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宽生妻子刘月红揭杨死因若干疑点

收到杨宽生妻子刘月红的一封信,公布如下。

尊敬的网民朋友:你们好!

我是刘月红,去年11月份离奇死亡的武冈副市长杨宽生是我的丈夫。我能肯定他不是自杀的,律师到了现场了解案情之后也认为疑点很多,法医专家也持同样意见。自从2010年1月5日深夜12点左右在北京被湖南邵阳市政府控制,1月7日带回邵阳后,被邵阳市政府控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半个月,并美其名曰“负责我的人身安全”,每天分三班,每班派3-4个人值班看守,亲朋好友来看我,保安都要登记在册,尽管都是我的同事领导在值班,但给我的感觉就如同我犯了罪一般,心里非常难受。

我真不懂,明明我是受害者,反倒把我当罪犯一样控制起来。我没有做过一件违法的事清,为什么被控制了人身自由半个月,至今我的手机还被监听着!难道就因为我对湖南省“三级公安部门”认定我爱人“自杀”的结论不服,在外请求媒体帮我呼吁,希望公安部重新调查?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我悲愤莫名,但又孤苦无助,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有一点值得我欣慰的,就是有许多有正义感、有良知的网民及记者朋友们在支持我,鼓励我,这也是让我有勇气活下去的一个重要理由,在此我由衷的感谢你们!在我被控制人身自由期间,政府部门又发动我的亲朋好友、领导同事来劝我,让我冷静思考,不要冲动,最终我决定同意按照邵阳市政府的意见,先让湖南省公安厅组织专家,对我提出的疑问进行解答,如果能够有一个科学合理的解释,我也认了,并暂时不与外界媒体接触。

可是我又一次被骗了!2010年春节过后,我向邵阳市政府部门提交“杨宽生死因案疑点”要求释疑,邵阳市政法委电话请示省公安厅,3月3日告知我省公安厅明确答复不予答疑,3月5日又被告知省公安厅又答应答疑。我无法分辩哪一天的话是真的,哪一天的话是假的?我是一个弱女子,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总是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我思来想去想到了你们,你们虽也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但其中有许多正义之士!故我把我的近况告诉你们,希望得到你们帮助。在腾讯网“全国两会”“我有问题问总理”“反腐倡廉”类,《震惊中外的“杨宽生被自杀”》投上你宝贵的一票,我在这里叩谢各位了!

刘月红
2010年3月9日

附:杨宽生死因若干疑点

湖南省公安厅:

2009年11月26日,湖南武冈市常务副市长杨宽生在武冈市武装部生活区内的寓所被发现坠落身亡。邵阳市、武冈市公安部门称,杨宽生系因精神抑郁自杀身亡。2009年11月27日,武冈公安局做出《关于杨宽生同志死亡结论的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2009年11月28日,《武冈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尸体检验报告》(以下简称《尸检报告》),认定自杀。

但是家属通过咨询律师和法医专家后认定杨宽生自杀的疑点很多,希望公安厅对以下疑点给予答复。如果家属及委托的专家认为仍有重要疑点无法解释,将继续要求公安部重新调查此案。

1.《意见书》是给谁看的?具有什么法律效力?其法律依据是什么?一天时间是否足够得出死因认定结论?为什么在《尸检报告》(11月28日)做出之前就先有了自杀结论?《意见书》是否干涉和影响了同为公安系统的法医师独立做出死因分析认定?警方称,“在垃圾篓中找到大量烧毁、撕毁的文字材料碎片,警方技术人员花费三天时间,将碎片重新拼凑粘贴好”,为什么这些工作没有做好之前就先有了自杀结论?

2、《意见书》中的“现场勘查情况”为什么缺漏了重要的现场——杨宽生坠楼点的现场勘查的分析,如:尸体摆布状况、血迹如何分布、落地点与楼房滴水线的距离等重要因素?提取了多少鞋印、指纹、血液、毛发以及具体位置?为什么没有描述杨宽生受伤后的行动路线?

3.死者从三楼面朝上坠下,对冲力的方向向上,如果是坠落伤形成该伤,则位于胸部的(而不是背部)的第六肋软骨外端怎么可能内陷?并且同一方向受力,为什么会出现“左三四肋软骨与肋骨交汇处骨折,外端外突”,“左第6肋软骨骨折,外端内陷”这种相反的现象?(卓小勤和刘良教授的专家意见认为“不是一次性暴力所致”,如何解释?)

4、死者腰背部T11—L2处见10×8cm散状青紫,皮下瘀血明显。腰部皮下组织内有血性液体流出,量约200ml,腰部见一血性囊腔并见凝血块,囊腔大小约15×10cm,左臀大肌下见7×6cm血性囊腔,臀大肌上部肌肉淤血,患者坠楼前从室内血迹可以看出已大量出血,坠下的地面只有少量的几滴血,坠楼死后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形成上述两处那么大的血性囊腔及腰部皮下有200ml血液流出。如何解释?

5.如果警方称死者左胸部三处肋骨骨折系高坠对冲伤所致,腰臀部血性囊肿系高坠形成,那么组织质地极脆的腹腔内脏器如肝、脾,为什么又完好无损呢?

6.《尸检报告》对死者“额部见6×4.5cm青紫肿胀,左颧部见—1.5cm×0.1cm皮肤擦伤痕,下唇中部见1.5×0.7cm青紫,对应之下唇粘膜见0.6×0.3cm、 0.5×0.3cm的淤血区,顶部蛛网膜下腔有局限性(少许)出血、颈后部见—2.5×0.1cm间断性的皮肤擦伤痕”未作任何解释,既然死者是背部着地,这些伤又是怎么形成的?《尸检报告》中称死者左肩前侧见6×4.5cm片状青紫,左上臂下段背侧见6×4cm青紫,胸部见左侧心前区肋间肌瘀血,大小为8.5×7cm,但为什么没有解释这些伤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如何解释?

7.《尸检报告》称左腕创口共有7处,创缘交叉,7根肌腱断裂,左桡动脉完全断裂,已超过血肉模糊的程度,根据常识,在割一两刀之后已经是肉体剧痛,一个人不管自杀决心有多大,三四刀就足以血肉模糊了,试问,谁还能忍受这样的痛苦,继续一刀一刀地割下去,直到达七刀?《尸检报告》写的是“左腕部创口共有7处创缘叉口”,为什么《意见书》称“左手腕伤口方向平行”?

8.《尸检报告》共有三点分析说明,但只有一句指向自杀:“(身体损伤以及)左腕切割伤均位于本人右手可及处,系本人形成。”显然,这是错误的推论。伤口位于右手可及处,“自杀”只是一种可能性,如何就得出了必然自杀的结论?

9.《意见书》对他人在场的排除列举中,仅仅排除了“可疑人员”、“强力进入”、“图财”三种情况,为什么没有排除死者熟悉人员的可能性,以及开锁进入的可能性?

10. 垃圾筐内发现有擦拭血迹后扔掉的纸团,不符合自杀者的行为特点:难道自杀者害怕现场某处粘有血迹而要擦拭?难道是为了让自杀现场更整齐些?阳台的电风扇的外圈被破坏了,又挂在上面,同样不符合自杀者的心理和行为特点;也与屋内椅子被挪动、电热水壶被破坏、血迹散落、刀具散落各处的情况不相符。

11. 现场发现,过道、厨房、客厅、客房、书房均有血迹(阳台台面上只有极少量血迹),尤其是厅内有类似人形的一大滩血迹。这些血迹的血量说明:死者坠楼前已经大量失血,《尸检报告》也称“双眼睑、口唇苍白等失血征”死者在坠楼前必然已经处于失血性休克状态。一个失血性休克的人怎么可能再有力气翻过阳台栏杆跳楼?更何况死者左手腕肌键几乎全断裂;死者体重接近170斤,单凭右手力量,在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下,也不可能完成翻阳台跳楼的动作。

12.现场除大滩血迹和滴落状血迹外,还有5处非常明显的喷溅状血迹(见照片),分别位于电视柜的内抽屉上、饮水机上以及客厅通往书房的墙角下等处。为什么《意见书》上称:“现场无喷溅状血迹,血迹滴落自然”?如何解释喷溅状血迹?另,如何解释多处类似涂抹状血迹?

13.现场目击者清楚地看到,坠楼现场的地面上只有两滴血迹,而尸检过程发现尸体身上只有很少量的血,动脉中几乎没有血。跳楼动作是如何完成的?在身体严重失血、足以达到休克的程度,而且全身外周毛细血管处于收缩状态的情况下,坠楼后在短时间内怎么会形成如此大片的腰部、臀部的血性囊肿?

14.现场发现,煤气罐的皮管被拔下,但煤气开关没有拧开,在开关上也没有发现血迹。现场厅内血泊旁发现剪刀,过道及厨房分别发现水果刀和菜刀,刀上均有血迹,为什么拿这些不同的刀具分别试探?身上为什么这么多刀伤(颈部、肘部、腕部)?而且还用触电、开煤气、跳楼等不同方式自杀?客厅窗帘上、窗帘背后的墙上、饮水机上、电视柜及抽屉上、立式空调上、书房窗帘上、书柜上、电风扇座上的血迹,如何解释?

15. 阳台栏杆有血迹处的右下方水泥墙上的2处血迹,右侧地下的1处血迹,在阳台右侧墙角下,距地面约50厘米的2处血迹(有涂抹迹象),阳台栏杆胶丝袋上1处血迹,与翻越阳台的路线毫无关系,如何解释?

16.在客厅,书房及阳台的地面上发现有三种不同大小的血脚印,分别是26×11cm,23×10cm,29×10cm,为何现场有不同的血脚印,有尖的有圆的?警方称,“全部都是杨的布拖鞋的脚印,有些脚印残缺不完整,有尖有圆,是因为踩到血的鞋底部位不同,压力不同,但都是同一双鞋。”又称,“客厅的血掌印也是杨本人的”。这些是否有专业鉴定机构的比照鉴定?还是仅凭肉眼和感觉?到过现场的专家和看过照片的人都认为是不同的鞋印,认定同一双鞋的依据在哪里?有没有做过侦查实验?

17.从书房通往阳台的门口,只可见两个右脚的血鞋印,近门口的血鞋印距阳台最近的血鞋印的间距为66厘米,而且同为右脚印,难道一个大量失血至休克的人还能跳跃前进不成?

18.《意见书》上声称“对现场周围情况进行调查走访,均反映未发现异常情况。特别是杨宽生隔壁邻居证实,当晚杨宽生家没有打斗呼救等异常声音。”请出示对邻居的询问笔录?楼下邻居听到,当晚有捶墙、脚跺地板及挪动椅子的声响,是否对他杀的重大线索视而不见?

19.警方称,经确认杨系因精神抑郁自杀身亡。但作为经组织部测评、排名最前的常务副市长,杨宽生生前完全没有精神抑郁的表现;更为重要的是,一个抑郁患者的人格倾向是“完美主义”,其自杀的方法一般也有完美主义倾向,如此血迹混乱的现场、如此三番四次的自杀方法显然与精神抑郁者的自杀特征不符。警方接受采访时又称,现场发现烧钱的痕迹,既然选择自杀,为什么烧钱没有烧完就自杀呢?

20.家属了解的情况(死者最后的几个电话、遗书等)和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交涉的情况表明,邵阳市以及武冈市有重要领导牵涉此案,有关部门和人员为什么不予回避?

杨宽生的妻子:刘月红
2010年2月

(滕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