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微敖:“排排坐、吃果果”

年复一年,几乎同样的演员、同样的剧本,除了观众,大家似乎都“乐此不疲”

3月4日的四川代表团“两会”新闻发布会,似乎比去年“长进”了不少(参见2009年报道《“计划内”提问》 )。

记者席前不再放置标志明显的桌牌,“主流的”的官媒们,与我们这类市场化媒体记者散座在四周。我开始以为,这下可以有“非计划内”提问的机会了。

到了提问环节,我照例把手举得高高的,主持人往我这边看(还是去年的同一位主持人),“请右边第二排的这位先生。”

“是叫我么?”就坐于第二排的我一犹疑,旁边另一位男士站起来说:“我是《人民日报》记者XXX,我想请问XX市的……”

出席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七人,除主持人一名,还有六个市(州)的党政主要官员。

听到“《人民日报》”这几个字,我隐隐感觉自作多情了。

第二个提问者,“请左边的这位记者!”

“谢谢主持人,我是《经济日报》记者XXX,我想请问XX市的……”

第三个提问者,“我是中国网记者XXX,我想请问XX市的……”

新闻发布会就这样“井然有序”“波澜不惊”地进行着,照这样下去,台上六个市(州)的长官们似乎会被一一“照顾”到。四川话叫这是“排排坐、吃果果”。

轮到第四位提问者时,“波澜乍起”了。

主持人说,“对不起,因为本会场今天下午还有其他安排,所以现在只能给最后一个提问了,现在请我正对面的这位记者先生……。”

主持人点到的那位记者站起来了,他张望着等待服务人员将话筒递到自己手上。此时,一个嘹亮的女声在会场响起:“我是新华社记者XXX,我想请问成都市的XXX先生……”

怎么回事?怎么是女士在提问?她在哪里?话筒在哪里?大家有些疑惑了,主持人也有些疑惑了,不过很快“明白”过来。

是啊,省会城市的长官还没有“被提问”,没有“吃到果果”呢。至于提问的话筒,那早就塞到新华社女记者的手上了。

年复一年,几乎同样的演员、同样的剧本,除了观众,大家似乎都“乐此不疲”。

突然想起了这个省会城市的一份报纸,在2010年3月2日本届政协会开幕前一天,一个版面的通栏大标题这样写着《一年一次的大表演开始了》。

(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