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复兴之路》批文革 文革派批复兴之路

p100228107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而创编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正在北京的国家大剧院上演。它表现了中共版的中国现代史,其中重申了对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否定,引起了一些毛派文革派的不满和抨击。

在《复兴之路》的第三章《创业图》的结尾部分,有滚滚雷声,乌云压顶,开始了诗朗诵《沉思与抉择》。诗歌中写道:“天空说,那十年她很苦很苦,因为她眼底有一场不停的劫难。小草惊奇的问:参天大树为啥还会折断?田埂不解的说:杂草怎么比麦苗还光鲜?”

这首诗朗诵了4分钟,用了“弯路”“动乱”“伤口”“阴霾”“折腾”等词语,重申了文革浩劫论。这使那些呼吁当局给文革平反的文革派希望落空。他们本来从中国国庆游行中临时增加的毛泽东思想方阵和中共宣传当局提出的“辉煌60年”的口号中看到了希望,以为这是平反文革的先声。

高产的毛派写手张宏良在他的新浪博客中写道:“整个《复兴之路》从头至尾几乎都笼罩在浮华奢靡的温软环境中,只是到了控诉人民革命这个地方,突然出现了异乎寻常的紧张和兴奋,翻滚的黑云、怪异的尖啸、变态的疯狂、极端的仇恨,造成了比地狱还要可怕百倍的恐怖氛围”。

“杂草怎么比麦苗还光鲜”的诗句使人们想到了所谓的文革干将四人帮的口号“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但是学者张宏良对这句诗的解释是:“老百姓是杂草,精英是麦苗;民众是任意践踏的遍地小草,官僚是不可触动的参天大树。文革打倒了官僚,折断了参天大树,所以是黑暗的云团,是历史的劫难。”

而另一方面,有些人称赞《沉思与抉择》这首诗,认为它能引起人思想和情感上的共鸣。

“龙之心”在新浪博客上写道,这首诗“对文革的总的评说,约30年前《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早就很清楚地论述了,但是近年,时常有人这样或那样地美化、回避或淡化文革的灾难性,以让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不能真正面对历史,于是,今天我们再次聆听这首诗,就更有必要。”

这首诗没有提到文革这个词,而是用比喻,用“比兴”的诗词手法来虚化地描写那场运动。作品也回避了“亲自发动和领导”文革的毛泽东的责任。

创作这首诗的作家刘星说:“这二十几行诗,我改了二十多遍。阎肃老师也帮助我一起改写,经常为一两个字绞尽脑汁。”

毛派和文革派中一些人对《复兴之路》的抨击不限于文革问题。中国的文革网和毛泽东旗帜网都有文章质疑或者批判《复兴之路》的其他方面。网上还有人把《复兴之路》称作“中国资产阶级政论电视片”。

中国文化部长蔡武说,《复兴之路》对文革不回避也不渲染。他表示,如果没有对文化大革命这一段的交代和表现,那么人们就会问,“三中全会的意义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它是一个历史的转折,为什么它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政策,它的针对性是什么,就是要讲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必须要讲到文化大革命”。

(美国之音)

评论

  • 说:

    观其中共政府,在其建政60年来,没有对其任何一次的错误政治运动做出过深刻的反省,没有追究更深层次的原因,而且尽力回避谈其所犯错误,为自己歌功颂德,永远以伟、光、正以自居,49年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以后的几十年,人们站起来了么??只有一人站起来了,全国其他的都跪下去了!听其言,观其行,我联想到日本国政府对我国人民的态度,该国到2009年为止,没有对中国30、40年代的侵略,诚心诚意的做出过书面上的道歉、检讨,甚至说什麽根本就没有南京大屠杀!我的逻辑是: 一个政府不能对其自身所犯的错误做出深刻反省、向自己的国民道歉,你咋要求别国来尊重你的国民?不看看人家德国是如何做的?60年代,德国总理跪在被希特勒杀死了的波兰人墳墓前,德国人矮人一截了吗?向反,赢的了世界的尊重!!也因为波兰政府没有对自己的人民乱折腾!

  • 说:

    题外话,日本对韩国的上世纪的侵略与统治所犯下的涛天罪行做出了书面上的道歉,这与日本对中国的多次口头上的道歉是有天壤之别的。当我第一次看到德国总理的下跪的报道与照片。我的内心震撼不已,甚至已不知不觉地已经是热泪盛眶。这个国家从此之后才算是真正地站起来了。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