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俞天任:巨乳,周洋和传媒

p100311104

日本有个艺人叫小池荣子,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她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非常实在的话:“我感谢我的父母”。

熟悉日本娱乐界的人可能都熟悉小池荣子这个人,也就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是演员和主持人的小池荣子当初是以“巨乳偶像”出道的。身高1米66的她拥有一个91的胸围,这是她得以发达的最主要的本钱,所以她要感谢她父母。

小池荣子的胸围可惊可叹,但胸围宏伟而脸蛋比小池还要漂亮得多的人有的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在娱乐圈里混,即使是既有胸围又有脸蛋还又混进了娱乐圈也不一定就能站住脚,说到底小池还是靠经纪人事务所的包装和销售以及自己的努力才有今天,没有经纪人事务所就没有小池,小池不努力也混不到今天,这个结论没有错吧?

小池说感谢父母好像没有人出来指责小池说目无经纪人事务所,翅膀硬了忘了娘,穿上裤子不认人。但是周洋说了一句感谢父母就惹得一个官。而且是自封为“父母官”的人出来指责“忘了祖国”,理由是祖国培养云云。

周洋的金牌如果是“祖国”分配给她的,老冰也同意这位自封为“父母”的官的话,但好像那块金牌不是“祖国”分给她的,是周洋自己争来的啊,“祖国”仅仅是“培养”了周洋而已。

“祖国培养了周洋,所以周洋应该先感谢祖国才对啊”,这是在强词夺理。国家培养周洋并不是为了周洋这个人,而是为了周洋能在领奖台上升国旗奏国歌,从这个角度来说,周洋和国家之间是一个契约合同的关系,而且周洋履行的相当好,所以周洋不欠谁什么。再者说了,也只有周洋才能培养啊,不相信您让国家来培养老冰试试?就是国家花出培养周洋所花费用的一千万倍也是白费,是不是这样?

国家培养运动员是花了钱,但花了国家钱的运动员海了去了,有几个能爬到这个天梯的最后一级,悲惨的人多的是,如果花了钱就要感谢的话,要不要听听那些人的声音?

这个非常简单的道理,自封为“父母”的官员当然明白,只不过人家有人家的难处,说几句套话表示一下赤胆忠心罢了,他如果真相信他自己说的话就混不到那个位置了。奇怪的是帮那位自封为“父母”的官说话的一些自称的P民们的思维除了一些理由之外就很不好理解了。

其实能帮那位官员说话的道理几乎没有,有人拥护那位“祖国”的化身的逻辑是因为《南方都市报》首先报道了这件事,“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你要是问《南方都市报》怎么就成了他们的敌人的理由就更加匪夷所思了:“他们反对政府”。

其实所谓的“南方报系”从来就没有“反对”过政府,他们只是有时批评或者批判政府罢了。批评或者批判政府是对传媒最基本的要求,传媒一定要随时批判和批评政府,横挑鼻子竖挑眼才对,传媒的作用就在于“为批判而批判,为批评而批评”,只有这样才能起到“监督”作用。歌颂政府的传媒没有存在的价值,要歌颂政府用不着传媒,只需要像以前或者现在的北韩那样,开一个几十万人的大会,大家狂呼一阵“万岁”就行了。

实际上不存在一个抽象的“组织”,抽象的“政府”或者抽象的别的什么,更不要谈什么东西具备有先天性的神圣光环,有的只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所谓“政府”,就只是一些老百姓养着的政府官员的集合体罢了,这些人中间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干傻事干错事,更不要说还有一些人憋着心眼干坏事呢,就这么一个集合体,为什么不能批评批判?批评批评是为了让政府官员少干傻事错事,不干坏事,仅此而已。

“合着政府官员只干傻事措施坏事?就不干好事?为什么只能批判批评?”,这是胡扯,没干傻事错事坏事,干了好事那是应该的,要不然干嘛要养政府?丰田的车出了问题大家要骂丰田,是不是丰田的车没出问题大家还得去歌颂丰田?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