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潘洪其:农民不能选崔永元当代表是制度的遗憾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就城乡差距过大等问题发表了大胆犀利的批评意见。有作者设想,崔永元如果投身某个以农民为主的选区,农民一定愿意选他担任人大代表,他就可以代表农民向所有加大城乡差别的不公平政策投反对票了,“那时的小崔,将是一个称职的农民利益代言人,尽管他本人从来都不是农民”。(《北京青年报》3月7日)

崔永元不是农民,但他对城乡差距过大等问题的扎实调研和热切关注,以及他“厌恶所有的不公平”的平民情怀,足以使他成为一个称职的农民利益代言人。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然而,农民能不能选崔永元当人大代表呢?

提交本次全国人大审议的《选举法》修正案,对以农民工为主的流动人口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未作新的规定。据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斯喜介绍,《选举法》修正案赋予了农民与城市居民“同票同权”的选举权,但人大代表名额分配到各个选区和选举单位后,选区和选举单位还要综合考虑,使各个方面都有适当的代表名额,这样,农村选区不一定只选农民当代表,农业人口比较多的省市也不一定主要选农民代表。(央视《今日关注》3月9日)这个解释可以简单概括为“农民并非只能选农民当人大代表”。既然如此,农村选区是否可以选举崔永元呢?

农村选区不一定只选农民当代表,因为农村选区的居民除了农民,还有官员、教师、企业家等等,基于这样的考虑,一些地方的镇长、农业局长、主管农业的副市长纷纷可当选为“农民代表”。如此考虑原本不错,但大量事实证明,这些人名为“农民代表”而实具官员身份,他们当选后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农民,以及他们到底是不是农民真心实意选出来的,都值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崔永元就不一样了。凭他长期以来良好的公众形象、非凡的社会影响力和活动能力,农民愿意选他当代表将不成问题,他能够代表农民也不成问题。唯一的问题是,崔永元有没有“投身”某个以农民为主的选区的资格?他在农村选区能不能获得被选举权?

按照现行规定,崔永元必须在农村选区具有当地户籍,或者在当地工作、居住一定时间(证明他是流动人口),才能在当地获得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对崔永元来说可能是比较难办的。即便他确有“投身”某个农村选区的积极性,有成为一名称职的农民利益代言人的强烈愿望,即便这个选区的农民愿意投票选崔永元当代表,也可能由于现行选举制度的限制,致使双方均无法如愿。

崔永元们不能被农民选为人大代表,某些不能代表农民利益的人却总能“当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沉重的遗憾。现在,人们越来越重视人大代表选举的竞争性问题,认为只有进一步改革选举制度,让不同候选人通过公开竞争决出高下,才能让农民在崔永元与某些镇长、局长之间作出理性选择。然而,加大竞争性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完善选举制度的相关环节,扩大人大代表选举的开放性,减少针对候选人的地域限制和身份限制,这样,崔永元们才能摆脱户籍、工作或居住时间等障碍,成为名正言顺的农民利益代言人。

(作者系媒体人士/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