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老秃:闲聊礼貌上床

p100311120

文学城内有位朋友写了一篇文章,提到国内网络界现在流行一种“礼貌上床”的网友见面礼。原文意思是,现在国内网友见面不再只是吃喝聊天就拍屁股走人,而是要发生性交欢,表示对方很有魅力。不然,男女网友见面,什么也没有发生,似乎表明对方没有吸引力。会让对方尴尬,伤人自尊心。如果从礼貌角度出发,跟对方上床,让对方觉得自己很有性魅力,这就给足了对方面子,让对方感觉良好,高兴归去。这种非发之于情,不止乎于礼的性交欢,美其名曰”礼貌上床。“ 也就是说,性行为不再具有情爱的前提,而成为一种社交礼貌行为。大概犹如早年的抱拳,近年的握手,国外的拥抱,亲吻之类的。

如果这是真的话,则这真叫我这种”没跟着毛爷打天下可是跟着毛爷坐天下当然我是属于被毛爷坐在屁股底下“的老同志感觉太复杂了。惊喜交加乎,目瞪口呆乎?颇有点北京人常说的”找不着北,“ 也就是张嘴结舌的境地。简单地说,就是”傻“了。咱们待在北美世界,感觉显然迟钝。根本想象不出国内社会,文化个领域的巨大变化。咱们这边要是跟个女网友单独见面,不说肯定,也基本上是偷偷摸摸,有点暧昧的意思在里面。反正我这几年就跟一个女性网友见面,还发现她是我老婆派出的暗探,来考察我的革命气节如何。那你说了,你怎么知道她是派来的呢?这不用说的太细节化了,她肯定是被我的柳下惠式的坐怀不乱的大义凛然的君子风度给感动了,自己坦白交代的。不然,就差几分钟的工夫,我就坚持不住了。套用这篇文章的标题就是很可能把人家”礼貌“一把讷。总而言之,看完这篇网友报道,让我真是感叹不止,只恨早生六十年啊。

要说起中国文化中对性的态度,那再写一部四库全书也有的说呢。从古代流传的”男女大防,授受不亲“之类的圣哲警言,到各地由各朝皇帝颁发的贞节牌坊,无一例外,灌输给中国历代百姓们对于性的惧怕,无知。我们看现代的穆斯林妇女全身裹得成个圆桶,脸上还蒙着一块布怕陌生男人看到,打扮的象个抢银行的,觉得很奇怪,其实,咱们中国过去也有比这还傻的:某部古书记载有个女的上街赶集,被人摸了一把手臂。回家拿起斧子就把好端端的一条粉臂给咔嚓剁了。非说是手臂脏了。至于所谓的贞节问题上,中国妇女因为这个而自杀自残自卑的那就太多了。还居然有被流氓强奸了就非要同流氓结婚的“烈女。” 那你说,怎么还有这种人呢?其实没别的,那女人也不是爱上了流氓。而是她觉得重要在于“好女不事二夫。”既然被流氓“哆嗦”了一把,那就嫁给流氓,这总算是把“事二夫”的可能性给断绝了嘛。所以,这女人因为”一次“而断送一生,这算盘打得太差了。

性这件事儿,在中国各朝代里历来是可作不可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敏感禁忌话题。不过,即便历代朝廷提倡”男女大防“把性当做洪水猛兽,人们还是”马照跑,舞照跳,“ 从野史上有名的”脏唐烂汉“口碑到历代的官妓制度,再到历代书生流连风月场所,谱下无数风流佳话,秦淮河畔不夜城,等等,我们知道,中国人民还是开门读圣贤书,倡孔孟之道,闭门及时行乐,纵欲无度。虽然历代官家严厉查禁甚严,但描写性活动的书籍还是如野火春风,屡禁不殆。十年前,世界书局曾售买一套大约二十本的”历代中国禁书。“里面有玉圃团,素女经,等著名著作。从这些书籍可以看到,历代的中国人民还是挺会“生活”的。

忽然想到,兴许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红色润之王朝可能是对性态度最严厉的一个朝代。这个定论肯定不是经过考证的。所以,您也别跟我“叫真儿。”叫真儿,这是北京土话,“认真”的意思。我之所以这样断定,是根据共产党多年的宣传,政策,自己所知,道听途说,等各种渠道综合而来的。早在毛爷在井冈山占山为王时候,就规定红军中只有团级干部才能结婚。这项政策一直延续到抗日战争后期。中共建国后,对于军队军官配偶随军也规定只有营级才能够格。至于一般当兵的,只有在战场上冲锋的任务.床上冲锋,根本没”门儿。” 从红军时代到现在的解放军,士兵们没有享受性快乐,释放性本能的权利。咱没有当过兵,不知道解放军兄弟们是如何”忘记“本能的。这一点上,台湾的国军弟兄们比较幸福,一直有“军中乐园”可以一月幸福一次。虽然明显量不够,有的话就总比没有强嘛。

军队如此,咱们百姓那个时候也不容易讷。上小学时候,还没开窍,小笔杆子也没有长完,自然没有问题。高中时候,正是青春期,荷儿蒙作用,让我们对于性处于敏感朦胧的状态。那个时候,男女同学基本上还是跟古人没多大区别:基本上不讲话。不过,从那个时候,俺就知道什么是忍耐的意思了。等上大学时候,一进校门就傻眼了:僧多粥少,男多女少。相貌之类的就不提了,根本顾不上。问题在于抢不到啊。系里党总支要求一心学习,为祖国现代化贡献青春。其实,我们把性本能也一起献给”亲爱的党母亲“了。三十年前,有的学校规定25岁以下不许谈情说爱。抓住就要开组织生活会”帮助。“ 社会风气闭塞的结果,大龄青年们很多。俺有个男同事,毕业时候29岁,居然还是个处男。看到女子就眼睛发直。都是性压抑的悲惨受难者啊。 大学毕业前后,俺也算是个党的好学生,虽然暗恋不知道多少女孩子也不知道多少次了,还就是没有摸过异性呢。保持着完整的原装处男技术状态。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时常忍不住痛苦嗥叫一声呢。

中共文革中搞出的样板戏,样板小说,里面的人物们全部是”孤,寡,独“没有异性伴侣也没有性要求的红色机器人。人家愿意献身理想,对于性冲动靠理想解决,压抑下去。咱们老实巴交的普通人,也就是匪兵甲,红军战士乙的角色,也被迫跟着”禁欲“,想想真的冤枉了大好青春呢。

性这个东西嘛,是人类的一个重要基本本能。它能让人类感觉幸福。果戈里小说中,禁欲的修女和男修道士,一起得病了。结果二人同病相怜,把持不住,一夜幸福之后,谁也没病了。回头看世界,原来这么明媚可爱。顿时觉得过去的苦行憎日子太过分了。作者用朴素的语言揭示了人类的基本需要,谁也不能避免,谁也不能忽视。

性快乐的最好时光在二十上下。这个时候的人类体力,敏感性最好。对异性的渴望,需要也最强。以后,随着年龄增大,性快感曲线呈下降。你再也回不到二十岁时候得到的强烈感觉了。我曾经跟一个朋友打比方,二十岁上下,性快感是全身贯通,党的精神从上到下,不打折扣,就跟文革初期全民疯狂那样不可抑制。三十之后, 性快感就象党中央传达文件,有层次区别了。基本上,到了县团级就没有什么新鲜刺激了。等到了我这般岁数,那感觉就非常有限,大概就象写字,只剩下铅笔头有感觉了。所以,享受性本能,要趁早,赶快。把它作为人生的基本需要。不特意压抑,不特意追求。不可没有,不可滥用。

毛爷前半生打仗,后半生打架整人。什么都管,还专门管你看不见的思想问题。就是不管你看的见的现实问题。老家伙自己的家伙不行了,也不让年轻人能行的享受。提倡什么晚婚晚育,等于让全民当和尚尼姑。不让你吃饱穿暖,也不让你享受异性的温柔。老老实实地给党当牛作马。搞革命行,搞女人不行。

回首当年,我是觉得基本上处于”吃素“状态。很有些”生不逢时“的委屈。 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现在的网友们居然把见面礼改造成”礼貌上床“而受到不小刺激的原因。这实质上说明时代和价值观真的不同了。人们慢慢地不再把性作为禁忌,也不再把性作为图腾性的东西了。人们开始把性放在日常生活中一部分的地位,或者说,把性本能”普通化。“ 虽然我并不赞成”礼貌上床,“可是这个行为后面所代表的意识变化,是对的。从此以后,人们不会因为一次而毁掉自己一生,而终身有心理阴影。如果一个女人能够接受但未必实行”礼貌上床“的话,我想,她很可能在生活中知道怎么享受性快乐的。再从党的证策这个比较高些的角度说,妇女有权决定自己的性行为。这是百分之百的妇女解放吧?

古人言,衣食足而思淫欲。这条古训果然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啊。中国大陆地区经过30年经济发展,普通人民基本是小康生活了。果然,随着生存不再是问题,”生活“就提到日常话题上了。我是非常高兴看到现在的网友们居然可以这么享受生活的。这比起我们大多数滞美不归的老华侨们在北美的呆板生活真是不可同日而语。自然,我也不会学九斤老太那样,嘟囔着,一代不如一代。其实,我倒要说,一代比一代进步讷。我觉得,我们父母这一代,在性本能上是很委屈的一代。见过太多分居的夫妻,见过太多住房拥挤的夫妻,也见过太多的因为政治受难而离异的夫妻。那一代人,能够完整地活下来就不容易了。而我们这一代人,好像比父母那代强很多。可是,我们年轻时候在性本能上也是稀里糊涂,没有完全充分享受性快乐。现在的年轻人们,可以说,具有一切条件享受性快乐,不论是物质还是金钱,还是精神和知识。这就是我为什么嫉妒他们的原因之一。我从这件”礼貌上床“上看到的是中国社会在物质,文化上的进步,开放。性,非罪化,非道德化,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指标。也许你或者一些人不认同,不接受,但是,我是把它看成一个正常社会的现象,不夸大,不虚伪。人生苦短,青春尤其短促。性作为人生快乐的部分,需要我们严肃看待,不是象过去那样清心寡欲作苦行憎,而是把握好享受和不烂交的界限。

我们老北京人过去见面总是很亲热地问候,您吃了吗?这是多少年形成的习惯。也许,百年之后,新北京人见面会亲热地问候一句,您上床了吗? 过去,老北京人还会亲热地说,您屋里请。有话屋里说。而新北京人也许会亲热地说,您床上请。当然,要是百年之后,我的灵魂托生为某个英俊网友的话,我肯定会对漂亮女性网友说,您床上请,咱们有话床上说。你瞧,多礼貌,多有人情味儿啊。 看到这里,你也别生气,心里骂,老秃这老梆子,人老心不老,这般岁数了,还想着花呐! 嘿嘿,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嘛,过过嘴瘾罢了。毕竟,咱家里还挂着毛爷时代党支部发给俺的”学习毛泽东著作模范“的奖状呢。背着人咱在网上胡说八道,放松一会儿。谁让咱是老北京人呢?老北京人就是嘴欠(打),其实人还是满老实的.

(五味斋/万维)

评论

  • 匿名 说:

    O(∩_∩)O哈哈哈~ 赶紧只争朝夕吧,剩下的日子还有待享乐。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