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韩峰的官场

p100227140
“日记门”主角,原广西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

前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日记中反映的“原生态”官场生活,为何与台面上的冠冕堂皇差之千里,却又能和谐相安?

3月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烟草专卖局(下称广西烟草局)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对“局长日记”事件的主角——前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可能涉嫌的违法违纪问题,纪检监察部门已经正式立案调查。

至此,在网络上沸沸扬扬达十多日的“局长日记事件”在现实中落地。

约在2月20日前后,被指为韩峰撰写的近300篇简短精炼的日记,开始在中国多家知名网络论坛爆发式流传。吸引成千上万网民眼球的,除了日记的情色意味,还有该局长活色生香的官场生活——喝酒应酬、收受贿赂等。

广西烟草局办公室主任廖宏秀称,2月22日上午,该局工作人员上网时浏览到上述日记,立即向上汇报。局党组旋即派出纪检监察部门初查。当天,现任广西烟草局销售处处长的韩峰被停职接受审查。

这些类似电报体的日记,时间段由2007年1月1日起,至2008年1月31日止,中间略有残缺。广西烟草局办公室主任廖宏秀称,上述日记并非空穴来风,经初步调查,是从个人电脑中外泄的,外泄原因还待查实。

有争议的是,日记的个别情节是否被发帖者篡改。据称,因日记外泄侵犯其隐私,韩峰已报警,且他个人认为日记有被改动。但3月4日面对多家媒体,广西烟草局指定的发言人廖宏秀纠正称,自己从未向媒体说过日记被改动,当然,最终结论有待鉴定。

本刊记者调查获悉,日记中提到的十多次会议及会议内容,与广西烟草在线的官方报道完全一致,日记中提到的十多个人名均为广西烟草系统实际在职人员,日记中提及的多起事件均可查实。

3月3日,广西烟草局就此事件召开紧急会议。会后,廖宏秀通过新华社对外称:“目前纪检监察部门正抓紧案件查处工作,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问题一经查实,将立即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成败“文才”

著名“80后”作家韩寒3月4日撰写博文,认为在艳照和视频充斥网络的时代,“局长日记”堪称“真人纯文学”。而不少网友也认为,这些日记虽然似简短的电报体,但记事内容丰富生动,主人公“颇有文采”。

网络中流传的照片上的韩峰,瘦削,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表情不乏童趣。在广西烟草系统,韩峰被认为有口才也有文才,有“才子”之名;其也善交际,被称为“会做人”。

本刊记者了解到,事实上,现年50多岁的韩峰,其官场生涯的升迁,均与其文才有关。

在韩峰官宦生涯后期接近他的知情人士介绍,韩峰出生于广西沿海的原钦州地区,有过上山下乡经历,最初参加工作地点应为现今隶属防城港市的上思县。历经多年,因其有文才,担任了钦州地区行署专员的秘书。

大约在1997年前后,由于该行署专员调任广西烟草局任领导,韩峰由此进入烟草系统。他先是继续担任领导秘书,从办公室序列获得升迁后返回钦州任烟草局领导。2003年,韩峰授命组建来宾市烟草局,至此开始其在来宾市的官场生涯。

来宾位于桂中,下辖一市一区四县,人口240余万,经济欠发达,2002年12月撤地设市。

从日记透露的情况看,韩峰直至2007年尚对来宾气候不适应。来宾距南宁虽仅160余公里,但属盆地,气温大大低于南宁和钦州地区,有时相差达10多摄氏度。韩峰在日记中一直坚持记录气温。

从日记中还可看出,韩峰只将来宾视为工作地点,其日常生活和购物均在南宁市区。2008年,来宾市GDP仅170亿余元,在广西各地市中排名第十一,为倒数第四。如今的来宾老城依然陈旧、脏乱,其新城近三四年才渐成规模。

来宾的环境显然与韩峰好文而重情趣的个性严重不合。韩峰是摄影发烧友,常被邀至其他地市烟草局讲摄影课;喜欢电子产品,日记中常常提及他钻研多种电脑软件、把玩新型手机。其送给几位异性朋友的礼物,也多为手机、MP4。

接近韩峰者透露,中国烟草系统本就具有垄断性质,地市烟草局所司职能一为完成销售任务,二为净化市场,即打击走私烟和假烟等。广西产卷烟,但烟草消费量在全国排名靠后,尤其韩峰所司的来宾地区,消费量更低。韩峰在来宾的政绩之一,便是在2007年使该地区人均年消费香烟达到六条(全国平均量)以上。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一直以来,广西烟草局对韩峰在来宾的工作比较满意。整个来宾烟草系统在韩峰手下从无到有,且历年基本能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

2009年1月的人事调整中,韩峰调任广西烟草局法规处处长,约在当年4月又调任销售处处长。

上述接近韩峰者称,韩峰日记曝光以后,他个人十分震惊,多数认识韩峰的人也十分震惊。“因为谁也没想到韩峰竟然朝这个方向发展了”。

或许,人们在震惊之余还要反思,一个在众人口中“本质不错”的人,一个“才子”为何沦为现实官场现形记的主角。

该人士用“饱暖思淫欲”总结韩峰滑出正常轨道的根由。他倾向于相信,像中国多数“出事”的官员一样,所受的监督低效、失效,饱受官场潜规则侵蚀,面临金钱与女色诱惑放弃道德和法律底线,是韩峰出轨的几大要素。

双重人格

韩峰显然拥有着典型的官场双重人格,即在工作的八小时内冠冕堂皇地“口号式”讲话,而在八小时外,对工作循导官场潜规则,做人则重享乐。

最典型的莫过于韩峰在2007年底的官场版和日记版年终总结。

据有官方性质的广西烟草在线报道,2008年1月30日至31日,来宾市烟草局召开了第三届职工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暨2008年工作会,韩峰局长作了题为《稳固基础,创新发展,建设规范和谐的来宾烟草》的工作报告。该会议除了通报2007年来宾市烟草局完成的工作任务,部署2008年工作,还用官话套话提出了2008年的六项工作。多数流行的政治词语均在韩峰口中出现,诸如“以党的十七大精神为统领,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面工作创新”“努力实现又好又快,和谐发展”等。

而在2007年12月31日,其日记版年终总结则为:

“……2007年过去了,这一年我的工作更顺手了,企业规范,中层干部努力而理解我的工作意图,我在员工中的威信高,今年更是全面完成任务,收入又高达 20万元,明年更好做。鉴于此我都无所谓回不回区局了,能再干二年直接回区局干个闲职再内退最好……今年自己玩相机上了一个台阶,今后就会好好地玩到老。玩女人上,终于玩了***,又和***玩上了,还固定地和***玩,还有个***待玩,今年真是交了桃花运,女人多了就是要注意身体。”

日记还真实再现了韩峰所处官场司空见惯的吃喝风气。有网友统计,在13个月(缺失约两个月)的日记中,喝酒的次数达89次,且大多数是招待领导、同事和其他有工作关系的人士。值得一提的是,日记中提到的十几次会议,每次会后必有公款筹备的招待酒席。他还多次写到陪公务人员洗脚、唱歌。

最有反讽意味的事发生在2007年12月17日。这天,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召开年度领导班子述职述廉会议,会上,作为党组书记、局长的韩峰主持会议并率先进行了述职述廉。而这天韩峰的日却是:

“上午10点半他们到了后开会,我们述职。下午他们找人谈话,我给中层干部传达用工分配会议精神。晚上走了几摊,喝了不少酒。***过来了,晚上还和他们法院的去唱了下歌。”

喝酒吃饭、洗脚、唱歌等让他赢得了会做人,待人热情等美誉,但2007年1月19日,他在日记中反思道:“今后怎么才能不喝酒呢?我该放下架子了吗?”显然,韩峰如此这般的生活,并非完全个人情愿,也有官场规则的因素。可以与此相印证的是,据其日记,休息日韩峰基本上呆在家中,陪妻、子买东西,吃饭,或者安静地玩自己的新手机或电脑软件。

一个徇私情节也反映了韩峰的双重人格。

广西烟草在线新闻显示,2007年3月,来宾市烟草专卖局提拔苏琪武任局党组成员、纪检组长。而在4月12日的韩峰日记中,韩峰等人会同广西烟草局工作人员在本市检查香烟明码标价工作,结果在国际大酒店附近一家叫金叶的烟店查出四条走私烟,而这家店,开办者竟然就是他提拔的纪检组长苏琪武。

这家烟店至今仍在经营。近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核实,上述烟店老板娘承认,她是苏琪武的亲姐姐。但在2007年4月以后的韩峰日记以及广西烟草在线新闻中,外界看不到苏琪武受了何种处罚。公开新闻却显示,仅三个月后的当年7月23日,苏琪武当选局党总支委员会书记。如今,苏琪武仍旧为来宾市烟草专卖局纪检组长。

其貌似分裂的双重官场人格还见于,一面反腐倡廉,一面私下收受贿赂。主席台上作文明礼貌讲座,台下即钻进宾馆和女部下私会。

扭曲的“官楼”

韩峰任上另一重大政绩是建楼买地——兴建了来宾市烟草专卖局办公大楼,并为物流中心低价买地。这两件事,生动地反映了盛行潜规则、不乏腐败病态的官场是如何扭曲市场行为的。

据广西烟草在线报道,来宾烟草办公大楼占地7.5亩,建筑总面积11119平方米,整栋建筑共六层,设有地下车库。项目于2006年11月16日奠基,同年12月31日动工建设,2009年4月18日竣工。而直到2009年1月中旬,韩峰才被调离来宾市烟草专卖局。

日记中的两个受贿情节被网友怀疑与办公大楼有关。2007年1月6日——“下午陈璋在楼下给了10万元,我拿出了2万元,作备用”。当年9月20日,日记显示陈璋又给了韩峰1万元。

经网友“人肉搜索”,陈璋疑为广西钦州某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广西烟草局官方目前对此还未有说法。

如果陈璋确为办公大楼承建者,且日记中行贿情节被查实,韩峰将难脱罪责。同样,如果日记所述属实,那么陈璋的人脉所触不止韩峰。韩峰日记中两次记录了与该人吃饭,其中一次的座上客是前广西烟草局局长邓家珍。

虽然办公大楼的拿地和工程发包过程未被日记载入,其过程如何当下还未可知,但该局物流中心地皮的拿地过程被原始记录。

日记中关于此块地皮的记录共有九次。韩峰等人2007年3月27日看中该处地皮,其时土地挂牌价为每亩25万元。2007年前三季度全国土地价格暴涨,韩峰拿地心切。当年12月11日晚上,韩峰宴请“土地局的肖局等”,席间来宾市烟草局被建议缴纳报名费500万元,以“确保”地皮到手。

上述情节显然有严重违规之处。接下来来宾市烟草局完全按土地部门面授的机宜办理。果然,2008年1月21日,土地正式挂牌,竞拍者竟然只有来宾市烟草局一家。土地顺利成交。

韩峰日记透露的受贿情节还出现在2007年9月16日,一名叫“王书城”的人给了韩峰“两瓶茅台酒和5万元”。据日记上下文,王书城应为烟草系统的一个电脑软件供应商,其送钱的目的与向来宾市烟草局销售其软件有关。

日记中倒是鲜见韩峰“送礼”。惟一可指的是2007年1月29日,在北海“给了邓一件硬玉溪”,2008年1月14日,在北海“给了邓一件五粮液和一件玉溪烟”。邓其时已从广西烟草局局长之位退休。不过日记未提及,这些名烟贵酒是出自他私人还是公款购买。

权色迷局

韩峰日记最吸引网民眼球的情色部分,看起来似乎与通常意义上贪腐官员的权色交易有所不同。而如果日记内容最终被证实,那么与其有染的六位女性出于何种动因与韩峰保持关系,或者,韩峰于她们的吸引力中,有多少权力成分,又有多少个人魅力因素,则颇值得玩味。

日记中提及的六位女性看起来并非被迫与身为局长的韩峰“交往”。只有两位女性的情况略有交易色彩,如被记录最多的谭某某,两年前原本是位在城市打拼的农村姑娘,在烟草局当编外业务员,两年后转正成为业务员。还有一位盘某某,据称被韩峰从当地政府部门接待办调至烟草系统内。但如果仅为交易,两位女性的所求与代价之间相距有些大。

日记中更多的信息显示,眩目的权力即使不主动出马,也对部分女性有足够吸引力。韩峰的情色生活中,更多的是权与色的自然结合。

如日记所述,韩峰给这些女性的财物多来自受贿所得,他收钱后往存折存钱时,会先拿数万元出来“备用”。

有意思的是,网友指出,韩峰也有其平民的一面,他出手并不阔绰,一部手机或一个MP4,也要盘算良久才送出。

韩峰日记中提及的“香艳窝”——来宾国际大酒店,为一家四星级大酒店,在另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于2009年年末开业之前,为该市最好的酒店。但该酒店事实上内部设施普通,房价并不高,标准间仅260余元。

也有网民发现,在一年之中,韩峰私会他那些“异性朋友”的次数并不多。在更多的节假日,他回到平凡丈夫和父亲的角色,陪家人逛街购物、做家务等,并为儿子保送上研究生而自豪。

纯属个人隐私的日记被泄露至互联网后,被韩峰记录的几位女性面临了极大的社会压力。不过,广西烟草局的调查,尚未对几位女当事人的工作进行干扰。该局办公室主任表示,“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让人家上班?”

3月3日,广西烟草系统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各单位汲取此事教训,全力加强内部管理,其中“特别要加强领导干部成员八小时外活动的管理”。

其实,在韩峰日记事件中,更值得关注的并非情色,甚至也不是韩峰的罪与非罪情节,而是其如实记述的“原生态”官场生活,为何与台面上的冠冕堂皇差之千里,却又能和谐相安?

(宫靖/《新世纪》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