忠在说谎,他的幕僚们设计的这个情节穿帮了。

在场记者回忆说,一开始,《京华时报》女记者刘杰抢着提最后一个问(现场数十记者的录音笔、摄像机、相机此时还围着李鸿忠)“请问省长你怎么看待邓玉娇?”,省长大人马上阴沉下脸,一言不发,现场气氛降到零点。

此时,李鸿忠伸出左手(现在江湖人称闪电手)抢下刘杰的录音笔。他动作隐蔽,而且刘杰个子矮小,录音笔位置偏低,所以当时很多人没看见李鸿忠的动作。

随后,李鸿忠径直往贵宾厅大门走去,快到门口时,他又回转身体,有了后来众所周知的“怒斥女记者”一段(见本台此前报道),而到了此时,李鸿忠才知刘杰的“人民日报”身份。

请注意顺序!

也就是说,提问――抢录音笔――怒斥,而不是对《新快报》撒谎的逻辑:提问――回答――看录音笔。在现场的一名记者说,“还原了这个逻辑顺序,李鸿忠怎么都无法撒谎欺骗媒体了。”

在《新快报》的采访中,李鸿忠省长反而唱起高调,怪这个女记者不够大方,他说,“我觉得她应该更开朗一些,大大方方的。”

事实上,被这么一位中央委员,省部级高官当场怒斥后,这名女记者当场红了眼眶,后来再也不敢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而在李鸿忠的这次采访里,他摆出高姿态,自称善待媒体,反过来展现“高姿态”。他说,“媒体也很辛苦,特别是很多年轻人刚从业,也很不容易。有的时候,有一些误解啊,像传递信息不很全面啊,我看也不用(道歉),慢慢就好了。”

“似乎是记者本该向他道歉,只是因为领导同志宽容大度,才不跟年轻人计较了。”钟沛璋评论说。

86岁的老干部,原中宣部新闻局局长钟沛璋在一篇长文《干部是人民公仆,媒体替人民监督》。中回忆了1980年10月16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采访北京丰泽园青年厨师陈爱武,揭露当时的商业部部长王磊吃饭少付钱,吃一顿客饭交的钱还不够买一碗汤。

钟沛璋说,王磊部长是1936年参加革命、1937年入党的老干部,但被批评后立刻对中央、对媒体、对提出批评者、对公众诚恳认错道歉,痛痛快快,不拖泥带水,没有反过来质问记者“你怎么老纠缠这个事情”,更不会威胁说“我要给你们社长讲”。

钟沛璋说,看到报章上李鸿忠就此事的公开回应,感到很悲哀。“堂堂地方大员对于在国家议会这样的庄严场合,夺下记者录音笔这样的明显失态行为,竟然没有一丝歉意。”

他说,“首都两会驻地不是邓玉娇的家乡野三关,那里去年曾经发生过动用公权力抢夺记者采访器材、殴打记者并逼着记者认错的事件。”

《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则说,3月5日上午9时,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示:“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

“李鸿忠此举,不啻于给了温总理一个耳光”,什么,“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不是一句空话吗?

这两篇评论已经被国新办下令《财经网》删除,昨天,杭州的《青年时报》编辑则致电病床上的钟老先生,要求在报纸上转载,并向老人表达敬意。

老人回答:“谢谢关心,身体尚可,可以转载。”

(曹国星/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