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推墙族:这个样子的李鸿忠非下台不可

p100307113

南都王星:李鸿忠的事核实如下:1、女记者是京华的,问的问题是邓玉娇案;2、李确实亲手抢下该记者录音笔;3、女记者当场的确差点哭了;4、关于你是哪个媒体的、党报怎么能这么问等对话属实;5、录音笔已归还;6、已封口。

李鸿忠秘书出身,在TG官僚体制内秘书帮如同宦官,行事格局作风皆通宦官政治。而自秦汉以来,宦官狭隘、复仇、残暴、结党、营私,只效忠皇帝。

李鸿忠代表,谁选你上来的?这个样子的李鸿忠能代表我们吗?这个样子的李鸿忠非道歉不可!不下台不可! 各位狂推吧!最好能推上全球热榜!

哥们,又玩猛的了。一群傻比开两个骚会三餐饱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六亲不认七嘴八舌讨论些狗血议案置民生于九霄云外十分下流。

手机扫黄运动基本上是政府强烈罪恶感的结果,以扫黄掩盖自身的道德缺陷、正当性不足;也是一帮小县城官僚的思维方式和政治格局。当今体制下,大批主政者实为小县城出身之官僚与格局,眼界狭隘,心理阴暗,尽管身处大都市仍生活在封闭之中。

郑渊洁: 86年我参加一作家笔会。作家们谈自己看过什么书。一人说完一俄罗斯作家的书后问我:“你看过?”我摇头。她大惊:“你连他的书都没看过你怎么写作?”轮到我发言时,我说我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受启发你们看过吗?70%的人点头。我说这名字是我瞎编的。从此我再没参加过作家笔会。

“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在政协会议上批评周洋。南都两会今日微博征集意见:于再清在体育界别分组讨论中说,要加强对运动员的德育,“要把国家放在前面,别光说完感谢父母就完了。”评论可能发在明日南都“说吧”版)

有这么一群人,在日本叫法西斯,在德国叫纳粹,在中国叫爱国者。王朔。

镇压可以把崩溃往后拖,如同不断拍打沙堆周边可以使沙堆继续增高一样。但那种增高不会无限,“超临界状态”无法长期保持,堆得越高,垮得越烈。经验告诉我们,大系统有很强的自我维护能力,然而一垮就会兵败如山倒。

还珠里的尔康少爷周杰攻击同剧组的台湾演员有台独言论,应了一句话: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

国际歌早就是禁歌了,国歌也快了,宪法早就敏感得在N个论坛不能粘贴了,我们的国家,已经可笑到这种程度了!RT @ethereps: 我要举报国歌第一句话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他们坐过牢都能当代表,你怎么在派出所喝口水就死了呢?她们假文凭都能当副市长,你怎么大学毕业还掏粪了呢?他们贪污4亿才判12年,你怎么误取17万就无期了呢?他们乘火车都能随时停车,你怎么坐个公车还自燃了呢?他们打死个人才叫违章执法。

朱军说,“大学生掏粪工将改变中国掏粪现状”。这句话充分体现了CCTV嘴脸的水准。

实现了黑帮化的权力单元需要腐败,越腐败黑帮越牢固,因此黑帮除了防止内部检举和上级查办,更主要的是扩大分赃和形成庇护,把所有人绑在一块,让不腐败的人变腐败,腐败的人更腐败。这种联盟可以让腐败利润大大增加,风险却大大降低。从这个角度,专制权力只能越来越腐败。

看电视新闻里在谈到敏感词和事件,竟然没有被洗头水广告代替,激动得差一点内牛满面,突然发现原来此时此刻自己正在敌占区香港,结果再一次差一点就内牛满面。

总结一下,00-07年,中国似乎越来越朝向威权主义转化,17大之后,管制收紧,加上国进民退,人们又恍然发现,原来中国其实是后极权社会,回顾近10年的海外中国研究,也可以发现与这一轨迹的对应。

“瑞士将举行全民公决 决定是否为受虐动物设律师”当其它国家讨论为动物提供律师服务的时候,中国律师却因为为人辩护而锒铛入狱。

军费养艺人:总政歌舞团、话剧团、歌剧团、海政文工团、空政部文工团、空政话剧团、八一厂、二炮文工团、北京战友文工团、沈阳前进歌舞团、沈阳前进话剧团、南京前线文工团、济南前卫文工团、兰州战斗文工团、成都战旗文工团、广州战士文工团、武警文工团。

(中欧社摘编自“玩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