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北京严查访民和维权人士 有上访材料的直接拉走

p100303109

p100303109

中共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分别于3月5号和3号在北京开幕,北京再度实施“三道防线”,动用70万安保人员,戒备森严,当局加强对访民的截访和维权人士的监控。异议人士分析,今年两会监控升级,可能跟中共高层内斗有关,有可能发生了大动静。

两会期间,北京警方在城八区部署了武装巡逻车,会场周边实施戒严,天安门广场一带“逢疑必查”,查到包内有上访材料的人直接就拉走。

上千各地访民3月1号早上聚集在人大政协信访办门前,排队登记递交申诉材料,但随后访民遭地方截访人员强行抓上车带走。

北京访民杨秋雨说:“今天有1、2千人,进去里头就不让出来了,有两辆公共汽车在那儿,保安和穿着便衣的警察直接把上访人员装进公共汽车,一车一车往九敬庄这边拉。”

2月28号元宵节,5、6百访民聚集到最高法院信访办所在的北京南站,部分访民身穿状衣,高举状纸、高呼抗议口号。期间有女访民被截访人员欺辱,其他访民一起反抗,打走了5、6人,后来当局派来多部警车,把访民抓到派出所。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创办的“阳光公益”,一批志愿者忙着为南站访民送元宵汤圆。当晚,刘安军被北京丰台区国保人员带到一间旅馆软禁。

3月1号,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联系到刘安军,他说:“我从昨天被丰台的国保带走,暂时住在玉什么山庄那儿,那儿太冷,我现在正跟他们交涉换一个地方。”

北京维权人士李金平自2月22号到北京治安总队申请游行后,一直被软禁在常营派出所。近日不少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遭拒绝后,大部分都被驻京办人员截访。

广东维权人士吴光周2月28号在北京南站被抓进马家楼,遭暴力殴打后被广东驻京办截访回地方,他以绝食抗争。

3月1号早晨7点,国保人员到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家前开始上岗。其他异议人士李海、江棋生、高洪明、胡佳的妻子曾金燕等都遭到监控。3月2号,北京家庭教会负责人陈天石被传讯。

在押异议人士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从3月1号起也受到警方监控,她对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说:“今天我也坐警车上下班,高洪明、查建国、徐永海还有被带走的,带到南方去玩去了,不让回家,有一个带到海南去了,有一个到上海去了。”

部分来自湖北省各地区的访民近日集体发出公开信,控诉地方政府滥权,敦促两会代表们正视贪腐问题。

此外,北京以外地区的维权和异议人士也被监控或传讯,包括浙江王译、江苏王英华、沈洪发、张华、江西朱菊如、湖北胡国红、程雪、四川廖亦武、陈云飞、长沙谢福林的妻子金焰、黑龙江孙文远等人。

为确保今年5月上海世博会平安,上海警方从3月1号起,在浦东、虹桥两大国际机场开始特警武装巡逻。一部分上海访民已被拘留关进黑监狱,有些24小时被监控。

身在北京的上海访民袁文华申请成立以上海为基地的“访民维权联盟”,近日已被民政部拒绝。他表示,目前联盟的会员人数已达到几万人。另外,中国冤民大同盟总干事张兆林2月24号被公安抓到派出所拘禁。

刚获准从日本回国的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3月1号被公安约谈,警告他不得与访民接触。前一天,江西维权律师郭莲辉和两名上海访民前往冯正虎的住所探望他,之后外出吃饭期间,被一群保安围住,强行把郭莲辉及两名访民带到派出所问话。

当天下午,国保警察沈国良开着一辆小桥车,突然向站在小区大门口的冯正虎疯狂地冲过来,撞到他右腿后才紧急煞车。两分钟后,沈国良驾驶的车辆掉头后,再度冲向冯正虎。

冯正虎说:“然后他开到里面调头转过来,我也火气很大,骂他了,我就当着路口的人说,你有胆量从我身上压过来,他把车子又‘啪’开过来,又把我撞在旁边了,两次撞我。”

此外,公安警告访民不要与冯正虎接触。被带走问话的访民之一顾国平说:“说他们上面已经给他定性了:他是六四的领导人,是六四的精英。他在东京机场还跟吾尔开希、杨建利等等人会面,就是说他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统治。”

冯正虎表示,当局连串的行动,主要是担心他为访民维权,想以此来恐吓。他发表公开信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投诉。杨建利等人就冯正虎遇袭事件发表声明,要求上海政府对沈国良进行惩戒。维权人士郭宝胜呼吁海内外援助冯正虎。

(看中国特约记者李元翰综合报导)中共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分别于3月5号和3号在北京开幕,北京再度实施“三道防线”,动用70万安保人员,戒备森严,当局加强对访民的截访和维权人士的监控。异议人士分析,今年两会监控升级,可能跟中共高层内斗有关,有可能发生了大动静。

两会期间,北京警方在城八区部署了武装巡逻车,会场周边实施戒严,天安门广场一带“逢疑必查”,查到包内有上访材料的人直接就拉走。

上千各地访民3月1号早上聚集在人大政协信访办门前,排队登记递交申诉材料,但随后访民遭地方截访人员强行抓上车带走。

北京访民杨秋雨说:“今天有1、2千人,进去里头就不让出来了,有两辆公共汽车在那儿,保安和穿着便衣的警察直接把上访人员装进公共汽车,一车一车往九敬庄这边拉。”

2月28号元宵节,5、6百访民聚集到最高法院信访办所在的北京南站,部分访民身穿状衣,高举状纸、高呼抗议口号。期间有女访民被截访人员欺辱,其他访民一起反抗,打走了5、6人,后来当局派来多部警车,把访民抓到派出所。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创办的“阳光公益”,一批志愿者忙着为南站访民送元宵汤圆。当晚,刘安军被北京丰台区国保人员带到一间旅馆软禁。

3月1号,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联系到刘安军,他说:“我从昨天被丰台的国保带走,暂时住在玉什么山庄那儿,那儿太冷,我现在正跟他们交涉换一个地方。”

北京维权人士李金平自2月22号到北京治安总队申请游行后,一直被软禁在常营派出所。近日不少访民到治安总队申请游行遭拒绝后,大部分都被驻京办人员截访。

广东维权人士吴光周2月28号在北京南站被抓进马家楼,遭暴力殴打后被广东驻京办截访回地方,他以绝食抗争。

3月1号早晨7点,国保人员到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家前开始上岗。其他异议人士李海、江棋生、高洪明、胡佳的妻子曾金燕等都遭到监控。3月2号,北京家庭教会负责人陈天石被传讯。

在押异议人士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从3月1号起也受到警方监控,她对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说:“今天我也坐警车上下班,高洪明、查建国、徐永海还有被带走的,带到南方去玩去了,不让回家,有一个带到海南去了,有一个到上海去了。”

部分来自湖北省各地区的访民近日集体发出公开信,控诉地方政府滥权,敦促两会代表们正视贪腐问题。

此外,北京以外地区的维权和异议人士也被监控或传讯,包括浙江王译、江苏王英华、沈洪发、张华、江西朱菊如、湖北胡国红、程雪、四川廖亦武、陈云飞、长沙谢福林的妻子金焰、黑龙江孙文远等人。

为确保今年5月上海世博会平安,上海警方从3月1号起,在浦东、虹桥两大国际机场开始特警武装巡逻。一部分上海访民已被拘留关进黑监狱,有些24小时被监控。

身在北京的上海访民袁文华申请成立以上海为基地的“访民维权联盟”,近日已被民政部拒绝。他表示,目前联盟的会员人数已达到几万人。另外,中国冤民大同盟总干事张兆林2月24号被公安抓到派出所拘禁。

刚获准从日本回国的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3月1号被公安约谈,警告他不得与访民接触。前一天,江西维权律师郭莲辉和两名上海访民前往冯正虎的住所探望他,之后外出吃饭期间,被一群保安围住,强行把郭莲辉及两名访民带到派出所问话。

当天下午,国保警察沈国良开着一辆小桥车,突然向站在小区大门口的冯正虎疯狂地冲过来,撞到他右腿后才紧急煞车。两分钟后,沈国良驾驶的车辆掉头后,再度冲向冯正虎。

冯正虎说:“然后他开到里面调头转过来,我也火气很大,骂他了,我就当着路口的人说,你有胆量从我身上压过来,他把车子又‘啪’开过来,又把我撞在旁边了,两次撞我。”

此外,公安警告访民不要与冯正虎接触。被带走问话的访民之一顾国平说:“说他们上面已经给他定性了:他是六四的领导人,是六四的精英。他在东京机场还跟吾尔开希、杨建利等等人会面,就是说他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统治。”

冯正虎表示,当局连串的行动,主要是担心他为访民维权,想以此来恐吓。他发表公开信向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投诉。杨建利等人就冯正虎遇袭事件发表声明,要求上海政府对沈国良进行惩戒。维权人士郭宝胜呼吁海内外援助冯正虎。

(李元翰/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